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刻意散播病毒!」新冠肺炎危機入侵 印度民族主義打壓穆斯林風氣更盛

王穎芝
·6 分鐘 (閱讀時間)

4月10日,印度旁遮普省的護理師安布琳(Ambreen Khan)剛從醫院下班回家,突然有五六個男人拿著鐵棍、竹棍,團團圍住她的車,他們都是相識好幾年的鄰居。男人們對著安布琳大罵,拖她下車,打她、猥褻她,她亮出印度身分證求饒,男人只奚落她:「回去巴基斯坦!」。安布琳被暴民攻擊的理由只有一個:她是穆斯林。

穆斯林是印度最大的少數族群,人數多達2億,佔總人口15%,但長期在社會、政治與經濟上受到邊緣化對待。美國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Policy)分析,自從2014年、奉行印度教至上主義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執政以來,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對立逐年激化,3月24日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宣布印度全國封鎖令,距今整整一個月來,數億人不僅承受隔離的不方便,生計也陷入困境。本就處於弱勢的穆斯林又成了怒火宣洩的代罪羔羊,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危機儼然火上添油。

「很多印度教徒宣揚說,穆斯林刻意散播武漢肺炎,以此對印度教徒掀起聖戰,」新德里政治評論員史坎德(Zainab Sikander)說,「而執政黨對穆斯林不利的政治宣傳,鼓勵且正常化了這些偏見。」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假資訊堆成的危險巨塔上,端坐著許多印度政客,例如BJP資訊科技部門主管馬爾維亞(Amit Malviya),3月底還在自己有50萬人追蹤的推特帳號上寫道:「德里的弱點遭受攻擊!過去三個月出現了所謂的伊斯蘭起義,先是各地的反公民身份修正法(CAA)示威,現在又有伊斯蘭傳道會(Tablighi Jamaat)的非法集會,這必須處理掉!」

伊斯蘭傳道會是南亞穆斯林的重要宗教組織,經常舉辦大型盛會,宣揚並鼓勵穆斯林遵循宗教經典和先知,3月初還舉辦過萬人集會,甚至有3000人從十幾個不同國家遠道而來,結果成為病毒大肆傳播的途徑,目前印度2萬餘例確診病例中,約1/3都是源自這場集會。許多對穆斯林早就懷有惡意的印度電視媒體見獵心喜,批評穆斯林傳道者「刻意散播新冠病毒」,冠以「病毒反派」、「人肉炸彈」等各種污衊稱號,精華時段還出現相關的專題調查節目,在在豎立穆斯林的惡質形象。

不僅媒體煽動,社會各界也紛紛「響應」這些謠言,北方邦(Uttar Pradesh)一間醫院公開聲明不收治穆斯林病患,除非他們出示新冠病毒呈陰性的採檢證明。BJP聯邦工會少數事務部長納格維(Mukhtar Abbas Naqvi)還公開把伊斯蘭傳道會的集會跟阿富汗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劃上等號,說他們的「罪行」無法被饒恕。其實,印度也有非伊斯蘭教的大型聚會引發多起群聚感染,卻都沒有像伊斯蘭傳道會一般成為眾矢之的。

政府步步進逼,穆斯林公民受圍堵

早在肺炎危機之前,印度當局就已摩拳擦掌,屢屢拿穆斯林開刀。例如去年8月,莫迪政府單方面廢止查謨─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在憲法中的半自治地位,克什米爾是印度唯一一個穆斯林占多數的地區,當局還進一步派出軍警封鎖該地,數千人在示威中被捕下獄。

莫迪同樣於去年在東北部阿薩姆邦推動《公民身份修正法案》,該法允許在2014年12月31日前,因宗教迫害而從阿富汗、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國逃到印度的移民可以成為印度公民,但法案列出印度教、錫克教、佛教等多種族群,唯獨排除穆斯林,超過190萬名世代居住在當地的穆斯林,可能因為缺少證明文件而變成無國籍者。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警察逮捕穆斯林集會者。(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警察逮捕穆斯林集會者。(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印度警察逮捕穆斯林集會者送往隔離。(AP)

針對穆斯林的恐懼和排擠,已經滲透在大大小小的領域,鄰居或同事躲開他們,社區和工作機會拒絕他們(德里甚至有住宅區禁止穆斯林進入),就連印度衛生與家庭福利部次長阿加渥(Lav Agarwal)都拼命強調,穆斯林需要為了印度的新冠病毒疫情負起責任。一般穆斯林民眾連在公眾場合發聲都有困難,未來更是一片慘澹——已經開始有媒體暗示來場種族清洗,稱穆斯林是社會的「壞蘋果」,需要清理。

「霸凌者知道你沒有退路,所以不斷進攻,」一名穆斯林詩人伊格拉(Iqra Kilji)說。

全社會共同霸凌的惡意地獄

印度穆斯林正在努力面對鋪天蓋地的惡意,但一切在疫情非常時期又顯得特別困難。一名伊斯蘭傳道會的成員受到印度教鄰居排擠、拒絕與他講話,因此憤而自殺;在莫迪的故鄉古吉拉特邦(Gujarat),醫院把疑似武漢肺炎的患者「依照不同信仰分群隔離」;而在卡納塔卡邦(Karnataka),發送賑濟糧食的慈善志工也因為穆斯林身份而被毆打;拉加斯坦邦(Rajasthan)一名穆斯林孕婦流產,因為醫生拒絕替她看診。她的丈夫回憶醫生說:「你們是穆斯林,這裡不能治療你們。」

這位丈夫說:「我們是印度人,但印度似乎正踏上自我毀滅的道路,而穆斯林頭一個受害。」

也許迫於輿論指責,莫迪終於在4月19日時,於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上提到歧視現象,但仍沒有明確指出印度當前瀰漫的「伊斯蘭恐懼症」,只強調疾病之前人人平等。他寫道:「新冠病毒侵襲之前,不會先看你是什麼種族、宗教、膚色、種姓、教派、語言或國界。我們的應對措施必須優先考量團結和兄弟情誼。」

莫迪的三言兩語能否導正執政黨的偏狹色彩,減輕穆斯林社群背負的重擔?答案有待觀察。但更多穆斯林恐懼的是,印度似乎正重回1947年的老路,渴望建立「純印度教國度」,屆時近2億穆斯林人口將在自己的國家成為次等公民。

如伊格拉所說:「多方夾攻的政治宣傳,正塑造出『85%的印度教人口被15%穆斯林威脅』的形象。」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封鎖悲歌》就快到家了……印度12歲失業童工返鄉,徒步跋涉70公里、脫水而死
相關報導》 新冠病毒哪裡來?印度民粹主義矛頭對準穆斯林與中國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沒必要了!瑞典哥德堡斷上海姊妹市關係
秋後算帳 港府大舉逮捕反送中泛民人士
狠父8萬元賤賣3歲女 拿錢「抖內」直播主
澳促G20關活禽市場 籲世衛查病毒源頭
金正恩信件曝光 仍不見人影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