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研院看世界-打通膨美擬降陸關稅 並適度降低職缺

自2021年初以來,各國經濟雖逐漸從疫情中復甦,但開始被橫掃全世界數十年難得一見的高通膨吹皺一池春水。由於全球供應鏈一直未能恢復疫情前水準,部分國家疫情期間採用財政擴張挽救經濟卻未及時收手,再加上2022年2月開始的烏俄戰爭,持續的物價上漲似已越演越烈,各國固然都在經歷物價狂飆的影響,但主要成因以及解決之道可能有所不同。

美國因應高通膨,目前可能有幾項發展方向。在政府行政部門方面,其中一項解決通貨膨脹的可能方案,就是降低川普政府所訂立中國進口產品懲罰性關稅稅率。拜登總統於2022年5月下旬亞洲行中,公開承認政府內部正研擬降低對中國徵收的關稅方向及項目,甚至指稱對從中國進口品課徵關稅是上屆政府決策。

不同於貿易代表戴琪持開放對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但短時間內不會取消中國貨品徵收關稅的態度,財政部長葉倫則主張以降低關稅對抗通貨膨脹。其主要立論為前朝徵收的貿易戰關稅,對消費者和企業造成了更大的傷害,且在與中國有關的問題上一無所獲。雖然2019年美中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然而從2020年至2022年,中國僅購買了其根據協議承諾購買的美國出口產品的57%,甚至不達美中貿易戰前的進口水準。

換句話說,中國實際上完全沒有履行額外購買2,000億美元出口承諾的協議。降低關稅一方面緩和美中政治和經濟緊張局勢,順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紓解美國國內通膨。儘管徵收關稅在政治上具吸引力,尤其對工業沒落的地區,但它們往往伴隨通貨膨脹而懲罰消費者,特別是所得較低者。由於關稅通常具隨納稅人收入和財富增加,而實際稅率逐步遞減的累退稅(Regressive Tax)作用,減徵對低收入家庭的獲益較大。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是,聯準會將專注通貨膨脹控制,適度的減少職缺和增加失業率,降低決策中對勞動市場的考量。如同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美國的央行系統一方面需要穩定物價水準,另一方面需要推動充分就業。

在過去將近半世紀,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定義可接受的自然失業率約為4.4%上下。由2017年下半年到2020年初,美國失業率都低於此數字。而在2021年11月後經濟復甦,失業率再度長期低於自然失業率,2022年6月僅有3.6%(7月公布的數字)。因此,聯準會的態度極可能希望在不大幅增加失業率的情況下,逐漸降低職缺率,避免薪資水準繼續攀升,形成物價上漲的壓力。然目前勞動參與率雖由2020年瘟疫發生最慘時的60%,逐漸回升到62.3%(2022年6月),但仍低於瘟疫前之水準(63.3%),更遠低於2008年金融風暴前近30年的66.5%平均水準。美國的央行系統因此也需要謹慎考量,拿捏如何降溫勞動市場,避免一場自作自受的經濟衰退。

美國此次的通貨膨脹,也讓人省思放任製造業外流他國,掏空生產能力,全球化讓供應鏈既長且弱的後果。由於廠商以及資本市場追尋股東權益極大化,一味將本求利之下,忽略了系統風險可能造成的影響,甚至這種結構會帶動系統風險的增加。現代社會各商品以及產業關係錯綜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旦數項商品短缺,極可能帶動整體經濟的供需失衡,誠可以為其他國家之殷鑑。

更多工商時報報導
英業達 攻5G專網智慧工廠
廣達將秀5G專網與AI實力
中國與瑞士擬股市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