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擺脫昔日模範生心態 看國外共存模式中有哪些是我們的不足?

作者:黃崇哲/《台灣銀行家》雜誌總編輯

從前年武漢肺炎的原始病毒株開始,全球遭受著一波波病毒變異株的凌厲攻勢,但人類也藉由公衛手段與疫苗藥物研發,來降低死傷重症,並希望早日走出病毒陰影。

TAIPEI, TAIWAN - 2022/05/26: A healthcare worker prepares a syringe with a dose of the Pfizer-BNT covid-19 vaccine. Taiwan is expected to start the rollout of Pfizer-BNT, covid-19 vaccine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hich will be offered to children aged 5-11 years as their first shot and for adolescents aged 12-17 as their booster shot. (Photo by Jui Kun Weng/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TAIPEI, TAIWAN - 2022/05/26: A healthcare worker prepares a syringe with a dose of the Pfizer-BNT covid-19 vaccine. Taiwan is expected to start the rollout of Pfizer-BNT, covid-19 vaccine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hich will be offered to children aged 5-11 years as their first shot and for adolescents aged 12-17 as their booster shot. (Photo by Jui Kun Weng/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其中,低感染率與多次清零的成果,讓台灣的防疫被視為資優生表現,也提升了台灣能見度與世界友誼。只是,去年底開始蔓延的Omicron變種株,高傳染率與低致死率的特性,終究讓台灣做了與多數國家相同的選擇,開始走在與病毒共存的道路。在這個期待解封的時間點上,如何擺脫昔日模範生心態,切實地看看國外在共存模式中,有哪些是台灣的不足,應是現在最重要的工作。

正因為兩年多的疫情已大幅改變了各國的產業消費型態,如美國的銀行業,儘管社會已經脫下了口罩,但金融消費型態卻已完全不同,大家更習慣使用網路銀行與聊天機器人的零售金融服務,速度快又便利,至於大額貸款與重要財富管理業務也改採預約服務型態,讓金融營業大廳只需留下一、兩個櫃台。

而疫後金融的另個展現,就在消費者行為本身,疫情促使金融科技打破使用習慣的最後一哩路,也就是跨越那些X世代對於網路銀行的使用信任門檻(如同台灣的四、五年級生終於不再去銀行刷存摺以求安心)。另外手機就是銀行的型態下,各具特色的個人化銀行網路服務取得了市場認同,年輕世代改變了對大型金融機構的使用偏好,讓銀行的品牌策略需要進行全新的思考定位。

金融生態的轉變,在這波Omicron疫情下的台灣,事實上也正切切實實的進行中。原來銀行的第一線行員,一開始就成為病毒的首波攻擊對象,讓防疫工作成為沉重負荷,而隨著臨櫃服務需求的消失,不論是消金或企金業務人員都開始被賦予更高的財富管理業績,用來填補那些被網路服務取代的營業績效,變成了金融人員更大的工作壓力。

其實,不單單是金融業,疫後的旅遊餐飲業、醫療保健業等,在國外也都呈現出全新「回不去了」的服務面貌。因此,如果疫後的準備仍只想利用既有的人力與設施,單單調整業績目標設定,來期望回到原本的美好,那將是緣木求魚,最終將被疫後世界所拋棄。相對的,唯有參酌國外經驗,及早採行組織與人力的數位轉型,規劃更新的企業商務模式,才能回復企業成長動力,持續未來市場的獲利機會。

在疫情的黝黑隧道中,我們彷彿已經見到了光。而國外在與病毒共存的過程經驗,卻也點出了台灣未來因應疫後世界的可能盲點。畢竟,在過去兩年間,政府與人民社會的共同防疫努力,已經讓世界認可到民主社會的優質防疫可能,也為台灣全體人民爭取更多因應疫後世界的時間。就經濟發展而言,接下來,各產業領導人該如何善用後進者的優勢,借鑑國外經驗,全面重新思考布局,那才是台灣防疫成果最大的經濟果實。畢竟,隧道之後,能不能真的像桃花源般的美好?正考驗各行各業企業主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