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正成為百度的負累嗎?

·5 分鐘 (閱讀時間)

百度的串流媒體平台會落得跟瑞幸咖啡一樣的命運嗎?

愛奇藝(NASDAQ:IQ) 擁有內地數一數二的影片串流平台,惟近日遭維權研究機構Wolfpack Research指斥涉嫌欺詐。Wolfpack與經常出手沽空的機構渾水(Muddy Waters)聯手編撰報告,指愛奇藝去年誇大收入27%-44%。

Wolfpack指,愛奇藝誇大用戶數量42%-60%, 並誇大其將內容播放權授予其他平台而獲得的「實物交換」(barter)轉授權收入,然後提升開支以「燒假錢」。 報告的主要資料來源包括Wolfpack對超過1,500名愛奇藝用戶及一名愛奇藝前員工的當面訪問,以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報告。

愛奇藝否認有關指控,並指報告包含「大量錯誤、未經證實的陳述以及具誤導性的結論和解釋。」 瑞穗分析師James Lee亦為愛奇藝的會計手法護航,指其用戶數目及實物交換收入的確認方法與行業一致。

投資者應對這些指控持保留態度,畢竟沽空機構狙擊高增長公司並不是罕見的事。不過,投資者亦應該意識到,在2018年分拆愛奇藝的百度(NASDAQ:BIDU)在過去兩年一直逐步減持這間串流媒體影片公司的股份。減持是否意味愛奇藝正成為百度的負累?

了解百度和愛奇藝之間的關係

愛奇藝於2010年成立,其時為百度的子公司。愛奇藝起初由百度與總部位於羅德島州的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共同出資,但百度於2012年收購了Providence所持的股份,以取得該網站的控制權。 2014年,小米 (OTC:XIACF) 以3億美元入股愛奇藝,成為愛奇藝另一大股東。

在愛奇藝於2018年初上市之前,百度持有其69.6%的股份,但隨後持股比例降至約56%。減持是為了配合百度在過去兩年大規模剝離非核心業務(包括金融科技、外賣及網上旅遊投資)的策略。

百度退出該等市場,以精簡核心業務,並專注以小程式(Mini Programs)拓展其流動應用程式、將虛擬助手DuerOS與智能揚聲器及聯網設備整合,並將更多公司與其Apollo無人駕駛汽車平台捆綁。

不過,在過去一年,百度日漸依賴愛奇藝的收入來抵銷核心廣告業務的跌幅,該業務受内地經濟放緩及字節跳動和騰訊(OTC:TCEHY)等對手帶來劇烈競爭影響。然而,愛奇藝仍錄得嚴重虧損,因此其收入實質無甚價值,亦拖累了百度的盈利。

愛奇藝對百度有多重要?

愛奇藝2019年佔百度「其他」收入99%。其增長彌補了百度網上營銷業務的弱勢,並助百度去年的總收入增長5%。

細分業務

2018年收入

2019年收入

增幅(YOY)

網絡營銷

819億人民幣

781億人民幣

(5%)

其他

204億人民幣

293億人民幣

44%

總收入

1023億人民幣

1074億人民幣

5%

YOY = 按年。資料來源:百度第四季業績。

然而,愛奇藝2019年的營運開支亦增長15%,達到383億元人民幣(合55億美元),將收益一掃而空,並蠶食百度的核心盈利。在利潤率較高的付費用戶增長帶動下,愛奇藝去年的經營溢利率略為改善,但與此同時,「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的組合)業務大幅收縮:

經營溢利率

2018財年

2019財年

百度核心

30%

19%

愛奇藝

(33%)

(32%)

總計

15%

6%

資料來源:百度第四季業績。

換言之,完全剝離愛奇藝會令百度的收入減少,但能提升利潤率。可惜的是,這兩間公司仍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若沒有百度的龐大生態系統支持,愛奇藝將難以抗衡主要競爭對手,包括騰訊視頻和阿里巴巴的優酷土豆。剝離愛奇藝還可能降低百度自身定向廣告的成效,令生態系統出現漏洞,削弱其抵抗字節跳動等短影片平台競爭對手的能力。

愛奇藝正成為百度的負累嗎?

Wolfpack指,愛奇藝自2015年起一直誇大數據,意味百度故意透過IPO剝離一間有問題的子公司。渾水成功狙擊多間公司,包括最近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NASDAQ:LK),間接令這次狙擊更加可信。

不過,投資者仍不宜盡信Wolfpack和渾水的研究。瑞幸的業績往往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但愛奇藝去年業績則平平無奇,營收僅增16% (2018年增幅為52%),淨虧損更加擴大。

筆者並不是說公司不能捏造疲弱的增長數據,但將愛奇藝與瑞幸相提並論或有誤導之嫌。愛奇藝仍需明確回應Wolfpack的報告,但百度似乎尚未將愛奇藝視為負累。百度出售部分持股旨在籌集資金和精簡業務,而百度仍將愛奇藝影片平台的用戶與自己的搜索、廣告和語音搜尋生態系統捆綁,而且顯然能從中受惠。

投資者應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但不必恐慌,亦無需擔心該沽空報告會令愛奇藝或百度走投無路。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