疫情下星宇航空逆勢展開曼谷、大阪、東京航線 張國煒在盤算什麼?

鄭國強
·5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國煒去年全力催生星宇營運,今年就遇上全球疫情,反而是打造一個高抗壓航空公司最佳時機。(圖片來源/星宇航空)

去年10月28日,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駕著編號B-58201的首架A321neo新機,飛了50個小時到達台灣,創下多個第一,他是台灣第一個親駕飛機的董事長,那台空中巴士A321neo也是全台第一架neo321的飛機。

事隔一年,運氣沒有站在航空業這邊,在他回台後3個月,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全球爆發,泰航、國泰、全日空等多家航空裁員、停飛,國內遠東航空倒閉,系出同門的長榮航空有家族內鬥,星宇航空卻逆勢拓展航線,繼續接收新機。

開航不到3個月,遇上全球大疫情

2019年對星宇來說是起步年,沒想到2020年卻是挑戰的一年也是充滿機會的一年,當張國煒親駕第一台A321neo新機回台,就展現對這家公司的承諾,今年2月18日,星宇資本額正式從60億元一口氣增加到83.6億元,完成既定目標,當時肺炎疫情已開始蔓延,股東的增資表現對星宇十足的信心。

今年的疫情對航空業打擊當然很大,長榮第一季就大虧12億元,第二季開始調整班次、協商停飛,增加載貨量,讓虧損少了一半,但還是虧掉6億元,估計第三季至少要虧個4到5億元,今年前3季可能就虧了25億元上下。

老大哥華航也不遑多讓,今年上半年就虧掉16.67億元,不過華航貨運能量強,飛中國航線多,遇上中國對電子零組件採購的政治買盤,華航第二季大賺21億元稅前淨利,減緩第一季的大虧。

星宇是剛起步的航空,前3季只有3台飛機,營運初期資本支出本來就龐大,但相較於長榮、華航負擔輕的多,正如張國煒對媒體說的那句話「好險,我們只有3架飛機。」

規模小反而靈活,星宇抗壓勝過華航長榮

在旅遊市場凍結情況下,星宇雖然一開始停飛馬來西亞、澳門、越南航線,但後來也飛起貨運生意。其實張國煒也不是新手,他也曾經歷過2003年的SARS事件,只不過這次規模大得多。但如果80-90台飛機的長榮華航都能撐下去,以星宇的條件和能力,就更沒問題。

無獨有偶,當出身長榮的張國煒正在為星宇打拼時,長榮卻陷入家族紛爭,哥哥張國政連續對大哥張國華、老臣等控告,其他老臣再告回來,張國煒也被告過,但勝訴,長榮家族內訴訟連年,引起外界側目,長榮集團還特別公告說「遺囑官司對經營權影響不大」。

今年10月多以前,張國煒的星宇航空雖然只有3台飛機營運,他常常親自接觸乘客,傳播的聲量遠遠超過用數十台飛機在營運,他之前負責管理的長榮航空。

星宇航空表示在評估疫後整體航空運輸市場復甦情況,佈局選擇剛性需求強勁的各國「商業大城」提供旅運服務,宣布新闢三條航線。(圖片來源/星宇航空)

就在今年父親節前一天,張國煒親自開飛機到東沙島上空飛出一個「8」字形。隔天長榮航空也不干示弱,硬是在空中飛了一個愛心的形狀,隔週又在高雄外海航跡上留下形容「讚」的大拇指形狀。還有一次媒體報導星宇飛去釣魚台上空,雖然民航局查證後否認,但已達十足的宣傳效果。

當年長榮航空的hello Kitty機就是張國煒的主意,當時他力主要把長榮的飛機塗上hello Kitty圖案,甚至與父親張榮發起衝突,後來長榮hello Kitty機推出之後獲得市場熱烈迴響,甚至成為長榮航空的招牌,證明張國煒搞行銷確實有一套。

而現在的星宇,張國煒不用再受到拘束,可說把行銷玩得更加淋漓盡,今年以來星宇還和邰智源的「木曜4超玩」網紅節目合作「星宇一日機務工程師」,大幅增加曝光與民眾的好感度,這些靈活性是長榮、華航所欠缺的。

疫情下逆勢展開曼谷、大阪、東京航線

10月21日,星宇的第四架飛機如期到台灣,機身編號B-58204,26日又宣布繼續開新航點,分別是桃園-曼谷(蘇凡納布)、12月15日桃園-大阪(關西)、12月16日桃園-東京(成田)等3條新闢航線,在全球許多航空公司停飛、裁員的情況下,星宇的逆勢操作引起航空界的注意。

事實上,這些選擇都是經過審慎評估的,星宇公關長聶國維對媒體表示,過去營運策略是先搶進旅遊航點,遇上疫情根本沒有觀光客,於是策略改變成了必要手段,新增的東京、大阪和曼谷,都有貨可運,也有少數的「剛性旅客」可載。

在逆勢操作下,疫情對星宇來說反而是最好的測試,一來天空中的飛機變少了,市場一下子刷掉許多潛在競爭對手,二來可以鍛鍊出反應模式,這種數十年才會遇到一次的險境下能存活,那麼星宇未來能應付的困境就更多了,最重要是這批由張國煒一手打造的團隊,是一支能抗全球逆風的團隊。

更多信傳媒報導
魔王級IFRS17、ICS新規上路》為了與國際接軌 反導致國內保險公司出問題 保户怎麼辦?
桃園市政體檢3》科技工業大城的工安血淚 鄭文燦上任5年多終把這數字降下來
新北上半年光交通罰單就進帳10億 侯友宜說是檢舉達人太多 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