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瞥視表情包變NFT,售出58000美元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17年,「Side-eye」(斜眼瞥視)作為一個來源於表情包的詞語被收錄在英語詞典裡,你一定在社群網路上見過各種斜眼瞥視的表情,當這個表情出現在你的手機螢幕上時,瞥視的眼神往往透露出鄙視、輕蔑或者懷疑之意。

9月25日,互聯網上最著名的斜眼瞥視表情包之一「Side-eye Chloe」,以NFT非同質化代幣的形式被拍賣,杜拜一家音樂製作公司,以20 ETH的價格拍下了該表情包,拍價時值58000美元。

「Side-eye Chloe」(瞥視的克洛伊)的原始出處是上傳到Youtube的一段影片,拍攝人是一位母親,這個斜眼瞥視表情的主人是她的女兒。2013年的某一天,當這位母親將「今天不去學校而是去迪士尼樂園」的消息告訴兩個女兒時,大女兒激動得哭了出來,小女兒Chloe則淡定地一瞥。

這一瞥被觀看影片的網友們捕捉到,截出的表情在網路上病毒式地傳播,逐漸被命名為「Side-eye Chloe」表情包。當這個表情包遇到2021年的NFT熱潮時,8年來在網路上傳播的價值變現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經過NFT變現的真人表情包。今年4月,命名為「災難女孩」的表情包NFT拍賣出180 ETH的價格,時值逾495000美元。

對於加密藝術收藏家來說,真人表情包是一個獨特的收藏門類,背後有網紅效應支撐,儘管它的價值存在爭議,但NFT的出現,的確給網紅們及其作品提供了另一種更為直接的確權和變現途徑。

「瞥視的克洛伊」表情包以20 ETH售出

2013年的一個流行表情包,以NFT的形式賣出了20 ETH的價格,時值58000美元。

8年前,2歲的克洛伊.克萊姆和姐姐莉莉.克萊姆坐在媽媽的車上,當媽媽告訴孩子們今天不去學校而是要去迪士尼樂園時,莉莉激動地哭了出來,坐在一旁的克洛伊臉上卻無動於衷。這位媽媽拍攝了姐妹倆的反應,影片中,克洛伊淡定地看著情緒失控的姐姐,對著鏡頭斜眼一瞥。

這一瞥後來成了家喻戶曉的表情「瞥視的克洛伊」,經由Youtube影片網站在網上廣泛傳播,迄今為止的播放量超過2000萬次,克洛伊的斜眼瞥視引得網友爭相模仿,這個表情還曾出現在T恤和保險槓貼紙上。

如今,克萊姆一家從小女兒的表情包中獲得了財務回報。9月25日,NFT創意經濟平台Foundation的官推顯示,「瞥視的克洛伊」的NFT表情包以20 ETH的競拍價成交,時值59000美元,收購該表情包的是杜拜的音樂製作公司3F Music。

克洛伊的母親凱蒂·克萊姆沒有想到,她女兒的一段影片會帶來一筆意想不到的財富。如今,克洛伊已經10歲了,凱蒂利用平台提供的NFT鑄造工具,將小女兒的表情記錄在了以太坊區塊鏈上,一家人在姐姐莉莉16歲生日那天將表情包賣了出去,「這是我們家做的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採訪時,凱蒂表示,這筆錢將作為兩個女兒的大學基金。

多個真人表情包經NFT變現

「瞥視的克洛伊」並不是售價最高的真人表情NFT。

今年4月4日和17日,同樣是在Foundation平台上,「災難女孩」(Disaster Girl)和「過度依戀的女友」(Overly Attached Girlfriend)兩個圖片表情先後被拍出200 ETH和180 ETH的價格。根據ETH不同的匯率,兩個表情分別價值41.1萬美元和50萬美元。

這兩個表情同樣都被3F Music收購,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已經收購了諸多類型的NFT,包括加密藝術品、紐約時報的NFT專欄文章等等,但該公司一直沒有針對收購NFT的目的進行過公開的表態,加密圈將之定義為NFT的收藏家角色。

和「瞥視的克洛伊」一樣,「災難女孩」和「過度依戀的女友」都是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的表情圖片,前者走紅於2005年,一副虛化背景為火災現場的圖片中,小女孩Zoë Roth對著鏡頭邪魅一笑,這個表情被網友解讀出恐懼之意,小女孩的笑容也經常被PS進災難現場。而事實上,這只是攝影師父親在女兒圍觀一場可控火災時的無意抓拍。

「過度依戀的女友」的主人公是歌手小賈斯汀的粉絲萊娜·莫里斯,2012年,她拿偶像當時的最新單曲《男朋友》進行模仿並拍成影片,其瞪大眼睛、凝視鏡頭的笑容被網友截取,刻畫出一個咄咄逼人的黏人女友形象。9年後,萊娜將她這個已經風靡網路多年的表情鑄造成NFT代幣,並放在Foundation平台上拍賣,這為她帶來了50萬美元的財務回報。

人們大概可以總結出一個規律了,不是所有人的表情包都會成為有價值的NFT,那些在互聯網上經過病毒式傳播的真人表情,才具備價值潛力。

你或許理解不了它的價值,但帶入網紅經濟或許就能Get到其中的經濟模式。表情如同網路紅人的作品一樣,它依靠粉絲或者受眾的接受度凝聚價值,表情包的傳播如同網絡紅人視頻的獲讚度一般,累積到一定程度便存在變現的可能。

當然,相比凝聚了創作過程的攝影圖片、繪畫或影片作品而言,表情產出的硬成本實在不高,這也是表情包NFT被拍出高價而飽受爭議之處。

但也有NFT愛好者表示,一個表情的風靡代表著受眾的共情,共情才會產生傳播,而能讓大家共情並大範圍傳播的表情往往發生在某個真實的瞬間,捕捉常常也是無意為之,這種不刻意的留存帶來的大眾共鳴,反而是表情包NFT的珍貴之處,「而對於表情的做出者來說,這也算得上是一種創作,而且還是原創,病毒式的複製傳播帶來了網路效應,有人甚至從他們的表情中謀取了商業價值,但創造表情的人卻無法從中得到什麼。」

時裝模特艾莉·森哈佛是恐怖表情「令人毛骨悚然的Chan」(Creepy Chan)的創作者,她因經常化妝成毛骨悚然的恐怖女孩並拍攝這類表情而走紅,她將這些表情也製作成了NFT系列,「恐怖表情撇開錢不談,鑄造Creepy Chan NFTs讓我可以鑒定和主張我的形象。多年來,它們一直在互聯網上傳播,而我從來沒有被告知它們是如何被使用的。我覺得我今天要奪回我的權力......這對我意義重大。」

對於創作者來說,NFT提供了作品確權的方式,一些NFT拍賣平台收取一定的手續費後,將作品後續的交易收益分成給作者。傳統網紅經濟的商業模式,依然是流量帶來的廣告變現,NFT直指原創作品本身,當前的市場狂潮下,帶有流量優勢的作品並不缺乏買家,這是當下的市場紅利,也是市場仍不成熟的表現。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女孩瞥視表情包變NFT 售出58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