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的兵凶戰危 實際的趨利避害

洪榮一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美軍)
(圖/美軍)

不論是冷戰時期由華盛頓主導「自由世界、民主陣營」的反共最前哨,或是當前北京所擘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的起點,台灣在西太平洋地緣戰略的優勢位置,注定了我們成為國際間各強權勢力拉攏、覬覦、或垂涎的標的。

兵棋推演作為政策設計與戰略規畫時尋找問題、驗證對策、釐清盲點的有效工具,本次「美選十月驚奇兵推」,在主辦單位的規畫之下,設計了一連串的大膽、刁鑽的想定,嘗試描繪台美中三方在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底定前後,台海周邊區域最詭譎、最棘手的可能發展態勢。

美國參議院6月25日通過的《2021國防授權法案》已經建議美國國防部應該派遣安慰號或仁慈號兩艘美國海軍醫療艦停靠台灣,以執行人道防疫合作任務;然而,「美艦泊台」依舊是挑動台美中三方最敏感神經的重要議題。在本次兵推中,管制組以美國海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馬斯廷號因機械故障、停泊於高雄港外海為起點,展開一連串台美中三方以各自國家利益為最高依歸的攻防與協商。

美國戰機與軍艦在過去30餘年中,分別在不同狀況下降落或靠近過台灣;如同兵推時「美國組」所言:「美中之間並無任何正式協議來限制美軍使用台灣的設施,這僅是美方的自我設限。」事實上,在美軍的紀錄中,也的確發生過美艦遭遇機械問題、與海象惡劣的雙重挑戰,而考慮是否必須停靠台灣港口以待後援的抉擇!

美國與台灣在軍事上的任何接觸與合作,完全是以美國國家利益為唯一的指導原則,全般過程必須完全由美國主導,並且依據美國預畫的節奏來進行;任何因為台北的「黨同伐異」而造成的華府對內政黨間針鋒相對、或對外與北京交鋒齟齬的非預期政治激化與拮抗,皆不待見於美國的決策者與執行者。

相似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決定了台美兩國在國家利益的考量上會有更多的交集與共識,但是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國家,當然無法做到國家利益完全的重疊一致。美國以其超級大國的能量對中國可以採取挑釁、對抗的作為,來爭取其最大的政治利益,然而這種「攻擊、攻擊、再攻擊」的衝撞,就應該不是寡民小國的我們可以採取的政策選項吧!

軍事絕對服從於政治!在本次兵推各種民粹、大膽、刁鑽的想定討論中充分獲得驗證。有趣的是透過邏輯、專業的思考與作業,「軍事行動」選項的局限性與困難度,卻又不約而同的出現在台美中三方的決策過程中。這個不預期卻有深意的收斂,應該是與當前台美中三方線上人員在口頭上操作著兵凶戰危的「軍事行動」時,心頭上還是掛念著可能以趨利避害「不戰而勝」的實際狀況是一致的吧!

(作者戰爭學院前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