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ill的第2/3期COVID-19候選藥物Opaganib減少臨床前模型中與ARDS相關的凝血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引起的血栓形成(凝血)可能發生在多達三分之一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的COVID-19患者中,而且是導致死亡的一個重要原因

OpaganibARDS的臨床前模型中顯示減少血栓形成

在相關的臨床前模型中,Opaganib也獲證實可以抑制SARS-CoV-2病毒複製及促炎性標記物

美國第二期口服Opaganib治療嚴重COVID-19患者以評估安全性和潛在療效訊號的頂線數據,預期將在1126日最後一次給藥之後於本月下旬發佈

全球第2/3期研究Opaganib用於嚴重COVID-19患者的頂線數據(目前已納入超過60%)預計將於20211季發佈,隨之進行潛在的全球緊急使用

以色列特拉維夫和北卡羅萊納州拉里格2020年12月17日 /美通社/ -- RedHill Biopharma Ltd. (Nasdaq: RDHL)(「RedHill」或「公司」)是一家專業生物製藥公司,今天宣佈一項臨床前研究的前景明朗初步結果,而該研究中的新型口服藥物鞘氨醇激酶2(SK2)選擇性抑制劑Opaganib(根據 250mg/kg 給藥),顯示在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患者中減少血栓形成(凝血),這是一項旨在測量血栓(凝血)風險的臨床前動物模型。

這項最新發現指出,Opaganib可為COVID-19患者帶來另一個重要的潛在益處,因為此藥早前已經確定可抑制SARS-CoV-2複製,亦有潛力降低超免疫反應。根據這些初步發現,現正計劃開展其他工作以評估在減少血栓形成方面潛在生理和藥理學相關的Opaganib劑量範圍。

RedHill研發高級副總裁Reza Fathi博士說:「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是COVID-19疾病最危險的結果之一,會增加嚴重COVID-19患者因為靜脈血栓形成和肺栓塞而致命的風險。 目前,可供醫生使用已獲證實對ARDS有效的選擇非常有限,特別是對抗ARDS引起的血栓形成。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在ARDS的臨床前模型中,250 mg/kg的Opaganib可減少血凝塊長度、重量和總血栓評分。這點增加了Opaganib的已知抗病毒和抗炎活性,並有潛力針對COVID-19疾病相關的病理生理過程影響提供獨特的三重作用。針對宿主細胞成分的Opaganib有潛力在最大程度上減低因病毒突變而引起的耐藥性。我們期望在本月底之前獲得非動力式美國第2期研究Opaganib潛在療效訊號的安全性及潛在療效頂線臨床數據洞見,該研究的最後一位患者已於11月26日接受最後一劑藥物,然後是2021年第1季來自更大型的全球第2/3期研究頂線數據,旨在了解療效,並已納入60%以上參與者。」

IPS Therapeutique Inc.轉化研究部總監Sebastien Labbe博士負責進行研究,他說:「我們用於開展這項工作的ARDS血栓形成模型已通過驗證並提供高度預測性,而我們在Opaganib看到的結果不但令人印象深刻,更讓我們滿懷希望。研究結果提出的洞見顯示,Opaganib用於治療嚴重COVID-19患者可帶來非常理想的潛在效果,而這些患者的預後可以很差。」

ARDS誘發的血栓形成可能發生在多達三分之一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ICU)的COVID-19患者中及9%的所有住院患者[1],而且與預後不良有關。臨床前研究的設計旨在評估Opaganib在脂多醣(LPS)誘導的肺部炎症模型中降低原位不良血栓栓塞事件發生率的療效,而該模型是可模擬COVID-19發炎的可靠ARDS模型[2]

Opaganib的臨床前研究結果是初步結果,並由獨立的第三方在進行初步獨立分析後向公司提供,有待接受其他審查和分析。此等審查和分析可能會導致研究發現與本新聞稿披露的結果不一,並可能無法在未來的臨床前或臨床研究中重複使用。

Opaganib是一種新型口服鞘氨醇激酶2(SK2)選擇性抑制劑,具有經證實的雙重抗炎和抗病毒活性,可同時在COVID-19疾病的病因和影響中發揮作用,針對與病毒複製有關的宿主細胞成分,可在最大程度上減低因病毒突變而引起的耐藥性。

一項針對Opaganib在嚴重COVID-19肺炎患者中進行的美國第2期研究(NCT04414618)已完成納入所有40位受試者,而最後一位患者已接受了最後一劑藥物,預期頂線數據將在本月下旬發佈。這項第2期研究並未針對療效進行,並著重安全性評估和療效訊號的識別。

同時,納入270位患者的全球第2/3期Opaganib用於治療嚴重COVID-19肺炎研究(NCT04467840)現已完成納入60%以上參與者。研究已在六個國家/地區獲得批准,有望在2021年第一季提供頂線數據。研究專注及為療效評估提供動力,在對首70名接受治療14天的患者進行預先排定安全性評估後,最近獲得一個獨立數據與安全監控委員會(DSMB)發出繼續進行研究的一致建議。DSMB計劃本月對達到主要終點的首批135名患者進行第二次預先計劃的安全性審查,並隨後對來自同一組患者的療效數據進行預先排定、非盲法的無效中期分析。公司將不會對這些數據揭盲。

關於Opaganib (ABC294640, Yeliva®)

Opaganib是一種新的化學實體,是一種專有、同類第一流、口服的鞘氨醇激酶2(SK2)選擇性抑制劑,對與COVID-19疾病相關的病理生理過程具有獨特的三重作用,針對宿主細胞成分,在最大程度上減低因病毒突變而引起的耐藥性。Opaganib也顯示抗癌活性,並有潛力針對多個腫瘤、病毒、發炎和腸胃道適應症。

Opaganib正在一項全球第2/3期研究和一項美國第2期研究中進行評估,用於治療嚴重COVID-19肺炎。Opaganib也從美國FDA獲得用於治療膽管癌的孤兒藥稱號,並且正在晚期膽管癌的第2a期研究和前列腺癌的第2期研究中進行評估。

臨床前數據已證實Opaganib具有抗炎和抗病毒活性,具有減輕發炎性肺病(如肺炎)和減輕肺纖維化損害的潛力。Opaganib在人類肺支氣管組織的體內模型中顯示出對SARS-CoV-2(引起COVID-19的病毒)有效的抗病毒活性,完全抑制病毒複製。此外,臨床前的體內研究[3]顯示,Opaganib 透過降低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中的IL-6和TNF-α水平,可降低流感病毒感染的致死率,同時改善銅綠假單胞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誘導的肺損傷。

Opaganib最初由總部位於美國的Apogee Biotechnology Corp.開發,現已完成多項成功的臨床前研究,涉及腫瘤學、發炎、腸胃道及放射防護模型,以及針對患有晚期實體瘤癌症患者的第1期臨床研究和其他多發性骨髓瘤的第1期研究。

在一項恩慈使用計劃下,嚴重COVID-19(按世衛測量等級分類)患者在以色列一間主要醫院接受了Opaganib治療。使用Opaganib治療首批嚴重COVID-19患者的數據已經公佈[4]。治療結果分析表示,與同一間醫院的回顧性病例對照組相比,在恩慈使用Opaganib治療的患者中,其臨床結果和發炎性標記物均受益匪淺。Opaganib治療組別中的所有患者均在使用室內空氣下出院,無需插喉和呼吸機,而相配病例對照組別的33%患者需要插喉和呼吸機。在Opaganib治療組別中,從高流量鼻導管中停用的中位時間減至10天,而配對病例對照組別則為15天。

Opaganib的研發獲得美國聯邦和州政府機構向Apogee Biotechnology Corp.作出捐款和合約支援,其中包括NCI、BARDA、美國國防部和FDA孤兒藥產品開發辦公室。

使用Opaganib進行的研究已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提供的網上服務www.ClinicalTrials.gov上註冊,以便公眾存取有關公共和私人支援的臨床研究資訊。

關於RedHill Biopharma

RedHill Biopharma Ltd. (Nasdaq: RDHL)是一家專門從事腸胃道和傳染病研究的專業生物製藥公司。RedHill 推廣腸胃道藥物Movantik®用於治療阿片類藥物引起的便秘[5]Talicia®用於治療成年人的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簡稱 H. pylori)感染[6],及Aemcolo®用於治療成人旅客的腹瀉[7]。RedHill的關鍵臨床後期開發計劃包括:(i) RHB-204,用於一項針對肺部非結核分枝桿菌(NTM)疾病的第3期研究;(ii) Opaganib (Yeliva®),同類一級SK2選擇性抑制劑,用於目前持續進行針對COVID-19的第2/3期計劃和針對前列腺癌和膽管癌的第2期研究;(iii) RHB-104,用於克隆氏症的第一個第3期研究,現已取得正面結果;(iv) RHB-102 (Bekinda®),在急性腸胃炎和胃炎的第3期研究中取得正面結果,並在IBS-D的第2期研究中取得正面結果;(v) RHB-107 (upamostat),一種第2期的絲氨酸蛋白酶抑制劑,並已計劃進行呈現症狀的 COVID-19 的第 2/3 期研究,以及針對多種其他癌症和發炎性腸胃病;以及(vi) RHB-106,一種膠囊大腸製劑。有關公司的更多資訊,請瀏覽 www.redhillbio.com

註:為方便起見,本新聞稿是公司以英語發佈的官方新聞稿的翻譯版本。有關英文的

完整新聞稿,包括前瞻性陳述免責聲明,請瀏覽:https://ir.redhillbio.com/press-releases

公司聯絡人:

Adi Frish

企業及業務發展總監

RedHill Biopharma

+972-54-6543-112

adi@redhillbio.com

傳媒聯絡人(美國):

Bryan Gibbs

副總裁

Finn Partners

+1 212 529 2236

bryan.gibbs@finnpartners.com

[1] Sakr, Y., Giovini, M., Leone, M. et al. Pulmonary embolism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 pneumonia: a narrative review. Ann. Intensive Care 10, 124 (2020). https://doi.org/10.1186/s13613-020-00741-0.

[2] https://blog.covance.com/2020/08/using-acute-respiratory-disease-syndrome-ards-in-vivo-models-to-screen-for-coronavirus-inflammation-treatment/

[3] Xia C. et al. Transient inhibition of sphingosine kinases confers protection to influenza A virus infected mice. Antiviral Res. 2018 Oct; 158:171-177. Ebenezer DL et al. Pseudomonas aeruginosa stimulates nuclear sphingosine-1-phosphate generation and epigenetic regulation of lung inflammatory injury. Thorax. 2019 Jun;74(6):579-591.

[4] Kurd R, Ben-Chetrit E, Karameh H, Bar-Meir M, Compassionate Use of Opaganib For Patients with Severe COVID-19. medRxiv 2020.06.20.20099010;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6.20.20099010

[5] 有關 Movantik® (naloxegol) 的完整處方資訊載於:www.Movantik.com

[6] 有關 Talicia® (omeprazole magnesium、amoxicillin 及 rifabutin) 的完整處方資訊載於:www.Talicia.com

[7] 有關 Aemcolo® (rifamycin) 的完整處方資訊載於:www.Aemcolo.com

標誌 - https://mma.prnasia.com/media2/1334141/RedHill_Biopharma_Logo.jpg?p=medium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