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籐專欄:「十月驚奇」 能否拉下拜登

黎蝸籐
·12 分鐘 (閱讀時間)

上周三(10月14日)起,紐約郵報陸續刊登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亨特)的「醜聞」,掀起了保守派聲稱的「十月驚奇」。

大致來龍去脈是,有懷疑是亨特的人把筆電拿去維修卻沒有取回。於是店主在查看内容後,發覺電郵内容有異,把硬盤給了FBI調查,自己留下了一個副本,後來給了川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則和班農合作,在適當的時機通過紐約郵報抛出材料,自己也在接受採訪時不斷「加料」。

到目前爲止,公佈出來的郵件的「黑料」主要有三個部分。第一,是指控亨特搭路給烏克蘭的企業Burisma Holdings結識拜登。第二,亨特和中國的華信能源葉建明曾合作創辦公司,裏面牽涉數千萬美元的顧問費,也有懷疑老拜登在公司也有股份。第三,有傳電腦裏還有亨特和未成年少女交往的色情内容。

此外,右翼網站布萊巴特網(班農創立的網站)還在16日爆料,亨特被舉報,2011年為中共企業家俱樂部安排與拜登在白宮會晤。

根據報導,朱利安尼在去年底就獲得這個硬盤(硬碟),硬是「憋到」現在才發出來,主要原因當然是想發個大新聞,刻意搞個「十月驚奇」。

紐約郵報陸續刊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兒子的「醜聞」,掀起保守派聲稱的「十月驚奇」。(圖片截至紐郵網站,合成圖片)

美國台灣兩樣情

有趣的是直到10月21日爲止(這個時間點很重要,見下),此事在美國還波瀾不驚,不足以稱爲「驚奇」。倒是在台灣和海外中文社交媒體,報導和討論造成的回響比美國大得多。在中文社交媒體中,還加上了拜登父子都是戀童癖、販賣「幾百萬」中國女童的情節;還說亨特「捅死了」中國女童。在台灣和海外中文媒體,則把此事和「江習内鬥」拉上關係,一股濃烈的「大紀元加郭文貴」的風格。

此事一開始在美國波瀾不驚,當然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到目前爲止,整個事件都沒有獨立的、具備公信力的機構背書。現在大概知道,真的發生過有人把硬盤交給FBI這件事,但交給FBI已是去年的事,過了一年FBI也查不出任何名堂,即沒有抓亨特,也沒有抓拜登。FBI不出來,還得勞煩川普的御用律師出馬,平添上黨派之爭。這早就令事件的可靠性打上問號。

現在公佈的幾份郵件是不是真的且不説。就算是真的,單郵件内容也沒法得出確定的結果,更不提那種把個別郵件單獨抽出的做法,非常容易抽離整個事件的脈絡。由於存在大量留白空間,這些都是炮製「陰謀論」的素材。朱利安尼正是炮製陰謀論的好手,無奈他炮製得太多,名聲早就定型了,只能對「粉絲」有效。班農的名聲也差不多,如果不是更固化的話。

「黑材料」不夠新,也不夠有力是重要原因。

在烏克蘭問題上,在過去兩年彈劾川普「通烏門」的時候,已爆炒過一次。參議院通過調查,也對所謂「拜登利用權力阻止烏克蘭調查自己的兒子」一案做出正式結論,認爲拜登「沒有不當行爲」。

現在的「新料」,就是亨特安排烏克蘭Burisma Holdings企業家見拜登。郵件顯示,企業家感謝亨特的安排。拜登出示當日記錄,說沒有專門會見,但不排除是一個活動上非正式地遇上過。無論非正式地會見,還是正式地會見,這在華盛頓的游説文化中是最平常不過的一件事。即便真有會見一事,也不等於非法地給了什麽好處。更何況,亨特本人就是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因此,這個指控其實上是「弱爆了」。

在「未成年少女」的問題上,如果硬盤上確有這些材料,那麽由朱利安尼爆出來,只會嚴重降低事件的可信性。與未成年少女性交是重罪,收藏未成年兒童色情品也是重罪。而且美國警方對這些問題非常重視,一旦發現,莫説是拜登的兒子,就是拜登本人也逃不過去。(那種「民主黨高層可以隻手遮天」的陰謀論不要去相信。)硬盤既然一早就交給FBI,朱利安尼又説向達拉華州警方報警,那麽FBI和警察至今沒有採取行動,這是何解?

網上有説法是,亨特和「未成年少女」色情短信,傳了自己的裸照。如果是這樣,那麽確實游走在犯法和不犯法的邊緣。色情短信(sexting)是有來有往的,如果是兩廂情願的,不算「性騷擾」。如果傳送了少女的裸照,那麽就是「兒童色情」,不但亨特有罪,少女自己也有罪。但如果只傳送了亨特自己的裸照,這樣就不算「兒童色情」。是否有罪就很難說,也因州而異。如果是這樣,警方不介入也就可以理解了。如果屬實,亨特固然在道德上不怎麽樣(這個也見仁見智),在法律上很可能就無罪了。

朱利安尼在去年底就獲得這個硬碟,硬是「憋到」現在才發出來,主要原因當然是想發個大新聞。(湯森路透)

在華盛頓其實不值一提

在中國問題上,有指亨特搭路安排拜登接見中國企業家代表團,這件事放在華盛頓更不值一提:一衆華盛頓顧問公司就專門做這種事(見後)。

以上幾點都主要和亨特有關和拜登都太大沒有關係,肯定無法掀起大波浪。然而,亨特和華信能源一事卻非常嚴重,這裏詳細分析一下。

郵件顯示(疑似)華信能源的主席葉建明(又名「葉簡明」)先是承諾給亨特公司一筆龐大的顧問費(涉及金額數千萬美元),後又提議乾脆合夥成立一間顧問公司,股份對半分,以後更好地財源滾滾。其中一封郵件,討論到股份具體分配,20%歸亨特,10%由亨特替「大人物「(The Big Gay)代持,另有20%股份則由一個JB的人所有。這個大人物所指誰人,郵件中沒有明言。

如果事件到此爲止,雖然不免令人想起令人厭惡的政商勾結(如果亨特不是拜登的兒子,即便他是個律師又何德何能拿幾千萬)但依然波瀾不驚。亨特的「腐敗」媒體已討論過不知多少次。

但在10月22日凌晨,紐約郵報刊登出一份聲明,一位聲稱這家「合夥公司」「中國鷹」(Sinohawk Holdings)CEO的波卜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實名指控那個大人物就是拜登本人,JB則是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三人股份加起來正好是一半)。波卜林斯基說自己是被亨特招攬入公司,但此後發現拜登家族背著自己通過這家公司從中國拿了幾百萬美元。波卜林斯基還說自己有「大量的材料支持自己的説法」,已在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的要求下提供給他們確證其真實性。他還説,在公司内部被提醒,不要在文本中提及拜登的名字。

一下子,整個形勢爲之一變:這次不再是不知真假的材料,而是活生生的證人在此;也不再只關乎亨特,把拜登也直接地牽涉在内了。

當然,波卜林斯基的一家之言,也不足以採信。既然參議院的委員會已經拿到那些「證據」,大可先等他們確認結果出來再說。

這裏假定波卜林斯基的爆料是真的,這件事有多嚴重呢?

從法律上說,假設此事發生在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那麽若經證實,他幾乎可以肯定會鋃鐺入獄。但事件發生在2017年,拜登當時已卸任副總統,是「平民」,參與這樣的公司不構成利益衝突,也不牽涉犯罪。

在法律上還可能牽涉到隱瞞收入的問題,這比收受中國利益的「罪名」大多了。拜登的退稅表已公開,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什麽問題。這還有賴稅務專家仔細檢查能否找到蛛絲馬跡。當然,拜登在政壇這麽久,稅表又隨時準備公開,也都找專業公司處理,如果通過「代持」,也未必能留下痕跡。

但即便拜登在法律上可以過關,若調查屬實,在政治上也會受重創。

華信能源是中國的白手套已廣爲人知,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左)曾代表華信能源向非洲兩國高層行賄。(維基百科)

拉下拜登的關鍵

拜登家族(主要是兒子亨特和弟弟詹姆斯)利用拜登的名氣撈錢,並非什麽新聞。從2006年兩人合夥買了一間叫Paradigm Global Advisors的公司起(這家公司因與一間涉嫌龐氏騙局的投資基金的關係在2009年解散),亨特就開始那種「游說+顧問+投資人+法律代表「的一條龍政治生意(亨特本人是律師)。

華信能源是中國的白手套現在廣爲人知。而亨特和葉建明很早有合作,2015年曾幫助華信能源投資了4千萬美元,在路易斯安娜州的猴子島液化石油氣公司(Monkey Island LNG)。

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卸任後,擔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時,代表華信能源向非洲兩國高層行賄,2017年11月被美國起訴違反海外反貪腐法和洗黑錢,最後被判入獄三年。不久前才放出來。當時,亨特也是何志平的代表律師之一。

東窗事發後不久,華信能源的名聲臭了,葉建明也被中國抓了起來,此後兩人如何合作就不得而知了。

郵件中的信件是2017年5月,「中國鷹」則在2017年5月15日在達拉華注冊。這在華信能源東窗事發前,當時公司的名聲還沒臭。

(如果事件屬實)「當時不知道華信能源的底細」或可成爲拜登的理由,但拜登的政治判斷力,已必受到很大質疑。而在華信能源東窗事發後,拜登有沒有退出股份?或者在拜登宣佈參選總統後,拜登有沒有退出?「中國鷹」幹了什麽事(這家公司沒有什麽名氣)?如果從事遊說時有沒有申報和中國的關係(見後)?資金流動如何?這些也都將是共和黨和媒體阻擊拜登的關鍵。這些都是能否拉下拜登的關鍵。

這種事在選舉期間非常重要,但也不必把事件在選舉後的嚴重性誇大。

有人認爲,中國這樣就會「抓住拜登的把柄」,拜登當選後就能「控制美國總統」,這些都言過其實。如果拜登選上總統,又沒有非法勾當,最多被人質疑「判斷力不足」,留下政治污點,不會有更大的政治風暴。什麽「控制拜登」云云,更是笑話。

美國擁有世界獨一無二的遊説文化,這種政治傳統為政商交易提供了合法和方便之門。政客依靠當官時積聚的人脈,摸清門道,脫下官袍變成說客,繼續遊走在政商界。政客子弟也在父母的庇廕下,強則形成「家族」政治,弱也可以依靠「人和」撈錢。亨特自己是律師,但顯然也是「靠父幹」撈錢那一類。

華盛頓是個沼澤,這點誰都清楚。2016年川普的「抽干沼澤」(Drain the Swamp)口號就獲得不少人的支持。然而,川普上臺之後,不但沒有抽干沼澤,反而把為沼澤「多加了一批鱷魚」。川普自己就是裙帶關係最嚴重的總統,女兒女婿「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操控白宮實權;女婿掌管中東事務,他的中東生意蒸蒸日上。總統自己到英國出訪不忘繞道蘇格蘭為自己的酒店宣傳,把自己商業經營的莊園作爲接待外賓的場地(用公帑買單)。這種當官、賺錢、建立人脈「三不誤」,豈非比亨特單純撈錢腐敗得多了?因此,這次選舉,川普再說「抽干沼澤」就沒有什麽用了。

華盛頓的遊説文化非常不好,但至少到目前,沒有更好的方法,只能加強監管,增加透明度,讓他們雖然能賺錢但至少在合法的範圍内。在某種意義上,遊說文化是「只能接受的惡」。

值得指出的是,在美國,收錢替外國外國游説是完全合法的,這也是亨特之流賺錢的空間。但是遊說人必須要申報自己和外國的關係。川普2016年的選舉顧問馬爾福那就因替烏克蘭游説沒有申報而被判有罪。因此,中國鷹幹了什麽事,如果從事遊說有沒有申報與外國的關係,也相當關鍵。

※作者為旅美學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成為台灣電競產業人才,就從新北電競基地開始 !

【影片】快來成為魔法師!「哈利波特—回到霍格華茲」快閃店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