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民國的迷走 台灣的昂揚之二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民國的迷走 台灣的昂揚之二
蔡詩萍》民國的迷走 台灣的昂揚之二

〈民國以後,蔣介石、毛澤東都在「帝王迷思」裡迷走!〉

為何我要說「民國的迷走」呢?

孫中山帶領的革命,確實是要建立民國,以臻共和的。但,民國的迷走,第一個挑戰是,陷入中國歷史的朝代循環夢魘。我們不妨回頭看看中國現代史。晚清之後,內外交困。傳統朝代的崩解徵兆,已經是有識之士普遍共識。

只是跟傳統中國不一樣的,晚清之後,中國已經跟世界接軌,國家未來的出路,已非傳統改朝換代的「易姓家天下」唯一選擇。資產階級民主,社會主義思維,種種思潮與對現實的改造,都進入了中國。

但,歷史證明了,辛亥革命之後,中國陷入分崩離析局面,一如秦漢之後魏晉南北朝,一如唐朝之後五代十國,軍閥割據只是重演歷史朝代循環論的噩夢而已。

為何?巨大的恐龍,要轉身,不容易。

領導者,真正走出傳統帝王將相思維,仍需要學習魄力與時間。看看蔣介石的心態,看看毛澤東的心態,不難得知。若用「年鑑學派」結構史學,大歷史的角度看(例如,黃仁宇的大歷史),走向歷史的合理化趨向,都是有過程做代價的。

因此,民國是「迷走」的。迷走於內憂(軍閥混戰,國共內鬥)與外患(日本侵略)。於是,民國的宗旨,人民當家做主,共和體制,從未真正實現過。

在中國大陸取國民黨而代之的共產黨,完全標榜馬克思主義,鄙夷西方資產階級民主體制,而以一黨專政,武裝革命取得政權。雖然號稱「人民民主專政」,但領導人何曾「透過人民」做選擇?共產黨執政何曾經由什麼民主程序讓人民來置喙?沒有。從來沒有。

這是自馬克思思索共產主義體制,自從蘇聯共產主義革命實踐以來,每個共產主義國家,都無法克服的制度化盲點。從這個角度而言,共產主義國家只能一黨專政,只能打壓異議人士,只能限制人民任何可能「顛覆體制」的自由!

共產黨何嘗不是「迷走」得很嚴重!但,共產黨的迷走,是先天體質上,設定了一黨專政的必要。於是,共產黨必須不斷的鬥爭,對外設定帝國主義敵人,對內設定階級矛盾,不斷抓出反革命份子。

毛澤東一生,就是在陷入這樣的「反反反」循環。導致中華人民共和國,直到他過逝,「四人幫」垮台,鄧小平才歸納出制度化拔擢國家領導人的機制,看似要走出共產黨始終無法克服的權力傳承盲點。

但習近平靠這個機制出線,卻又一手毀掉這個機制,再度讓中共陷入權力迷走的茫然!1949之後,中華民國來到台灣。在蔣氏父子的年代,權力傳承只是假借憲政的形式,甚至,還利用「戡亂」當藉口,扭曲憲法的精神。

這迷走的成分,繼續讓「民國」沒有民,只有國(民黨)。但,中華民國到台灣,是個詭異的命運。蕞爾小島,讓蔣介石終於完成他在大陸時期,無法完成的集權霸業。

我們看小說家白先勇為他父親立傳的《悲歡離合四十年》,蔣介石對白崇禧來台後的監控與羞辱,大致可以從中窺見,蔣介石在大陸,雖然權傾一時,但他仍舊在「民國」的框架下,難以全方位的壟斷權力。

唯有,退到台灣之後,他才對黨政軍,有了徹底的壟斷威權。這已經是「民國到台灣」的迷走。

蔣介石在台灣,前期挑戰他權威的《自由中國》雜誌,被他整肅,於是當時流傳一段嘲諷: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既非中國,也不自由。然而,與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本質上的不同是,共產黨不容許異議的存在,不容許西方選舉的存在。

而國民黨在台灣,既然號稱「自由中國」,至少在形式上,他要容許異議人士,於是必須要給予「門面上」的言論自由,必須要給予「雞肋式」的選舉空間。

既然是「門面上」的言論自由,當然門面上不好看時,是可以管制,限縮,甚至取消的。既然是「雞肋式」的選舉空間,當然妨礙不了威權體制運作,卻可以對外宣稱中華民國在台灣有民主。

然而,門面上的言論自由,雞肋式的選舉空間,竟然,為中華民國在台灣,拚出了未來,在北地忍不住的春天!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