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結伴、衣服穿多就安全?呂秋遠批「鬼話」:立法院加油!

東森新聞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南一名馬來西亞女僑生,10月28日不幸遭人殺害,引起全國社會關注。對此,律師呂秋遠認為,社會安全網要靠每個人幫忙,法律也得要適當備齊,應該盡力不再讓憾事發生。

律師呂秋遠在臉書上表示,關於台南發生的性侵害悲劇,「請不要再扯男人的動物性、晚上不要走在暗處、女生要結伴才安全、衣服多穿一點才不會財不露白」之類的鬼話,這些真的是鬼話,這件悲劇及其他千千萬萬的鬼故事,已經證明了,「在家,會被闖入;走路,會被擄走;穿得多,一樣被覬覦。」這些被害人,就是遇到了,不論他們的日常做什麼選擇,這些人要攻擊,就是會動手。

所以,法律上要如何處理?事實上,台灣有《刑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工作平等法》、《家庭暴力防治法》等等,可是從3個面向來看,還是有努力的空間。

首先是「教育」。現在仍有許多老師在處理性平議題時綁手綁腳,因為一旦談了敏感議題,家長就有可能如影隨形,向學校投訴、向教育局檢舉。許多家長還停留在民國初年的想法,要老師只能教導孩子「財不露白、夜不外出、性不談論、保護自己」。如果學校只能屈服家長在性別平權上的勒索,老師就無法好好落實性別教育。

其次是「人力與待遇」。不論是老師、社工、警察等等,都面臨「如果要真正落實所有保護機制,認真對待處理每件申訴,就會人力不足」的問題。在預防犯罪上,給錢與給人都是必要的,如果只是批評社工、學校、警政體系,但是不去思考欠缺的資源,後面的悲劇還是會持續發生。

至於「法律」呢?呂秋遠表示,內政部至今仍未提出《跟蹤騷擾防治法》的官方版本,只有不同立委或黨團提出草案。這意味著此法案目前沒有排進委員會審理的可能,也就是立法還遙遙無期。《家庭暴力防治法》還可以針對「現任或前任男友、女友」請求保護令,防止這些人再靠近;但對於「沒交往過的人、糾纏『愛慕』的人、即將犯案的人」,對被害人的跟蹤騷擾,該如何處理?

目前對於無故跟蹤、騷擾的人,如果「查證屬實」,才能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9條,以「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裁罰新台幣3,000元以下罰鍰或申誡。但是,「這要證據!」而因為個人隱私的原因,監視錄影器還不能隨便調閱,證據超難蒐集。有部分警察同仁,對於這樣的報案根本興致缺缺,因為績效低、蒐證難,這麼多案件堆積如山,是要警察怎麼辦?

3,000元?還可以向法院申訴,哪個被告會真的害怕?每年至少有5,000件的跟蹤案,雖然不至於每件都是隱藏的、可能在未來發生的性騷擾或性侵害案,但是,對於這些糾纏的陌生人,根本沒有交往過的人,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

《跟蹤騷擾防治法》,是現在最需要做的超前部署立法工作。許多立委都已經提出立法版本,徐國勇部長今年3月也承諾要在半年內提出草案,但至今都沒有下文。

這項草案通過,至少可針對目前法無可治的某些騷擾行為,如「監視、觀察、跟蹤;盯哨、守候、尾隨;撥打無聲電話;要求約會;寄送物品;出示有害個人名譽訊息;濫用個資代購貨物」等行為,請警察勸阻或罰鍰,如果勸阻或罰鍰不聽,還是反覆或持續,就可以請法院發出禁制令,類似保護令的功能,讓這些人不能再靠近,否則警方可以違反禁制令罪,以現行犯逮捕或函送地檢署。

所以,「請內政部與立法院加油好嗎?」呂秋遠說,社會安全網要靠每個人幫忙,但也請補齊社工及警察人力,並提高相關待遇。法律也得要適當備齊,至少,我們應該盡力,讓下一個犧牲者不要再出現。1993年,鄧如雯殺夫案,催生了《家庭暴力防治法》;現在的悲劇,可以讓我們得到什麼啟示?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封面圖/翻攝自東森新聞、呂秋遠臉書)

更多東森財經新聞報導

大馬外交部罕見發文「留台生注意安全」 吳釗燮:仍是亞洲最友善

飛官殉職第一時間罵政府? 律師嘆:這個國家很詭異

台南「土城聖母廟夜市」傳熄燈!在地人不捨 郭信良:已與廟方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