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護得了護國神山嗎?

尹啟銘
·4 分鐘 (閱讀時間)

全球車用晶片短缺突將台積電推上國際媒體焦點,也讓國人驕傲嗨到頂點,政府更將之視為政治籌碼,但是台積電開心得起來嗎?立於山巔之上,外人只看到了光環,台積電感受到的卻可能是高手間對決的存亡之爭、政治黑手背後蠻橫的操弄,以及國內經營環境惡化等重重危機。

競爭方面,台積電和英特爾、三星電子是晶圓先進製程領頭羊,各擁優勢。英特爾雖在7奈米製程敗下陣來,仍將持續重大投資計畫加緊追趕。三星5奈米製程落後台積電僅半年時間,取台積電而代之的企圖心未曾稍減。

據《日經中文網》報導,2019年三星電子提出「2030半導體願景」,預計未來10年將投入新台幣3兆以上,55%用於研發、45%投資設備,重點在強化智慧財產權掌控,目標就是在渠已成為記憶體霸主之外進一步扳倒代工龍頭台積電。除了去年5月底在首爾南方平澤園區的工廠開始建設5奈米製程生產線定位為晶圓代工,三星電子也和台積電亦步亦趨在美國德州擴增投資爭取尖端產品客戶。換言之,三星電子已展現其在晶圓代工龍頭勢在必得的決心。

於客戶端,台積電努力要創造的是不可被取代的優勢,客戶心態則是有意培植其競爭對手,製造恐怖平衡以取得主導權。代工業務的罩門之一是要仰客戶鼻息,因此代工業者必須分散客戶來源;同樣地,為了掌控代工業者或基於策略性目的,客戶也會刻意培植第二供應商。最近蘋果公司採取兩手策略,一方面逼迫鴻海等供應商將部分產能移出大陸,另方面為其在大陸市場的利益扶植本土供應商如立訊等,即為最冷血的例子。台積電前去美國投資設廠除了顯示其維護客戶的重大決心,亦顯示出美國政府政治力在背後強力的干預。

一場車用晶片大缺貨將半導體之重要性暴露無遺,其重要性甚至超越傳統石油。大陸之外,歐盟、美國和日本等都正擬以國家之力掌握先進半導體製造能量,短期之內雖尚不致對台積電造成競爭威脅,但中、長期勢必產生壓力。

身陷國際激烈競爭與國內產業環境面臨缺水、人才短缺等5缺嚴重問題,台積電或許最想問的是:在全球晶片短缺當頭,政府除了表示「讓台灣有機會與西方國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趁機坐享政治利益外,還能幫助什麼?

不只台積電有此疑問,幾乎半導體產業都有同樣的困惑。目前業界心裡普遍存在一個心結:半導體不只台積電一家,但是在蔡政府眼中似乎只有台積電。半導體產業是由設計、封裝測試、記憶體、晶圓、其他代工業者及設備與原材料等構成完整版圖,相關業者卻無法得到同樣的關愛。

在蔡政府的施政中,半導體產業雖是經濟命脈,去年IC占出口35%,對出口成長貢獻率高達137%,可謂是護國神脈,但受到的重視比蔡總統一心呵護的生技醫藥產業差距甚大。例如租稅優惠方面,半導體產業只能依據《產業創新條例》,而蔡總統力推的《生技新藥條例》則僅供生醫產業享用,後者提供的優惠遠超越前者;如研發是半導體生存的命脈,研發費用的租稅抵減僅10~15%,生技新藥卻可高達35%。另龐大科技預算的分配中,發展新一代半導體的研發預算持續被5G、人工智慧等排擠,缺乏早期政府以IC示範工廠計畫、超大型積體電路計畫、次微米計畫等大型計畫持續推進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恢宏氣象。

當前美、日、韓、歐及大陸等將半導體視為國安產業,給予優厚的租稅優惠、財政補助及研發投入,甚至以政治手段配合;半導體產業在技術、材料、市場應用、客戶等各方面又處於劇變階段,在這產業轉折時刻遲遲未見蔡政府拿出務實的方案措施,令人不禁要問:所謂的護國神山或護國神脈究竟還能維持多久?

(作者為中華大學講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