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是穩健的長線投資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家召車巨頭成功與否,為何最終要看單位經濟效益(unit economics)。

過去幾周,Uber (NYSE:UBER)的股價如坐過山車。公司雖然受到冠狀病毒大流行重創,4月全球訂單總額按年下跌80%,但由於公司重整業務重心,轉為致力削減成本和提升盈利能力,華爾街分析師對最近的業績報告相當看好。

筆者認為Uber能夠度過危機,但投資者決定為投資組合買入這隻科技股前,應要小心為上。

一波三折

公司截至3月31日的最新季度,可說是驚濤駭浪。Uber錄得29億美元虧損,較分析師平均預期高出一倍多,公司同時面對加州駕駛夥伴劃分準則的訴訟案件,該案件在Uber上市前就一直困擾公司。此外,公司宣佈裁員14%,包括3,700名客戶支援和招聘團隊的員工。Uber預測這些措施可每年節省10億美元固定成本。

公司並非一面倒只有壞消息。在業績電話會議上,行政總裁Dara Khosrowshahi表示:「我們的策略首要任務仍然是盡快扭虧為盈。」此外,他認為Rides乘車業務最壞時間已經過去。「過去三周全球業務一直按周回升,這星期有望錄得連續第四周增長。」經濟完全停擺對Uber的衝擊一眼便知有多大,但筆者認為公司正趁著這個逆境,銳意提升營運能力,朝著正確方向發展。

單位經濟效益

像Uber這類平台變動成本較高,必須要有理想的單位經濟效益(unit economics),業務才能蓬勃發展。有意買入此股的投資者值得留意這個指標。公司每程乘載的虧損,從2019年第一季的0.67美元增至2020年第一季的0.76美元。隨著業務規模擴大,目標應是保持成本穩定,同時收入增長,這樣就可使營業槓桿扭轉劣勢。但很不幸,Uber的每程乘載虧損其實在擴大。

解決這個問題沒有明確方法。Uber是否可提高乘客的收費?是否可減少司機分得的金額?是否可完全取消司機的補貼和乘客的折扣優惠,同時減少吸引客戶所需的重磅推擴活動?這些都是很大的問號,筆者認為不易有答案。目前有太多變數,很難作出準確評估。

前景陰晴不定

Khosrowshahi可能看好公司很快能扭虧為盈,但Uber其實正面對一些嚴峻挑戰。正如筆者上文提到,加州提出的訴訟,正是公司必須面對的新障礙。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加州市政府和州政府代表律師有信心在針對Uber的這宗案件中勝訴。這可能觸發其他州份效仿加州,紛紛向Uber發出監管挑戰。毫無疑問,這會增加公司本已很高的監管和法律成本,可能推遲公司的盈利之路。

Uber非常重視客戶的價值,亦是社會一項重要服務,這些都是長線投資的必要元素。然而,筆者認為當中涉及很大風險,迫使筆者將Uber放入「太難投資」的名單。除不斷湧現的監管問題,公司經營的市場競爭亦很激烈。Uber的乘載業務不只在全球各地與大量召車服務競爭,對手還包括其他交通方式,例如自駕出行、公共交通工具,甚至步行。此外,同樣不容忽視新的對手,例如特斯拉(Tesla)Alphabet,兩者都對自動駕駛技術趨之若鶩,這種技術隨時改變整個行業的面貌。

Uber Eats和Freight屬於旗下按需平台,作為發貨者和送貨者的中介,兩項業務正高速增長,今年第一季收入較去年同期上升超過50%。冠狀病毒大流行加快送餐的普及,Uber留意到這種趨勢,已對Grubhub (NYSE:GRUB)提出收購,期望擴大業務版圖。這項業務同樣面對激烈競爭,而目前佔Uber整體業務只有很小部分。Uber明顯是這個新興召車行業的龍頭,但若要判斷未來是否成功,目前仍然言之尚早。由於公司的市值已超過福特(Ford)通用汽車(GM)的總和,最好是不要沾手這隻召車股。

【延伸閱讀】Uber為何值得長線投資者買入

【延伸閱讀】您有1,000美元嗎?值得買入這3隻超級增長股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