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芯仍將持續,但英特爾也不太容易

·9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資本偵探”(ID:deep_insights),作者:陳文琦,36氪經授權發布。

丟失半導體行業主導權的英特爾交出了改革中的階段性成績單。

週四美股盤後,英特爾公佈第二季度財報,其中營收達185億美元,同比增長2%;每股攤薄收益為1.28美元,同比增長12%;均超華爾街預期。毛利潤率為59.2%,較去年同期增長2.9個百分點,環比上升0.8個百分點,平穩上升,但仍未回到60%准線。淨利潤同比上升6%,為52億美元。

主營業務方面,客戶端計算事業部(CCG)營收101億美元,同比增6%,主要得益於再次創紀錄的PC業務。但是,數據中心事業部(DCG)頹勢未變,營收同比下降9%,下滑至65億美元,市場進一步被蠶食。

表現亮眼的還有自動駕駛部門Mobileye,營收飆升124%至3.27億美元,雖然總營收佔比依舊很小。

這份超預期的財報在資本市場反響平平。在第二季度,英特爾股價跌去13%。財報發布後,盤後下跌2.61%,截止目前,停留在54.5美元。主要可能由於下季度指引中,毛利率的顯著下滑。

據金融媒體《巴倫週刊》,在覆蓋英特爾的分析師中,有18人將股票評為買入,16人給予持有評級,10人看空。平均目標價為66.79美元。

2月份,英特爾老將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在萬眾矚目中走馬上任。新CEO對英特爾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公佈了IDM2.0計劃,重點主要分為兩個部分:

  • 持續發展7nm先進製程和保持封裝技術方面的領先性;

  • 變革英特爾在芯片代工方面的路線:在堅持原先IDM模式(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ing,整合設備生產模式)下自有工廠的前提下,進一步擴大與第三方代工廠的合作;重啟代工業務,增加產能,從美國和歐洲市場起步,滿足全球對半導體生產的旺盛需求。

市場傳聞也證明,英特爾也正在代工這條路上前進。7月16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英特爾正在收購芯片代工製造商格芯(GlobalFoundries),交易金額或將達到300億美元。若順利完成,這筆收購案將成為英特爾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但目前,交易前途未卜,格芯CEO日前在采訪中否認談判正在進行,並表示會繼續IPO進程。

在摩爾定律失效,先進製程地位落後,後來者如AMD瘋狂攻城掠地,資本市場遭遇滑鐵盧的當下,被圍困的英特爾如何重奪霸主地位?

數據中心業務增長失效

兩大主營業務,客戶端計算事業部(CCG)和數據中心事業部(DCG)依舊佔英特爾總營收近90%份額。

英特爾正從PC中心到數據中心進行轉型,為雲服務提供商、企業以及政府等提供相關產品,這一業務利潤豐厚,曾被視作英特爾的增長火車頭,但是雲計算芯片需求的下滑以及搶佔這塊蛋糕的同行們都讓英特爾的轉型之路不再一帆風順。去年第二季度,得益於疫情帶來的對雲服務器的需求,數據中心業務營收年增長為43%,但在這次財報中同比下降9%。

PC市場依然旺盛的需求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數據中心業務增長放緩的影響,客戶端計算業務保持上漲趨勢,主要歸功於英特爾在PC相關產品的強勁表現,同比增長33%。

但這還能救英特爾多久?

行業研究機構IDC和Gartner最新數據均顯示,由於疫情突然爆發的對PC產品的需求,正在回歸常態。今年第二季度PC出貨量增長已經大幅放緩,雖然對新PC的需求較疫情前高,但全球芯片短缺帶來影響限制了增長趨勢。

CEO基辛格在電話會議中評論說,他“預計短缺將在今年下半年觸底反彈,但該行業還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完全趕上需求。”

來看其他業務方向。在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業務中,IOTG事業部營收同比增長47%,達9.84億美元,Mobileye保持迅猛增長勢頭,營收增長翻倍至3.27億美元;存儲器事業部NSG營收同比下滑34%至11億美元;可編程方案事業部PSG營收同比下降3%至4.86億美元。

本週早些時候,作為自動駕駛行業的頭部明星,Mobileye已成為第一家在紐約開始持證路測的自動駕駛公司。Mobileye計劃最早將於明年推出一項全面的自動駕駛技術業務,屆時該公司計劃把他們的系統出售給商業自動駕駛出租車運營商。

Mobileye CEO沙斯華(Amnon Shashua)表示,當前駕駛員輔助系統的銷售不僅給Mobileye帶來了現金,還提供了更多地理地圖數據,這對於將機器人出租車車隊擴展到新城市很有價值。

不得不打的翻身之戰

從去年開始,半導體行業頻頻出現大手筆收購案,攪動市場,前有英偉達收購ARM,後有AMD收購可編程芯片廠商賽靈思。雖然監管沒亮綠燈,兩起交易都尚未落地。但是英特爾想買代工廠格芯的著急,也很好理解。

格芯由穆巴達拉投資公司所有,後者是阿布扎比政府的投資部門,但總部位於美國。格芯是英特爾“老冤家”AMD在2008剝離其芯片製造業務時創建的。根據台灣研究公司 TrendForce 的數據,按收入計,格芯約佔代工市場份額的 7%,這正是向代工業務邁進的英特爾眼饞的。

2008年也是英特爾和AMD路線的分水嶺。英特爾繼續大包大攬的IDM模式,承接了芯片從設計到製造到封裝的所有環節,而AMD決定剝離製造業務,依靠格芯和其他製造商生產芯片,走了一條更“輕巧”的路。

AMD公司總裁兼CEO Lisa Su 蘇姿豐

3月,基辛格宣佈在亞利桑那州的兩家工廠投入200億美元;5月,又在新墨西哥州斥資35億美元進行產能擴張和封裝技術。但是重建代工業務的努力可能需要很久才能為英特爾帶來可觀的利潤。亞洲半導體巨頭台積電和三星同樣投入巨大。今年 4 月,台積電表示將在三年內斥資1000億美元擴大產能,而三星計劃到2030年投資 1160 億美元。

關於代工服務的擴張,基辛格在電話會上表示,該公司已經與“大約 100 家客戶進行了交談,他們正在與我們討論代工機會。”

芯片設計商也在向英特爾施壓。根據Mercury Research數據,AMD在CPU(中央處理器)市場上長期以來一直僅次於英特爾,在第一季度的個人計算機 CPU 中佔有近 20% 的份額。相比之下,2017 年這一比例僅為 8.5%。實現7nmCPU芯片的量產商用,讓其股價5年漲了6.8倍。

黃仁勳帶領的英偉達也在眼饞英特爾數據中心的業務,推出服務這一市場的芯片。去年,英偉達已超越英特爾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

英偉達4月表示將推出

基於ARM架構設計服務數據中心的處理器Grace

老朋友蘋果、微軟谷歌、亞馬遜們,也在入局自研芯片後,與英特爾進入分手階段。去年,蘋果,在2020年的全球開發者大會上宣佈拋棄了15年的合作夥伴英特爾,將帶有ARM指令集的自研芯片M1搭載到其Mac系列產品上,徹底實現移動端和PC端底層計算架構的打通。

英特爾近年的失落很大程度是因為在先進製程上的掉隊,被業界戲稱為“牙膏廠”。芯片公司們一直致力於將更多晶體管封裝到芯片裡,進一步提升性能以及設備的電源效率。英特爾從1971年開始,推出封裝10微米晶體管的處理器,處於行業領先地位。

但是,隨著台積電和三星在芯片先進製程上的追趕,英特爾自身卻延宕。早在2016年,英特爾原計劃推出的10nm製程最後拖到了2019年才面世,2019年就應該推出的7nm製程技術也因良品率問題被一拖再拖,被AMD和英偉達奪走市場份額。

本月初,據報道,蘋果和英特爾將成為第一批測試使用台積電3nm製程的客戶,芯片量產時間預計會在明年下半年或是後年初。這是利好英特爾的積極信號。產業觀察者表示,英特爾若比競爭對手領先採用台積電的3nm製程,或許可以收復一部分失去的市場佔有率。

在推進先進製程方面,基辛格今日在電話會議上表示“7nm 進展順利”,並宣佈將在7月26日公佈英特爾“半導體工藝和封裝方面的新進展”,證明其在技術上的創新步伐正在加快。

芯片行業的競爭與合作態勢變化莫測,沒有誰能永據霸主地位。

毛利預期下滑

本次財報是基辛格執掌英特爾後給市場的第二份成績單,目前來看,英特爾尚在轉型初期,無論是從財務數據還是二級市場反應來看,都還沒有非常顯著的成果呈現。

英特爾上調了全年預期,預計2021年營收將達735億美元。其中,對於第三季度,公司預計營收將略有下降至182億美元,毛利顯著下滑至55%。這與英特爾短期難以擺脫對低毛利的PC業務的依賴相關,同時,擴產和先進製程方面的巨大投入也省不了開銷。

芯片短缺還將繼續已成行業共識。在未來很長一個時期內,芯片都會供不應求,而欠缺製造能力的危害比供應過剩更深。市場產能過剩,承擔庫存積壓損失的是製造商,但是產量跟不上可能意味著整個的市場,包括手機電腦、娛樂設備、汽車等等行業的增長停滯。整個芯片行業都在全力應對“缺芯”的全球性危機,並希望借此特殊時刻彎道超車。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