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主委陳耀祥的下個難題 明年2月前終結有線電視萬年節目表

鄭國強
·3 分鐘 (閱讀時間)

前任NCC主委石世豪6日主持一場「打破萬年頻道表」的研討會,本來現任NCC主委陳耀祥將到場,後來取消,讓許多與會者原本期待的對話落空。(攝影/鄭國強)

有線電視的頻道為什麼都是固定那些?系統台無法輕易更動頻道上下架問題,被稱為萬年節目表問題,今年5月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審議NCC委員名單,求NCC必須在上任後6個月內拿出辦法解決此現況。如今,陳耀祥已正式接任NCC主委,新屆NCC委員已在8月3日正式上任,勢必面臨這個問題。

東吳大學法研所、元智大學數位匯流中心、台灣數位匯流網合辦的「打破萬年頻道表‧電視內容再升級」研討會6日在東吳大學城區部舉行,由前任NCC主委石世豪主持,本來現任NCC主委陳耀祥將出席,但後來改派委員到場致詞,學者們普遍共識,市場缺乏競爭機制是導致萬年節目表的原因,並主張因以收視率、收視值來決定,主管機關不宜介入。

學者認為,NCC過度介入反而促成了萬年節目表

前NCC委員、世新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何吉森指出,第一是系統商頻道垂直結合,第二是頻道商市場集中度問題,第三則是主管機關NCC的過度介入。

何吉森甚至說,NCC本身就是萬年節目表的促成者,他舉例說,三立新聞頻道移頻事件、2018年NCC介入了民視新聞和TBC的爭議,用帝王條款強制雙方協商,對系統業者來說,能否決定自己的頻道內容呢,從本案例看是沒有辦法的。

他再以WAKUWAKU Japan台上架事件為例,2019年凱擘要讓WAKUWAKU Japan上架取代收視不佳的頻道,遭到NCC否決的事件,理由是地方政府反對,最後WAKUWAKU Japan最後用別的方式還是上架了,主管機關的作為反而加深萬年頻道現象。

解決斷訊糾紛,學者建議開放業者一起決策

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莊春發指出,NCC不應該什麼都介入,他說有NCC委員透露,目前還有12個調處案,他建議,應該組成一個類似的仲裁委員會,由兩位純系統業者、兩位頻道商、兩位學者與兩位NCC委員組「頻道上下架或移頻委員會」,在不影響自由經濟交易的前提下,共同協議處理。

「大家好像都太依賴政府,由政府透過發放許可來控制哪個頻道可以上、哪個頻道可以下。」何吉森說,別忘了,政府畢竟是一個強度的官僚體制,而且不斷有人來遊說,政府應對某個頻道上下架。

他建議,給誘因來引導業者的上下游機制,用一種所謂共管的方式比較好,縮減資訊的不對等,免得主管機關淪為為了管制而管制。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葉志良報告提出兩個問題,第一,有線電視是否仍應被認為是「準公共事業」?再者,嚴加管控頻道異動,是否真能保護消費者權益?他認為真正讓訂戶有選擇自由,是讓其有自行編排頻道的權利。

更多信傳媒報導
台灣首例!電信業、運輸業跨業合作 台塑、台哥大5G自駕車亮相
高雄補選》陳其邁、李眉蓁街頭「巧遇」選前最後一週陷貪腐口水戰
只因臉書祖克伯說出真相 北京官媒回擊昔日中國好女婿露出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