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法規窒礙難行?台灣區塊鏈從業者仍在寒風中力求突破!

張詠晴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金管會於去年6月,正式推出專為證券型代幣(STO)的初步監理規範,不過如今距離法規推出已過去一年,雖然向金管會詢問STO業務的業者不少,卻沒有幾家業者真的遞交申請。究竟為何台灣STO窒礙難行?未來台灣要發展STO的機會與挑戰又為何?

今日在第二屆區塊鏈應用法律高峰論壇上,就邀集了關注STO發展的各方代表,於「STO證券型代幣的在台監理與結合傳統金融發展的挑戰」講堂中,對此展開討論。

目前金管會對STO採分級監理規範,以募資金額3000萬元為限額,超過3000萬以上,就必須先進入沙盒實驗,實驗成功後將依《證券交易法》規定辦理;募資規模3000萬台幣以下的STO募資案,其募資對象必須為專業投資人,並規定每位「專業投資人之自然人」投資金額門檻為30萬元台幣。

Knowing、幣特財經、鍶科技總編輯暨創辦人楊方儒指出,從去年由《幣特財經》主辦的STO台灣投資人意向首度調查中發現,目前有將近八成填寫問卷的投資人,願意投資非上市上櫃公司或新創公司的股權代幣。同時有超過五成的投資人,願意投入10萬新台幣以內的小額投資,而他們都非常看重發行STO的公司背景、項目的獲利前景與實際產品。

另外,有六成以上填寫問卷的投資人,願意接受實名規範。然而,74%填寫問卷的投資人,不願意或難以按照金管會規定,申請成為「專業投資人之自然人」,並申辦3000萬台幣之財力證明。

值得注意的是,有五成以上的投資人,不滿意2019到2020年,真正可以投資的STO項目數量有限。

理律法律事務所初級合夥人熊全迪點明,如今台灣STO並未發展蓬勃的原因有兩點,一則是因為證券商考量投入STO領域的CP值太低,因此不願投入該領域,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發行STO、法遵成本高昂,導致新創無法投入太多資金。

另外,考量到監管機關仍視「保護投資人」為首要任務,因此無論是如今的STO法規,還是金管會主委黃天牧甫一上任就拋出的,預備於今年年底推出細部規劃的「新創板」概念,又或是櫃買中心將推出的「戰略新板」,其中政府扮演的「中介機構」角色,一定都會在政策中佔據一定地位。

政治大學助理教授臧正運則指出,要談STO發展上遭遇問題、挑戰、阻礙,就必須要從普惠金融的初衷、虛實互通及跨界相連的新金融、監理科技升級的契機、監理機關的職能變革四點來做探討。其中放寬合格投資者資格、提供足夠投資工具,及回歸到希望實踐「普惠金融」的初衷,都會是監管機關在制定STO監管框架時,必須要思考的重點。

臧正運特別以美國SEC設立FinHub,作為政府與金融科技產業的溝通窗口為例,強調監理機關能否意識到其在職能上的變革,更是影響STO發展的關鍵。一旦監理機關從守門員,變成教業者踢球的裁判,並進行文化上的改革,改變終究會發生。

他並引用《桃花源記》中的「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指出監管機關希望以沙盒開展小規模實驗,其實並非壞事,因為有時候「小實作」往往會有大格局,從小路開始走,路就會越走越寬。

確實,即便如今要在符合台灣現行法規限制的情況下推出STO項目仍有難度,仍舊有不少在台灣耕耘STO已久的業者,正在謹慎地作出新嘗試。

數位資產交易集團MaiCoin集團創辦人暨CEO Alex Liu表示,早在2018年,MaiCoin就多次就發行STO項目事宜,多次與監管機關展開討論。去年MaiCoin也計畫藉由金管會提出的STO框架,發行一個能為全球碳權定價的「碳權STO」。

不過由於意識到碳權代幣以STO模式發行雖然立意良好,但並不符合碳權多為短期交易的需求,又觀察到台灣綠能技術發展現已趨完備,因此MaiCoin決定瞄準台灣綠能市場,預備在年底前,推出一款新的債務型STO,讓消費者投資台灣現有綠能服務,促進產業發展,在解決全球暖化的同時,也能獲取穩定的投資回報。

「結合證期局給我們的框架,還有台灣本來就在發展的綠電,我認為我們在一兩年內,一定會有些突破!」Alex強調。

Leadbest Consulting Group合夥顧問Bryan Cheng則分享道,Leadbest長期為企業提供數位賦能策略,發現不少傳統企業在投入STO項目時,都必須花很多時間在了解區塊鏈知識上,此時若有顧問公司作為中介平台,便可弭平金融界以及科技間的差距,實現分工並提高效率,像是Leadbest先前就協助客戶將用電數位憑證、智慧電表做串接,透過數位平台將不同領域的專業做整合。

Bryan建議,同樣的合作模式,或許也可用來協助突破台灣現行STO發展困境,透過將證券、科技等跨團隊、跨組織的成員都納入,把不同業務環節納入到STO發行平台,如此將可有效降低業者進入STO領域的門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