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幼春個展 召喚流動的生命

文/何志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薛幼春的作品會讓人有股內心的衝動,那麼奔放、直接,卻又那麼迷人。創作當下所有的情感都流瀉在畫面上,造形之簡單樸拙、肌理之厚實強烈、色彩之明媚鮮活,都被她用以召喚那潛藏在生活表層之下的精神原力。

每個人都渴望夢想,然而夢想之地在何方?那一方夢土,它超越存在的現實空間,讓我們的心與眼得以探向遠方;那一方夢土,滋養了愛的動力、生的慾望,使我們在漫漫人生旅途中,哭過笑過痛過醒過,最終得以照見生命、照見自我。薛幼春,這位像風也像火般的追夢女子,行走在浪漫而艱辛的夢土上,用畫筆揮灑出滿腔熾熱的愛與信念。

薛幼春的創作能量如同一顆種子頂起重負,在石頭縫裡也能破石而出,又如水閘放開的那一瞬間,急流激湍一沖而下。很難想像,外表如此嫻雅、古典的她,竟有這般充滿力量的創作!她說,「畫畫時我是很瘋狂的,全身都是油彩,沒有一件衣服是乾淨的。」薛幼春回憶創作當下的狀態,「我把觸動心靈深處的感受,藉由我這支粗筆揮灑而出,我要在線條、色彩裡面,訴說所有的張力!」

充滿生命力的創作

她的畫無法詮釋,詮釋反而是限制。一顆自由的創作心靈,全然不受學院派的框架束縛,她的創作直覺而靈動,自然生發、一派天成。吳念真形容薛幼春的作品「因為簡單所以無限,因為樸拙所以空間至大」,而藝壇大師劉其偉更讚許她表現了「最具生命力的形式」。

創作源於生活,而又超越生活。畫家說,女子、鮮花、街巷裡的小動物、旅途中的風景,甚至電影的場景、音樂的旋律,所有的題材都來自日常,來自活生生的感動的瞬間;這些日常、瞬間都會流逝,然而經由心靈與色彩的轉化,得以創造畫面上永恆流動的另一種生命,這便是藝術無用之大用!今年個展主題作品〈夢土上〉,便是取材電影《鐵道員》中的場景,冰雪天地間一列火車徐徐前行,冷凝的幽藍的山脈,如墨線般顫動的草木,還有那滾滾灰雲盡頭乍現的曙光,深邃的意境暗藏情緒的力量,畫家用這枯寂簡淡,描繪時間無涯的境界,也昭示生命在天地間存在的意義。

用藝術溫暖慰藉人生

薛幼春喜歡一個人旅行,她無時無刻不打開心眼心耳,去聆聽寂靜裡的聲音,洞觀幽微的景象;她到梵谷的墳墓前致意,感謝梵谷堅守那份信念與勇氣,使百年後同樣作為畫家的她與之深深共鳴;她洞穿莫迪利亞尼的人物,看到人性最幽微的部分,也看到人最深的哀愁;她追慕八大山人,接通他孤高的心靈,體會人生的繁華與侘寂。她的觸角無限延伸,一如她奔放活躍的性情,但她也可以守著台北郊區一處綠意盎然的小小庭院,撫草成詩、戲魚成畫,專注在這一方心靈的夢土。

10月17日起於內湖長歌藝術現場辦舉辦個展的薛幼春表示:「我希望我的每一張畫作就像一首詩,一個夢境,耕耘在心靈的土壤中,我希望所有人在欣賞我的作品中,都能得到溫暖與慰藉。生命是由我們自己去開創的,每個人都有夢想,希望你能擁抱夢想,腳踏實地,內心無懼地勇往直前!」中時藝博【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