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物價高又難買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情、美國制裁、生產不足和限購令,讓古巴民眾飽受高通膨和物資短缺之苦。

■Grocery shopping has become an increasingly costly and arduous struggle for many people in a country where the pandemic, inefficient production, government controls and U.S. economic sanctions have aggravated an economic crisis.

採買食品雜貨對許多古巴人民來說,已變成一件苦差事,不僅費時費力,還得面對物價節節攀升之苦。

65歲的退休人士薩迪納絲(Julia Sardinas)起了個大早,只為了能在早上6點前抵達哈瓦那的雜貨店。她在購物人龍中排隊七個小時,終於達成今日的採購目標,買到兩瓶1公升裝的食用油,每瓶售價48古巴披索(約2美元)。

薩迪納絲說:「我站了好幾個小時,必須等到輪到我的時候,才能進店買兩瓶油,但這一切辛苦都還是值得。」

新冠肺炎疫情、本國生產不足、政府限購令和美國經濟制裁,讓古巴的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購買日常用品逐漸成為耗費時間與體力的苦差事,更別說一趟採買荷包又瘦了不少。

疫情讓古巴重要的觀光收入銳減,促使政府實行考慮多時的改革計畫,其中包括結束貨幣雙軌制。在2021年前,古巴貨幣分為多數民眾使用的古巴披索,以及觀光客使用的可兌換披索(convertible peso),前者屈居弱勢。

黑市交易應運而生

採行單一貨幣與物資短缺,造成許多商品在幾個月內價格狂飆。古巴政府難以生產或是進口充足的商品,黑市也應運而生,消費者得付出高價才能買到市面上稀少的物品。

於是政府開始限制購買數量。薩迪納絲在國營商店購買食用油時,還得掃描身分證,確認她沒有超過購買限額。

薪資調升跟不上物價

在古巴物價飛漲的同時,所幸薪資也跟著調升,但還是跟不上物價升幅。國營企業勞工歐丘雅(Marcia Ochoa)抱怨道:「我的薪水已經無法維持家庭開銷。」她的月薪2,400披索,以官方匯率計算為100美元,她與丈夫和年邁的父母共同生活。歐丘雅依賴兒子從美國寄錢回來貼補家用。

然而美國前總統川普2020年11月加重古巴經濟制裁措施,阻斷古巴外匯管道西聯(Western Union)匯款,讓民眾更難度日。

歐丘雅的兒子以前透過西聯每個月給她匯款約100美元,現在只能托人替他帶錢回家。西聯終止服務後,現在換匯的匯率比以前更差。

古巴2021年物價狂飆70%,至今仍持續走揚。2021年30顆裝的雞蛋一盒售價150披索(約6美元),如今在黑市賣到400披索。之前一包40披索的香腸,現在竟然要價118披索,而且這還是官方店鋪的售價。豬肉過去一磅賣40披索,現在價格飆高到200披索。

培瑞茲經濟學家(Omar Everleny Perez)表示:「物價上漲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原因就是商品和服務供給下滑。」

不論是官方或本地商店,民眾大排長龍已經司空見慣。從肥皂、雞肉再到豆類等各項商品,通常是一上架就被搶購一空。物資不足也助長黑市交易,民眾看到什麼買什麼,待幾日後又缺貨時再轉售商品。

就連古巴政府也承認通膨嚴重,經濟部長吉爾(Alejandro Gil)近日在國營電視表示,「通膨已經成為古巴的談話主題和憂慮核心。」

更多工商時報報導
遠端商機+蘋果訂單 創惟11月自結獲利 年增226%
當沖降稅三讀 台股添火力
竹科銅鑼園區環差案 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