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美國半導體「再次領導世界」,台灣該高興嗎?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白宮12日召開晶片視訊峰會,總統拜登在與全球以半導體為主的19家企業執行長開會時表示,美國要加大投資並掌握半導體供應鏈,準備「再次領導世界」,成為全球晶片業領導者。這個政策的推動與落實,對全球半導體產業、當然還有台灣,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這個視訊峰會說是要研商晶片短缺的對策與供應鏈問題,因此參與者也包含近來飽受晶片缺貨之落的通用等3大汽車廠、科技巨擘谷歌,但最受矚目的當然與會的半導體企業,除了英特爾外,還有台積電、三星等「外商」也參與。

假想敵與目標當然是中國,拜登就說:「我們對半導體和電池這類領域非常感興趣,這是他們(中國)正在投入的領域,所以我們也必須(投入)」,他認為美國已經對半導體產業無重大投資,現在必須有更積極的動作以超前全球競爭者,目標則是「再度領導世界」。

半導體技術是起源於美國,二戰後貝爾實驗室的蕭克立等3位科學家發明電晶體並獲得諾貝爾物理獎,之後蕭克利到矽谷成立公司、公司出了「8叛徒」出走創立「仙童半導體」,這家「仙童」成為矽谷人才搖籃,創始人和員工出來開設與投資的公司超過 130家上市企業,裡面包括了 Intel、AMD 等公司,市值達 21 兆,整個產業依照莫爾定理快速進步,最後開創一整個世代的科技產業,創造出數近十兆美元的產業、改變全人類的生活,當然,也成就了「矽谷」,早已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傳奇故事了。

但美國似乎未長期維持半導體生產的優勢,80、90年代一度是日本成為執半導體生產之牛耳,當年美日貿易戰,美國逼迫日本對半導體出口設限並進口美國半導體,是其主軸之一。之後半導體生產重心又移到亞洲其它國家,其中又以台灣與韓國為主,大陸則是後起的追趕者。

依照美國半導體協會的統計,90年代美國半導體在全球占比37%,現在只剩下12%;這次中美貿易戰、科技戰,再加上汽車晶片短缺現象,美國因無法掌握生產而不安,這就是為什麼拜登政府要投資500億美元在半導體,而且把半導體產業與供應鏈相關都列入其2兆美元基建計劃中的原因,他決定要在半導體領域,讓美國「再次領導世界」。

事實上,在這件事情上,美國很可能是「過份謙虛」了,因為在半導體領域上,美國無庸置疑的已經在「領導世界」。

半導體產業的市占率有不同的計算方式,不同的專業機構的數字亦會有不同,但最粗略的分類是先分成無晶圓 IC 設計公司及垂直整合生產半導體公司─即所謂的整合元件廠 (IDM);智慧手機處理器的大咖美國高通、博通,或是繪圖晶片龍頭輝達算是前者,英特爾是後者。依照IC Insights 去年的調查顯示,美國半導體在IDM營收比重占全球的51%,在無晶圓廠營收占比65%,綜合比率達55%下居全球之冠,排名第2的韓國比率為21%、第3名歐洲為7%、第4名台灣為6%,坦白說,這個數字顯示美國企業完全主導全球半導體市場。

而如果再細看各領域,如談10大半導體廠商,名單中美國廠商過半,看前10大IC設計公司,美國廠商同樣過半;半導體設備廠商中,同樣是美商占有絕對優勢,如以晶圓處理設備而言,全球排名前5名廠商中,美國就佔據了3席,市占率超過4成;其它相關核心技術,美商掌握的也是最多─只要看看美國打華為時祭出「源於美國技術比例N%」造成的影響,大概就知道其威勢了。

因此,這次拜登說的「再次領導世界」,所指其實就只是強化美國半導體的生產製造領域,而這部份正好就是台灣的強頂─而且幾乎是唯一強項;台灣幾乎已無IDM,重心都在晶圓代工,全球市占超過6成,這是一個百分之百聚焦在生產工藝水準的行業。

美國要增加與強化其生產製造,對台灣的半導體是否最後變成直接的競爭、甚至削弱台灣應半導體帶來的地緣優勢,是有其隱憂,當然,還有前綠委郭正亮擔心的「掏空台灣科技人才」的問題;美國半導體「再次領導世界」,台灣未必要高興,因為不能確定到底會帶來怎麼樣與多大的影響。

與此同時,全球最大的半導體進口市場、也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中國,也在撒大錢的投資半導體,雖然中國半導體技術上仍落後台灣2個世代,在美國封鎖下將更難取得進展。但長期來看,終究是會取得進展,只是成本更高、時間更長,台灣對此也該有所因應與準備。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半導體戰國降臨,美中韓都想取代台灣:狂買半導體製造設備,中國超車我國成全球最大買主
相關報導》 台灣晶片代工停一年,全球損失14兆!日經:拜登若想改變現狀,就得有所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