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講錯話」全集:失言和謊言,哪個糟?

商業周刊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張方毓

「失言或謊言,哪個比較糟?」這是《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社論中,專欄作家阿巴里安(Robin Abcarian)對拜登和川普所下的標籤和評論。

的確,諷刺媒體洋蔥報(The Onion)、每日電影(Film Daily)等多家新聞機構都提及,這一次大選,依然延續2016選舉的氛圍,許多選民認為自己即將投下的「神聖」一票,其實是在兩個差強人意的候選人中,選出比較不爛的那一個。

現在就讓我們從比較輕鬆的角度,看遲鈍的拜登和狂妄的川普,一個頻頻失言、辭不達意,一個故意口誤、死不認錯,如何共演了一場選前荒謬劇?

拜登》自稱「失言機器」,詞不達意導致種族、性別歧視之嫌

川普、川普的家人和幕僚,時常把拜登說成一個正式場合會不小心睡著、演講時需要提詞機或耳麥提示才能正常講話的笨拙老人,甚至幫他取綽號:瞌睡喬(sleepy Joe)、或遲鈍喬(slow Joe),據此聲稱拜登不適合擔任總統。

競選過程中,天生口吃的拜登的確說錯許多話,搞錯數據、人名甚至自己所在的地點,甚至2015年接受CNN訪問時也自承「我是一台失言機器」。

但非營利計畫PolitiFact指出,拜登的「無能」,大多是由「機智」的川普陣營捕風捉影、故意放大和塑造的結果。例如,川普次子9月時在推特上張貼一個被剪接過的影片,暗示拜登不小心說出「我沒看到那行(提詞機上的)字」;以及,白宮社群媒體總監8月時也在推特上貼了一個影片,顯示拜登在接受電視訪問的時候不小心睡著還打呼,最後被查核發現根本是一個錯置剪接的假影片。

不過,拜登更大的問題是,他身為追求進步人權的民主黨代表,卻時常用詞不精準,導致自己陷入歧視黑人、冒犯女性的爭議泥淖。

去年民主黨黨內初選辯論時,他被問及要怎麼解決美國婦女受家暴的問題,回答竟然是「我們要一直打、一直打它」,用「擊打」回應一個因「毆打」而生的問題,明顯不恰當。

另一次初選演講,他說出「窮小孩跟白人小孩一樣聰明和才華洋溢」,不小心把「有錢」說成「白人」,雖然他馬上矯正口誤,但卻令許多人再次想起,在目前種族議題示威潮中,拜登的種族意識一直不夠敏感。例如,他之前曾強調自己7、80年代時跟支持種族隔離的參議員合作,最後道歉;他也在初選時,被現任副手、非裔的賀錦麗(Kamala Harris)質問,他當時為何反對廢除種族隔離校車。

不爭的是,作為國家最高領導的潛在人選,表達力不夠削弱了拜登的形象。拜登陣營顯然也明白這件事,網媒The Morning Call就評論,拜登幕僚只讓他回答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對於一些重要議題--例如近期熱議的是否要增設大法官--就避而不答,這並不是選民樂見的。

從另一方面來看,或許正是因為選民對拜登期望太低,所以9月底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後,大家發現,雖然拜登沒有深度論述,但居然沒口誤、沒忘詞,甚至還回罵川普要他「閉嘴」,因此紛紛認為這次辯論贏家是拜登。

川普》陰謀論、假新聞都拿來講,試圖展現「絕不認錯」的狂人魅力

比起拜登競選期間一直被動招架川普,川普扮演的是主動出擊角色,連失言也不例外。民主黨初選時,川普除了諷刺拜登笨人說笨語,還刻意拉出明顯對比,聲稱自己「就算說了你以為是失言的話,也是故意的。」

用簡單的詞彙批評敵人、進而掀起社群狂歡氣氛,一直是川普的專長。而誇大的數據、假新聞、陰謀論這些「錯誤」,就是他的愛用素材。

在一場市民會議(Town Hall Meeting)上,川普聲稱「85%戴口罩的人都染上Covid-19」。雖然川普因為輕視病毒而染疫,他仍試圖在這場口罩文化戰爭中,攻擊民主黨的戴口罩訴求。但實際上,他引用的數據來自美國疾管署9月時發佈的一份研究,裡面根本沒有探討戴口罩和染疫的因果關係。

為避免疫情因人群湧向投票所而擴散,今年大選有更多美國人仰賴通訊投票。競選期間,川普多次指控郵寄投票會衍生造假弊端,指出「好幾千封軍隊的選票上面勾選了我的名字,卻被丟到垃圾桶裡。」CNN查核表示,選票被丟到垃圾桶總共只有兩起,而且那位涉嫌丟棄1,875封郵件--包含99封選票--的郵差已被起訴,選票也馬上補寄給選民了。即便如此,川普仍試圖替大選貼上不公平的標籤,他之前受訪時甚至表示,若輸了,他拒絕承諾和平轉移政權

如果說拜登是笨拙、戰戰兢兢地避免犯錯,那川普代表的就是以我為尊、錯的永遠是別人的態度。這幾年來,無的放矢的推文猶如川普的魔法咒語,只要他脫口而出、或是按下Enter發送鍵,就足以使全世界天翻地覆。

2017年,川普發布一條沒頭沒尾的貼文「Despite the constant negative press covfefe(儘管有持續的負面新聞報導)」,其中最後一個字應是coverage、誤拼成一個不存在的字covfefe,引起病毒式傳播;事後川普拒絕承認錯字,聲稱是故意的。2019年,摩根大通甚至創立了Volfefe指數(Volfefe Index,來自volatility波動性和covfefe兩個字的結合),用來衡量川普推文對美國債券收益率的影響;《大西洋》雜誌之後也撰文指出,以covfefe為最好的例子,川普的確擁有不可思議的天賦:他知道如何迷住眾人、如何命令和分散大眾的注意力。

這一招,這次還管用嗎?川普自己是相信的,他的策略就是攻擊拜登無能、抨擊中國無恥。川普女婿、白宮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告訴《紐約時報》:「選前最後這段時間,川普自己就是競選經理。」

但身為堂堂美國總統卻染疫,川普雖然快速出院、直呼自己已「免疫」,但他狂妄的魅力,這次很可能因為一株病毒而失去效用。維吉尼亞大學政治學者薩巴托(Larry Sabato)表示:「攻擊拜登失智的聲浪已經趨緩,因為生病的是川普,不是拜登。況且,拜登的失言往往是無害的。」

不管明年是誰入主白宮,疫情延燒、經濟下滑,已使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顏面盡失,再加上兩位候選人競相失言失態,全球老大哥變成這般模樣,不禁讓人驚到下巴掉下來。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中國比較希望誰當選?川普拜登「對中政策」比一比

一場葬禮要價半年薪水⋯「死不起」的年輕人,讓省錢又潮的科技殯葬爆紅!

該留多少資產給子女?世紀奧美創辦人給50+:身為過來人的3個良心建議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