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不該升息?FED理事:數年前就該實施彈性平均通膨

·4 分鐘 (閱讀時間)

MoneyDJ新聞 2020-09-02 11:41:28 記者 賴宏昌 報導

聯準會(FED)理事Lael Brainard(見圖)週二(9月1日)發表演說時指出「較長期目標和貨幣政策策略」若早幾年修改,貨幣寬鬆政策很可能會較晚收回、效益也會較為顯著

Brainard指出,靈活的平均通貨膨脹目標是實施補償策略(對於遏制通膨預期下移至關重要)的一種務實做法。她說,一些外國央行的經驗說明了這種下降螺旋所帶來的挑戰。

Brainard週二還提到,經濟新常態之一就是,相較於過去數十年,物價通膨對勞動市場趨緊的敏感度變得非常低,這就是經濟學家所謂的「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趨於平坦。

FED副主席Richard H. Clarida週一指出,「就業極大化」的計量經濟模型雖然是貨幣政策不可或缺的考量因素,但過去經驗顯示模型可能會出錯、也的確曾經失真

Clarida去年4月表示,根據FED與世界其他許多央行目前的作法,過去十年來的多數時間裡,許多先進經濟體通膨長期低於2%被視為「過去的事情」。這意味著當前的政策不會因為過去通膨低於預期而允許通膨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超標。

菲利浦曲線是FED過早升息的元兇?


FED前主席珍妮特葉倫(Janet L. Yellen)夫婿、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得主George A. Akerlof曾說,菲利浦曲線可能是總體經濟關係當中最重要的

華爾街日報曾於2015年8月報導,FED官員堅信菲利浦曲線理論:失業率下滑將推動物價、薪資走高,因此貨幣政策主管機構有必要緊縮信用以控制通膨。

不過,菲利浦曲線所描述的美國失業率、通膨簡單因果關係在1960年代以後就被打破;1970年代高通膨與高失業率並存;1990年代失業率下滑的同時物價壓力也隨之走低。

FED官網顯示,在葉倫任內、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於2015年12月採取自金融危機以來首度的升息行動,美國當月失業率為5.0%。同一時間,FED偏愛的通膨指標「美國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年增率」報1.2%、低於2%的既定目標。

FOMC在2015年12月、2016年12月各升息一碼;2017年、2018年各升息三次、四次,每次均為1碼;2019年8月起開始進入降息循環。

FOMC紀錄顯示,Brainard於2015年12月16日投票贊成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升至0.25-0.5%。

當時發布的聲明稿顯示,FOMC相信隨著能源和進口價格下跌的暫時性影響消失、勞動力市場進一步轉強,通膨將在一段時間後升至2%。

自2012年1月FOMC公布2%通膨目標以來,截至2020年第2季為止美國核心PCE價格指數年增率僅有4個季度曾達到2%或更高水準、最高僅升至2.1%(2012年第1季、2018年第2季、2018年第3季)。

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經濟研究部研究顧問Kevin J. Lansing、研究助理Benjamin Pyle於2015年2月發表報告指出,FOMC自2007年11月開始每年四次透過「經濟預測摘要(SEP)」公佈美國實質GDP預估區間。

這份報告指出,包括SEP預估中位數在內等許多預測都太過樂觀。例如,SEP預估中值完全沒預料到始於2007年12月的大衰退,並且低估接下來發生的經濟衰退嚴重性;不斷高估2009年6月以來的經濟復甦速度

FOMC為何會一錯再錯?Lansing、Pyle將矛頭指向總體經濟的主流模型「理性預期(rational expectations)」,指稱這套理論假設人類的預期心理不存在樂觀或悲觀的偏見。

Clarida週一指出,新的「較長期目標和貨幣政策策略」共識聲明獲得FOMC委員一致支持後,FOMC接下來可以評估對SEP進行修正、目標是在今年底就可能的改變作出決定。

*編者按: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精實財經媒體》、編者及作者無涉。 資料來源-MoneyDJ理財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