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億圖檔3/一段NFT數據花天價購入 社群認同才是售價關鍵

·4 分鐘 (閱讀時間)
奧丁丁集團商務長王剛和指出,每個NFT都被賦予獨一無二的價值,因此有其稀缺性。(圖/CTWANT資料照、翻攝自OpenSea)
奧丁丁集團商務長王剛和指出,每個NFT都被賦予獨一無二的價值,因此有其稀缺性。(圖/CTWANT資料照、翻攝自OpenSea)

[周刊王CTWANT] 不只幣圈人士或青少年湧入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交易市場,就連國際企業也忍不住窺探NFT到底有什麼吸引力,包括VISA、麥當勞、微軟等均陸續推出NFT項目,這場NFT掀起的數位淘金狂潮,價值到底在哪裡?

對多數人來說,1幅梵谷創作的《雛菊與罌粟花》賣出6,100萬美元(約新台幣17億元)都可以理解,但1張由平面設計師暨動態藝術家Beeple所創作《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每天:最初的5千天)》僅存在於電腦中的圖片,也賣出6,900萬美元(約新台幣19.4億元)就讓人難以接受。

專注於區塊鏈應用的奧丁丁集團商務長王剛和解釋, ,每一個NFT可視為獨立的創作品,也就是說,每一個NFT在被鑄造(Mint)、上鏈的同時,被賦予了獨一無二的價值—即此時、此地、此刻,僅此唯一鑄造而出的存在。

由於NFT以區塊鏈為底層,具溯源、不可竄改的本質,站在收藏、投資角度來看,能夠為後世紀錄下某一個特殊時刻的作品;以Beeple所作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為例。有180萬粉絲追蹤的Beeple,也與 LV 、 NIKE 等國際品牌合作,他的作品抽象又奇幻,反映了他對社會、科技、財富等情緒,也記錄美國社會的變動。

對於NFT的天文數字售價,KKBOX前副總經理、諾利嘉創辦人暨董事長織田紀香解釋,「NFT的售價高低,不像一般商品買賣靠著品牌或鑑定來定價,而是靠著在推特、Discord等社群散播途徑,建立口碑價值,融入了『社群認同』、『社群榮譽感』。」

諾利嘉創辦人暨董事長織田紀香(陳禾穎)表示,NFT的價格主要取決於社群。(圖/馬景平攝)
諾利嘉創辦人暨董事長織田紀香(陳禾穎)表示,NFT的價格主要取決於社群。(圖/馬景平攝)

「社群中多數人都是匿名的,彼此買到的收藏品會去比較,當你花更多錢買到稀有、獨特的收藏品後,你就會在社群中獲得『社群榮譽感』,而這些人本身就擁有很多加密幣,早已剝離法幣的價值觀,對他們來說,逛NFT平台就像逛街一樣,看到喜歡就直接買。」織田紀香進一步說。

至於NFT的稀缺、獨一無二的特性,會不會有被複製、盜用的可能性,或者創作者再次發行相同的作品,導致先前購入的NFT跌價?

若以黃明志的《玻璃心》為例,王剛和解釋,因為《玻璃心》NFT 這最初 99個 區塊,在區塊鏈上紀錄地清清楚楚,也無從竄改,就是唯一且獨一無而二的 99個。

如買進原始99個NFT的買家當成投資,就跟所有現存的其它投資標的一樣,價格漲跌為市場機制,後續推出的#100至#200,甚至更多,究竟市場往上還是往下,該繼續持有還是及早售出,屬於買家投資盈虧自負、自我負責的一環。

創造出加密龐克(CryptoPunks)的Larva Labs,近日又推出最新力作Meebits。(圖/翻攝自Larva Labs)
創造出加密龐克(CryptoPunks)的Larva Labs,近日又推出最新力作Meebits。(圖/翻攝自Larva Labs)

在NFT平台上的圖片、歌曲、影片,每個人都可以瀏覽,如此一來,NFT買家擁有的是什麼?

王剛和說,「買家買到的不僅僅是歌,是話題,更是這個時代的特殊集體記憶。歌曲可以免費共享,可以隨時下載來聽,但這個時刻上鏈成《玻璃心》NFT的 的區塊, 就只有這 99個,對這個議題感到值得紀念的民眾(人數),遠超過販售的99個NFT數量,所以『稀缺性』是將來可能持續增值的根本原因。」

但要注意的是,若想買到特定NFT,須先搞懂購買的平台以及貨幣,而且,不是所有的NFT都可隨便買隨便賺,實際上在NFT平台中能夠賣出的作品只有5%。此外,包括台灣在內,各國均無NFT相關法令,買家賣家的糾紛或詐騙,均無法令可管,也無警察政府可保護。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11月18日在立法院財委會表示,NFT屬於藝術創作,非代幣銷售也非防洗錢範圍,目前尚未納管,未來會研究是否會影響金融穩定,或者是否有助於產業發展,才考慮納管。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19億圖檔4/盤點10大最貴NFT 頭像、貼文、圖片都上榜
風水輪流轉1/朱立倫陷入當年馬英九封核四氛圍 後勢恐灰頭土臉
女友力爆棚1/王信凱化身小男人 街頭依偎王麗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