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價格戰、疫情夾攻 這些OPEC產油弱國最受傷

鉅亨網編譯林薏禎
·3 分鐘 (閱讀時間)

隨著石油價格戰一觸即發,在缺乏現金資源和市場主導權情況下,即便面臨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大流行,伊朗、伊拉克、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安哥拉和委內瑞拉等 OPEC 產油國政府仍在考慮大幅削減開支,來應對油價下跌所導致的虧損。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首席商品策略師 Helima Croft 表示:「市場陷入僵局導致那些較弱勢的 OPEC 產油國必須承擔更高的代價,因其必須同時面對原油生產、國家安全以及財政預算等綜合挑戰。」

在 OPEC+ 減產談判破裂後,沙、俄兩國旋即陷入增產和降價的市場爭奪戰,即使伊拉克、阿爾及利亞等 OPEC 成員國試圖將兩國帶回談判桌,目前為止兩國態度仍舊未軟化。

根據國際能源署 (IEA) 分析,2020 年多數 OPEC 成員國油氣營收將下滑 50%,觸及 20 多年來最低水平,IEA 認為這恐將帶來重大的社會和經濟後果,尤其對於公部門在醫療、教育等重要領域的支出。

伊拉克

伊拉克總理辦公室經濟顧問 Modher Mohammed Saleh 警告,作為一個長期飽受爭端和抗議困擾的國家,因價格戰而削減開支對其未來帶來迫切危機。

根據 IEA 統計,伊拉克每天僅能將產油量提升 31 萬桶,達到 490 萬桶,相較於沙國每日能輕鬆增產 250 萬桶,伊拉克必須依靠海外公司的幫助才能勉強達成。

受到新冠病毒影響,伊拉克境內各地的石油開支已顯著減少,加上巴格達政府必須為軍事支出保留空間,幫助平定西部地區的叛亂活動,國家內部局勢動盪已是一大隱憂。

阿爾及利亞

對阿爾及利亞而言,油價必須超過每桶 92 美元才能為政府提供充足資金,因此他們也無力參與這場油價之爭。

就在上週,阿爾及利亞新任總統才剛削減 240 億美元支出,其中包含三成的營運預算,油氣生產項目支出因此遭減半,恐加速該國原油產能下滑,對於生產條件已不佳的阿爾及利亞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阿爾及利亞一位政府顧問表示,若油價持續處於低位,兩到三年內,該國將受到國際貨幣基金 (IMF) 的監督。

奈及利亞

非洲最大產油國奈及利亞也是石油價格戰的受害者之一。交易員稱,該國上週已將其主要原油價格下調 5 美元,並承諾將提高產量,然而隨著全球產油業務停頓以及多國相繼宣布進入封鎖狀態,石油需求和價格同步崩潰,這讓該國每日僅能增產 12 萬桶。

研調機構 IHS Markit 表示,若選擇不出售石油,奈及利亞的儲量無法承擔 2 天以上的產量。Rystad 數據也顯示,若按該國每桶 29.60 美元的產油成本,其平均成本遠較國際油價的每桶 25 美元還要高。

此外,奈及利亞不像沙國一樣享有完整的財政儲備。惠譽評級 (Fitch Ratings) 指出,奈及利亞損益兩平的油價為每桶 57 美元,是中東和非洲主要產油國中最高。

更多鉅亨報導
供應過剩情況加劇 倫敦油價大跌至近17年最低
高盛:疫情重創全球經濟 對能源市場將造成永久性改變
油價創18年低點!川普介入與普丁熱線
〈能源盤後〉原油收18年低點 一度跌破20美元
油價崩跌 地表最賺錢公司Saudi Aramco擬賣股籌現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