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市:定價出爐或成史上最大IPO 中美交惡凸顯中企出海風險

·6 分鐘 (閱讀時間)
Jack Ma
Jack Ma

10月26日螞蟻集團公告,在中國大陸的A股發行定價每股68.8元人民幣,香港的H股定價每股80港元。兩個市場同步上市,總融資額為2300億元人民幣,約為340億美元。

這一融資規模將超越去年12月沙特阿美創下的294億美元全球最大IPO紀錄。全球史上最大IPO(首次公開募股)呼之欲出。

作為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集團籌備上市的同時,也有美國政客試圖對其制裁。對此螞蟻回應,對任何行政部門的討論毫不知情,且其主要業務在中國進行。

然而,在中美交惡的大環境下,螞蟻集團的全球化願景面臨新的不確定性。

在其招股書中,螞蟻集團也表達擔憂稱,「地緣政治衝突已導致中美關係緊張,這一不利趨勢可能會繼續,從而可能對其業務和經營業績造成負面影響。」

alibaba
alibaba

超越沙特阿美

按照目前公布的發行價,螞蟻集團將在A股科創板融資超1149億元,創下A股最高紀錄;在香港H股融資金額約合人民幣1150億元,這是2010年友邦保險(AIA)205億美元上市交易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IPO。

340億美元的IPO規模已然創造歷史,若A股和H股的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融資金額還將再多出345億元左右。

如無意外,螞蟻集團上市融資的總規模將打破去年12月沙特阿美創下的294億美元全球最大IPO紀錄。

對此,身兼阿里巴巴創始人以及螞蟻集團控股人的馬雲並不諱言。上周六,他公開表示,「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融資定價。」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阿美之前的紀錄保持者,是馬雲創造的另一家公司阿里巴巴在2014年創下的250億美元紀錄。

與阿里巴巴不同的是,阿里當時持股比例較大的是日本的軟銀集團和雅虎,馬雲和管理團隊持股不到10%,按照「同股同權」架構失去絶對控制權。

螞蟻則無此憂慮,招股書披露,馬雲本人持股8.8%,並通過直接及間接方式,合計控制50.5177%的螞蟻集團股權。這代表馬雲通過持有單一類別的普通股股份的投票權,已對公司擁有絶對控制權,無需通過持有擁有額外投票權的股份控制公司。

馬雲在紐交所
阿里巴巴2014年在紐約上市,規模達250億美元,創下歷史記錄。

螞蟻為何能獲得高估值

通過小微金融服務,「螞蟻」用不到十年的時間,在私募市場估值超過1500億美元,早已成長為「大象」。

按照已公布的定價計算,螞蟻集團滬港兩地同時上市後,整體估值將超過2萬億元人民幣,已超過中國傳統四大商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這很可能意味著,上市成功後,馬雲及其團隊打造出繼阿里巴巴之後第二個萬億級企業。

高估值背後,是螞蟻利潤的逆勢上揚。上半年疫情影響下,中國經濟萎縮,根據招股書披露,2020年上半年該公司淨利潤達到219.23億元,同比增長1158.7%。

alibaba
在提交招股書前,螞蟻集團剛剛更名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起家於支付的螞蟻集團,以不再僅僅局限於Paypal一樣的僅以支付為主的商業模式。

比如,其微貸科技平台下的消費信貸產品——花唄、借唄、網商貸等,主要面向個人和小微經營者,逐漸成長為一頭「現金牛」。僅今年上半年,收入達285.86億元,同比增長59.5%,佔總營收的四成。

再比如,在理財領域,除了餘額寶,170家機構在螞蟻的平台上提供了超過6000種產品,管理總資產規模超過四萬億元。螞蟻在四萬億中「只取一瓢」,收入也相當可觀——今年上半年,理財科技平台收入112.83億元,同比增長56.25%,佔營業收入之比15.56%。

在提交招股書前,螞蟻集團剛經歷一次更名——原本為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去掉了「浙江」和「小微金融服務」,加上「科技」,更名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此舉似乎意在弱化金融屬性,強化科技屬性。從市場現狀來看,相比金融公司,科技公司更容易獲得高估值。

Jack Ma
Jack Ma

中美關係交惡是否會影響螞蟻

上周末,馬雲還表示,在紐約以外進行這麼大規模的定價這是第一次,「在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我們想都不敢想,但是奇蹟就是這麼發生了」。

隨著中美關係惡化,「脫鉤論」甚囂塵上,中國科技公司開始青睞於在香港,甚至是上海科創板上市,而非通常的目的地紐約。

舉例而言,在TikTok禁令的風波中,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的身影頻現。其實在螞蟻集團的海外擴張中,也出現過這個機構的戲份。

2018年初,美國外資審議委員會(CFIUS)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螞蟻金服與速匯金(MoneyGram)的併購計劃。這宗價值12億美元的交易破裂,對螞蟻的海外擴張是不小的打擊。

Ant
Ant

螞蟻集團今年8月提交招股書後,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即發聲要求華盛頓應出手阻止。其後,有報道稱,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對螞蟻集團和騰訊的支付系統的限制。

但分析師認為,這對螞蟻上市影響不大,因為海外收入約佔螞蟻集團的5%或更少,這意味著美國收入的貢獻會更少,即便真有禁令更多是為阻止螞蟻集團未來在美國擴張,但這應該不會馬上影響該集團的估值,因為它在中國還有更多的增長空間。

在招股書中,螞蟻集團也表示,地緣政治衝突已導致中美關係緊張,這一不利趨勢可能會繼續,從而可能對其業務和經營業績造成負面影響。

招股書中還特別提到幾起事件,包括2020年8月5日,美國政府宣佈計劃擴大其「清潔網絡」計劃範圍, 其中包括限制中國公司提供的應用程序,以防止美國公民最敏感的個人信息和商家最有價值的知識產權被中國企業可接觸的雲系統儲存和處理,其對象就包括阿里巴巴。

美國威脅針對中國的出口管制、制裁、貿易禁運和其他更嚴格的監管要求,則引起了該集團「在廣泛領域內面臨越來越多監管挑戰或更嚴格限制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