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給全球上了一課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美國大選不只是美國的事,也是全世界人類的事,因為,美國正在給全世界上一堂前所未有寶貴的課。

上世紀1990年代因為高度頌揚美國體制,撰寫成名之作《歷史的終結》而揚名國際政治學界的美籍日裔學者哈佛大學教授福山(Francis Fukuyama),今年7月在美國《外交事務》上發文,針對美國在新冠疫情上的表現說,美國最大的不幸是「當危機來襲時,歷史上最無能也最分裂的領導人掌管了這個國家。」

他的話,相信很多人會同意,但作為一個學者,他這麼說,不是他存在著思考的盲點,讓他看不清真相,就是他缺乏真正的學術良知,因為他迴避了一個關鍵問題:為什麼在如此完美的美國體制下,竟然出現這樣的領導人,而且還能容許這樣的領導人在這麼重要的位置上肆無忌憚地胡作非為,並且未受到任何有效地節制與制衡。

我大概可以感受到福山教授的尷尬與為難,因為1989年他的成名作發表在《國家利益》期刊的時候,準確預知了德國柏林圍牆的倒塌與前蘇聯的解體,歷史的發展一再證明了他的理論正確。他的理論核心,說到底,就是一句話,美國體制是人類社會最好的體制,所有其他體制,尤其是共產社會體制,都將證明會走向失敗,並最終像美國體制靠攏。蘇聯的解體及東歐國家的轉型(當時稱為蘇東波),及美國綜合國力在上世紀最後10年的輝煌表現,不約而同地為福山的論述增添了光彩,讓福山的學術盛名直追其業師,同為哈佛大學教授的杭亭頓。

然而福山的學術論點進入新世紀後就開始面臨一個又一個的質疑與挑戰:一方面,被他貶抑的中國體制展現了強大的生命力, 2010年GDP超過日本成了全球第二,直追美國;另方面,被高度評價的美國體制卻爆發了世紀金融海嘯,殃及全球,這讓尷尬的福山教授不得不一再地修正他的論述。更未料2020年爆發的新冠疫情,迄今為止,中美兩國在應對疫情表現上的巨大反差,無異是搧了包括福山教授在內一眾西方學者的耳光,這才出現了前述他在《外交事務》上的辯解之言,但即便如此,他還是迴避了問題的重點。

我認為2020年美國(體制)的表現給全人類上了一堂最寶貴的政治課:民主政治是一種「極高門檻」的國家運作模式,絕非一種一眾西方學者所頌揚,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所謂「華盛頓共識」。這一點李光耀最清楚,他1992年在香港大學演講,回應港都彭定康提問時,絲毫不留情面地說,「我從不相信民主會帶來進步(台下哄然),因為民主只會帶來退步」,他舉了好些例子說「我年復一年看到這種情況發生」。李光耀大概沒想到,今天的美國也許可以給他又一個更好的例子。

民主制度並非絕無價值,但需要極高的配套條件,包括成熟的法治文化、高素質的人民及專業的政治人才,缺一不可。2016年,瑞士全民公投中有3/4的人對政府發錢給人民投下了否決票,有這樣素質的公民,也許才有資格運作民主政治,這樣的門檻目前連美國也跨不過,但全世界應該感謝美國給大家上了一堂寶貴的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