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49.7萬張成交量!長賜輪已被埃及扣船求償 長榮多頭氣勢壓空頭

·6 分鐘 (閱讀時間)

長賜輪雖已脫困,但目前被運河當局扣船,後續可能衍生數年的法律糾紛,但6日最後是由多方勝出,盤中上漲2.4%,朝50元邁進。(圖片來源/空中巴士衛星)

長榮海(2603)在清明連假後第一個交易日,一開盤才15分鐘就爆出12萬張的天量,空頭一度佔上風,下跌到46.05元後引多頭大反擊,瞬間翻紅拉高,終場收在49.5元,成交爆量達49.7萬張,一掃外電上周報導埃及方提出10億美元求償的陰霾,長榮官方也在連假前的法說會上表示免責,然而中再保前總座邱展發投書媒體指出,長賜輪已被埃及當局扣船求償,「長賜輪的囧途不會那麼快結束」,並點出4大訴訟風險。

長榮海運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業績反而大好,調漲運費,法人預估今年EPS將超過10元,股價也從去年8月11、13元多起漲到48元,周成交量曾創下293萬張的天量,法人已經喊到60元,沒想到長賜輪在埃及蘇伊士運河卡船一周,跌破大家眼鏡,連假前2日,外電對於長榮面臨求償風險的報導傳到國內,融券兩天就爆量6千多張。

長榮早盤爆大量40萬張,多頭氣勢壓過空頭

長榮的多空雙方最近對外電報導都極為敏感,6日的長榮走勢先下後上,多頭似乎在早上10點之後接管盤勢,在49.2元上下,漲幅約2.4%,許多網友喊讚「老天爺給大家一個公道」、「差點被洗掉一定要抱緊處理」、「早上恐慌的那群智障呢」多頭氣氛十分高漲,收盤時大漲3.34%,收在49.5元,另外萬海也漲了2.68%,收在57.4元,陽明更是以漲停作收,收在44.15元。

長榮的多頭走勢似乎因連假前最後一個交易日(4/1),長榮總經理謝惠全在法說會上的喊話所穩住,他表示,由於長榮是向日本正榮汽船租船,事故發生主要由船東負責,根據《海事法》17項免責條款規定,雖長榮是貨物負責人,但延遲的部分,基本上免責,且有保險公司理賠,因此長榮海運曝險低。

然而,同樣是長榮出身,當過船長的中再保前總座邱展發投書媒體指出,「現在長賜輪還被扣在運河,何時能開航就要看船東的責任險P&I提供擔保的速度」,意即,責任險公司要先拿一筆錢給蘇伊士運河當局,才有可能放船,他還解釋,長榮和船東可能面臨四大筆求償或者衍生的訴訟,因此「長賜輪的囧途不會那麼快結束」。

長賜號被扣在蘇伊士運河,必須「提錢」才能放船

第一,最大一筆索賠就是來自蘇伊士運河當局,單次通行費依船噸大小每艘20萬-50萬美元。這次被堵住的大小船舶約600艘,運河當局幾天下來損失約1.5億美元,目前外電報導蘇伊士運河當局已向長賜號求償10億美元。

再者,邱展發指出,為了確保有效追償權,運河當局應該不會輕易讓長賜輪駛離運河,華盛頓郵報4月2日也報導「長賜號恐因訴訟而無法駛離蘇伊士運河」。

他分析說,要進行法律訴訟必然曠日費時,最可行的做法是由船東的責任險人P&I出具讓運河當局滿意的擔保,「現在長賜輪還被扣在運河,拿到擔保後才會讓船貨離開。而且,長賜輪太大,大到無法走巴拿馬運河,所以往後還是得過蘇伊士運河」。

還有,關於救難公司部分,因船貨價值不斐,將由仲裁決定的報酬鐵定會非常高,這裡暫粗估2-5千萬美元。因仲裁行動不可能半年內有結果,救難公司為了確保其債權,勢必要取得足額的擔保才會放行船貨。所有貨物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就必須提供好擔保,否則貨物無法提領。

長榮當局認為免賠,前再保總經理認為還沒完

第三筆索賠,是幾百艘被耽擱過河的船舶可能對長賜輪船東求償經濟損失。他認為,依管轄法院不同及各地適用法律的不同,難免有些船舶會採用扣船策略,這將會使長賜輪船東煩不勝煩。

第四個訴訟比較複雜,長榮向日本船東租船衍生的彼此訴訟,邱展發表示,就是由保險人主導的拒絕分攤共同海損法律行動。其實單一貨主承擔的分攤額並不算多,但保險公司所累積的額度就很大。要拒絕分攤就必須主張船東有過失甚至適航性問題,無論如何,未來冗長的法律攻防勢必會發生。

一位產險公司總經理表示,船東責任險P&I 保險(Protection and Indemnity Insurance)是一群船東組成的組織,分攤船東對於運送貨物的風險,但也有賠償責任上限,例如船東的公司價值2億,承攬10億的貨物在海上翻船了,船東不會賠到自己倒閉,另一方面,責任險不可能賠償賠到自己倒閉,都有責任上限,還有關鍵的肇事原因釐清問題也會影響到賠償。長榮的事件不論各方多空觀點為何,陷入法律訴訟是一定。

不論多方還是空方勝出,未來連年訴訟是免不了的

但邱展發最後主要觀點認為「長榮的有形損失幾乎是在分攤共同海損,這在長榮所安排的保險都有理賠」、「貨主(長榮)可主張船東過失而拒絕分攤共同海損,通常是透過集體訴訟,成功率並不是沒有」,所以「這事故造成長榮的損失與衝擊,其實跟其他航經蘇尹士的航商差不了多少」。

根據他的結論歸納,第一,日本船東及其承保的責任險公司P&I要出面賠償。第二,貨主包括長榮等其他公司,可能向日本船東求償,但不一定會勝訴,這意味著,長賜輪卡船所衍生的官司,法律上的訴訟與求償,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更多信傳媒報導
太魯閣號出軌》政治責任誰來擔?由交通部次長代理台鐵局長 衍生管理系統錯亂問題
太魯閣號出軌》日經:糟糕的基礎設施安全記錄是落後的象徵
太魯閣號出軌》如果究責到此為止..那50位罹難者的血也將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