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創造性模糊空間還在嗎

趙春山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大選餘波盪漾,川普拒絕承認敗選,國務卿蓬佩奧看來也不甘寂寞,雖居看守閣員身分,卻聲稱「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引發對岸的強烈抗議。

許多綠營支持者對蓬佩奧的表態欣喜若狂,民進黨政府雖卻之不恭,但心中應是憂喜參半。因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知道川普政府下台前,會在台海或南海製造什麼樣的「驚奇」,把台灣拖下水後,讓對岸「柿子挑軟的吃」,把台灣當成「出氣筒」。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拜登上台後是否會對前任的政策概括承受。

中國問題顯然不是決定美國這場選戰勝負的關鍵,事實上,川普是被「反川普」擊敗的,因此拜登上台後不會改變其前任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目標,但會在戰術上作出若干調整。

首先,拜登把中共視為「對手」而非「敵人」,雙方的關係是「既競爭,又合作」,而非「零和賽局」裡的「一方所得,即他方所失」。拜登不會像川普那樣偏重貿易戰爭,而是要全方位「提升自身競爭能力」。也就是說,拜登會在一些涉及傳統及非傳統安全的區域和國際問題上,尋求與中共合作。

其次,拜登主張「多邊主義」,強調美國和盟國的關係,以及重建美國在國際組織的領導地位,這與川普採取的「單打獨鬥」和「退群」行動,有很大的不同。拜登上任後的當務之急是處理內政問題,但當他目睹美國的亞太盟國簽署由中共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時,必然感到心有戚戚焉。我們可以預期,拜登政府會很快投入亞太區域整合運動,恢復美國在該地區逐漸式微的經濟影響力。

最後,針對錯縱複雜的兩岸關係,我認為拜登會排除「戰略清晰」的想法,而採取「戰略模糊」的作法。因為,這樣可以讓美國在台美中的三邊關係中,處在「裁判兼球員」的有利地位,也讓拜登可以展現其外交談判的長才。

中美關係緩和,可以減低台灣「選邊站」的壓力;拜登實施多邊外交,或許可讓台灣在美國的支持下,有較多的機會進入國際舞台,而不必隨著川普「孤芳自賞」。因此,拜登勝選並不會造成台灣「川粉」憂慮的「大難臨頭」結果。當然,問題還是要如何化對岸的阻力為助力。

馬總統11月7日在「馬習會五周年」的學術研討會上致詞時表示,他期待兩岸都能回到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為兩岸避戰與謀和,並重啟被關閉的兩岸和平大橋。但結果卻「真心換絕情」,馬總統的話引來綠營一陣冷嘲熱諷。

坦白說,我認為目前台海形勢已非當年「九二會談」時的情景。兩岸關係今非昔比,「九二共識」也已經走味了!民共之間嚴重缺乏互信,兩岸還能有「創造性模糊」的空間,來維持一個和平共處的局面嗎?(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