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鬧「芯荒」 價格炒到超出正常800倍 汽車預計減產200萬輛

·8 分鐘 (閱讀時間)
上海賽格電子市場。   圖: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
上海賽格電子市場。 圖: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

[新頭殼newtalk] 中媒《每日經濟新聞》今 (28) 日報導,中國鬧「缺芯」,有車企以加價 800 倍價格收購芯片 (晶片),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陳斌也提供數據顯示,今年 5 至 9 月受芯片短缺影響,中國汽車市場連續 5 個月產銷量同比下降。按此推測,預計全年中國汽車將減產約 200 萬輛。「缺芯」不僅是因疫情而受影響,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近日更是公開表示,芯片短缺是因為供應鏈中有人故意囤積芯片。

汽車主機廠久候芯片不得,開始被迫尋求「特殊」貨源,黑市芯片交易悄然興起。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理想汽車於近期從黑市收購了數千片電子駐車( EPB )芯片,EPB 芯片的正常價格約為 6 元一片,而理想汽車的收購價格達到了約 5,000 元一片,超出正常價格 800 倍。 但官方予以否認。但調查中發現,主機廠和零部件企業在黑市購買芯片的現象甚至普遍存在。

上海賽格電子市場內一家集成電路店鋪的銷售經理郭陽表示,L9369 型芯片目前有貨,不過價格大約漲了 100 倍。今年汽車缺芯是常態,汽車芯片都只報當天價格,因為缺貨厲害,價格一天一個樣。

中國產製的汽車嚴重缺乏芯片(晶片),預計今年獎減產200萬輛。 圖 : 翻攝自視覺中國
中國產製的汽車嚴重缺乏芯片(晶片),預計今年獎減產200萬輛。 圖 : 翻攝自視覺中國

L9369 型芯片,是博世 ESP 系統的核心芯片,佔據了中國汽車 ESP 系統 70 %的市場。是意法半導體一個芯片的型號,也是近期「缺芯」浪潮中的一個重要產品,L9369-TR 芯片物料為核心的汽車零部件在中國主機廠的整體需求覆蓋率達到 7.5 %。今年 8 月,位於馬來西亞 Muar 的意法半導體的封測廠被關停,意法半導體的芯片供應隨之受到影響。進而影響了博世 ESP 系統的生產,從而導致採用該系統的車企排產困難。

博世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副總裁蔣健則預測,明年汽車行業的芯片短缺問題會有緩解,但不能得到根本性解決。預計明年汽車行業芯片短缺率將從當前的 50% 恢復到 2020 年年底時的 20%。他說,9 月底汽車行業的缺芯情況已經在逐步緩解。而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更是樂觀表示,隨著海外疫情的持續改善,汽車芯片供給的最黑暗時刻已經過去,未來會持續改善。

而近日,消息指出芯片在上海賽格電子市場售價 3,500 元一枚,不含稅。且根據郭陽的說法,L9369 芯片並非是他們公司所囤積的貨,而是他們公司合作夥伴的現貨,芯片數目超過 2,000 枚,拿貨週期則需要 3 至 5 天。而另一家店的價格相差極大,850 元一枚,有現貨。上海賽格電子市場某家電子公司的銷售人員安林透露,這批芯片是 2019 年的貨,是合作夥伴以前沒有賣完的庫存產品,價格只漲了十幾倍。

而有實體店鋪的賣家和黑市交易不一樣,可以保證是正品,可以帶著相關的專家來現場驗貨。另外一家集成電路店鋪的老闆表示,不過,L9369 芯片並不是唯一短缺的汽車芯片。今年很多汽車芯片都處在斷貨狀態,所以價格飛漲,十幾塊的汽車芯片漲價到兩、三千元的情況確實存在。

目前芯片漲價已經不是稀奇事。近日,瑞薩電子向客戶發送了一份漲價通知表示,由於受到產能不足所導致的供應挑戰,使得供應商大幅增加成本。為了維持瑞薩電子的供應和長期製造的連續性,決定提高瑞薩電子大部分產品以及新收購的 Dialog 產品的定價。

此外,近一年來,台灣半導體製造公司台積電已經進行了 4 次漲價。相比去年,台積電的 8 寸晶圓價格上漲了近 50 %,12 寸晶圓價格上漲了近 30 %。

比價格飛漲更大的難題在於,市場上沒有芯片。據博世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裁陳玉東表示,今年上半年,對行業客戶的訂單滿足率仍不足 50 %。芯片供應短缺的突發性和持續性令車企不得不遍尋「良方」,甚至不惜轉向黑市交易。

在中國,黑市汽車晶片的買賣越來越猖獗。 圖: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
在中國,黑市汽車晶片的買賣越來越猖獗。 圖: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零部件企業高管表示,汽車行業內企業從黑市高價收購芯片的現象在行業內是存在的,主機廠和零部件企業都在掃貨。而大家都是迫不得已,為了盡可能保證產品的正常供應。他說,芯片的價格會成倍增長,高出正常價格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現象都很常見。一步汽車產品的售價達到數十萬元,所以即使面對大幅溢價,企業為了持續盈利,還是會選擇購買。

一位從事電子產品設計的軟件工程師也表示,相關的黑市交易,一般都是車企將需求傳達至渠道商,渠道商在各自的關係網中「掃貨」。車企找到芯片後,會返給供應商檢測芯片是否能用,確認可用後由供應商進行加工生產,供給對應的主機廠。他說,正規渠道根本買不到貨,所以車企肯定會選擇暗中掃貨。但是黑市掃貨風險很大,有可能會買到拆機貨或者假貨,所以驗貨和檢測也非常重要。

電子產品設計的軟件工程師表示,這個時間段去黑市找貨,是完完全全的賣方市場,炒貨方沒人打算做長久生意,都是看短期的暴利。其實所謂黑市,也是部分商家在囤積居奇,大肆炒賣,黑市交易中的芯片貨源大都來源於華強北電子市場。他說,永遠不知道華強北小櫃台的老闆存貨有多少。

據工程師表示,今年 7 月,曾有自主品牌車企在華強北電子市場以 2,000 萬元的價格一次性購買 2,000 個汽車 IC 芯片,打破了華強北當時的銷售紀錄。不過,隨後該自主品牌車企對此事進行否認。但不少現在手裡有貨源的商家,去年下半年就開始囤貨了。他們主要和芯片代理商勾結囤積芯片,然後低買高賣。

據悉,芯片代理商分管工廠供貨的業務員一般會以生產廠家名義多報貨,多出來的貨通過別的手段囤積起來。工程師說,現在這種產能嚴重吃緊的情況就會造成供應不足、市場恐慌,然後牛鞭效應導致工廠訂單超額來備貨,結果產能更加緊張。囤貨的不斷吃市場散貨,抬高價格炒作。

芯片炒貨行為並非在此次缺芯潮中的偶然出現,由來已久。工程師稱,之前也會有因為炒貨導致的漲價,反正炒來炒去,哪天哪種芯片缺貨了,就會漲價。但不會像現在這麼誇張。之前工業級或者消費級的 IC 芯片最多上漲 50% 至 60%,而車規級 IC 芯片則基本會翻倍。

台積電。 圖:翻攝台積電官網影片
台積電。 圖:翻攝台積電官網影片

對於芯片短缺是因為供應鏈中有人故意囤積芯片,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否認「飢餓營銷」的說法,並表示車企是客戶的客戶的客戶,怎麼可能故意不給供貨?他表示,在全球芯片荒情況下,被送往工廠的芯片比用在產品上還多,但芯片仍舊供不應求,這不是台積電的責任。以眼下全球汽車行業最為緊缺的微控制 ( MCU ) 為例,據台積電計算,與 2020 年相比,其微控制器的產能增加了 60%,但微控制器的缺口並未改善。

為瞭解決囤積問題,劉德音表示,台積電將通過多重檢核的方式對不同的數據點進行審核,以破解哪些客戶真正需要,哪些客戶在囤貨。對於需求被判定為較不緊急的重要客戶,只能做出延遲接單的決定。

事實上,中國相關部門目前也已經出手管理芯片的惡意哄抬炒作。 8 月初,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決定對涉嫌哄抬價格的汽車芯片經銷企業立案調查,並進一步加大監管執法力度,嚴厲查處囤積居奇、哄抬價格、串通漲價等違法行為。 9 月初,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對汽車芯片哄抬價格的調查有了最新進展。上海鍥特電子有限公司、上海誠勝實業有限公司、深圳市譽暢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車芯片經銷商共被處以罰款 250 萬元人民幣。

一位高通華東區域的工作人員說,目前為止,還未聽說因為高通芯片的問題導致客戶生產受到影響,因為和其他傳統的汽車供應商相比,高通背後是極其龐大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市場。高通的市場份額決定了在那些代工廠中的客戶優先級是最高的。

與此同時,疊加日本福島地震、美國德州停電、瑞薩火災、馬來西亞疫情爆發等諸多複雜因素,讓芯片供應增加了不確定性。

更多新頭殼報導
蔡英文接受CNN專訪 中國批「公開玩火」 最在意她講這一點....
台、中外長將同時在羅馬打對台? 吳釗燮密訪布魯塞爾
台海危機防中國出兵 美智庫提議「毒蛙」策略 日本成關鍵

中國產製的汽車嚴重缺乏芯片(晶片),預計今年獎減產200萬輛。   圖 : 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
中國產製的汽車嚴重缺乏芯片(晶片),預計今年獎減產200萬輛。 圖 : 翻攝自《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