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永不會持有Uber Technologies股票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家叫車及外賣公司比起上市公司,表現得更像初創公司。

自上年5月首次公開招股後,Uber(NYSE:UBER) 股價已跌了三分一,因為市場憂慮這個叫車巨頭的龐大虧損及業務常規,為其標青的收入增長蒙上陰影。新冠肺炎危機令其乘搭量在4月銳減約80%,更加劇了影響。

不過,大量投資者仍看好Uber︰大部分評估該股的華爾街分析師仍將其評為「買入」,平均目標價接近其首次公開招股價每股40美元。然而,基於以下四個簡單理由,筆者仍然不會觸碰Uber股票。

1.在打兩場必敗之仗

Uber的叫車業務及Uber Eats外賣業務的市場佔有率均被增長較快的競爭對手所佔據。

根據eMarketer的資料,隨着Lyft的(NASDAQ:LYFT) 市場佔有率由48.2%升至59%,Uber在美國共享交通市場的佔有率由2019年的75%跌至2023年的71.7%。兩者的服務明顯有重疊之處,但Second Measure最近聲稱「大多數」叫車顧客會忠於其中一個服務供應商。

Second Measure的數據顯示,Uber Eats在美國外賣市場的佔有率由2018年中的高峰28%跌至今年5月的22%,僅次於DoorDash (45%) 及Grubhub (NYSE:GRUB)處於第三位。Uber試圖在兩個競爭激烈的市場保持佔有率將限制其定價能力,而針對Uber將司機分類為「獨立承包商」的新規例可能會進一步削弱其利潤率。

2.Uber Eats使公司岌岌可危

上個季度,Uber的叫車業務收入為24.7億美元,經調整EBITDA為5.81億美元。Uber Eats的收入為8.19億美元,但經調整EBITDA卻錄得3.13億美元的虧損,抵銷了叫車分部的大部分利潤。Uber Eats苦苦在飽和的外賣市場上保持與時並進,而市場上充滿仍然無法在低薪金和高費用中搾出利潤的公司。

Uber嘗試將Uber Eats與Grubhub合併以保持競爭性,但該協議在上個月告吹了。其後,Uber在星期一宣布,同意以26.5億美元的全股票交易形式收購Postmates,Postmates5月份僅佔外賣市場的8%。這項收購只不過使其在嚴峻的市場上增加曝光率而已。

3.浪費在自動駕駛汽車的開支

Uber的長期策略是要以自駕車取代人類司機及快遞員,以免除抗議的聲音、加薪的要求、工會的成立,或被分類為全職員工的要求。因此,屬於其「先進技術團隊(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及其他技術計劃」分部的Uber無人駕駛投資消耗了其相當多的純利。

該分部亦莫名奇妙地研發飛天車,在上個季度僅錄得2,500萬美元的收入,但經調整EBITDA虧損卻高達1.08億美元。在可見的未來,Uber將為這些成功機會不大的計劃繼續燒錢。

4.不見獲利之路

Uber上季錄得35億美元的收入,但結果淨虧損卻高達29億美元。大部分虧損來自就中國滴滴出行和東南亞Grab所作出的減值損失21億美元。Uber撤出該兩個市場,以換取兩家公司的少量股權。

其經調整EBITDA虧損由8.69億美元按年收窄至6.12億美元,但數據並不計及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新冠肺炎的安全措施、撇減,以及其他一次性和可變開支。

長遠來說,在叫車及外賣市場的佔有率均有所下降之際,同時又在自動化技術及Postmates等孤注一擲的收購上投入更多錢,Uber能否有獲利的一天實在令人存疑。

Uber曾透過發債籌集更多資金,使上季錄得近90億美元的現金、等價物及短期投資。不過,由於該公司已背負57億美元的長期債務,因此該策略也可能難以長久。

結語

Uber需要做以下兩件事的其中一件︰積極對付叫車及外賣市場上的競爭對手,或收緊荷包並專注利潤。可惜該公司並無採取以上策略,而其缺乏方向表明公司採用初創公司而不是上市公司的思考方式,可能會使其在可見的未來成為有害的投資。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