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喊話陳秀熙「應在萬華做血清檢測..」 詹長權:科學防疫才能把社區染感控制下來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大公衛教授詹長權表示,必須測血清抗體才知道在這波病毒傳染後,民眾的免疫反應是強還是弱。(攝影/趙世勳)

國內疫情仍未趨緩,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7日公布國內新增19例新冠肺炎死亡案例,其中最年輕的為40多歲男性,其他都是60歲以上族群,60歲以上族群重症率達34%。

前立委沈富雄17日在臉書發文指出,當前社會輿論一面倒地相信指揮中心記者會的數字,且因為快篩、普篩不夠普及,所以確診數被低估了,以及無症狀的帶原者很多,「他們是可怕的未爆彈。不清零,三級警戒不可解除。」但沈富雄表示,根據他的觀察與推理,「我完全不同意上面各點看法。」

沈富雄建議在萬華做血清檢測,指揮中心的回應是...

日前一名台灣旅客入境澳門,PCR陰性但血清陽性,沈富雄建議現在應在萬華做血清檢測,以了解有多少比例的人曾經感染過。

他主張應在原始熱區萬華隨機取樣總人口17萬的2.5%,計4,000人,每人抽血量抗體(注意:不是快篩,也不是PCR普篩),且強調「事不宜遲,等到疫苗開打一部份人口後,再做就沒意義了。因為需抽血,恐需一點鼓勵,他和趙少康願意各出40萬台幣,希望大家也共襄盛舉。」

沈富雄強調,「再不做,這些爭議不決的事就要被掃進歷史的黑洞了,政客可以不在乎,你們這些專家學者為何都沉默不語,袖手旁觀呢?尤其我要向陳秀熙教授喊話,去年您想在彰化做的事現在更應該在萬華下手才對。」

不過對此,《信傳媒》在17日疫情記者會中問到指揮中心,是否有考慮在萬華或其他雙北熱區進行血清檢測,指揮中心專家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僅表示,「當一個地區有相當比例個案流行時,血清抗體檢測會是可以瞭解這個地區的狀況。如果就專業立場看,疫情控制到某個程度後,是可以回頭看血清流行病學的狀況,也是合理的做法。」但並未實際回覆接下來是否考慮進行。

國外都在做!做「血清抗體」有這3大好處

台大公共衛生教授詹長權,接受《信傳媒》電訪時指出,「從雙北過去幾週疫情的發展過程,在最原本的萬華跟板橋,可以看到發病曲線,有一些高起來又降下去,可是從一個區又會擴散到許多區域,也有兩位數字以上的感染,社區傳播的狀態是存在的。」

詹長權認為,這樣的數據也顯示社區無法僅靠有症狀的個案檢測結果,去預估或連結目前的疫區。「國外其他地區的流行到這個程度,就會用血清抗體來做一些調查,這是很平常的做法。」

詹長權說明,血清抗體的檢測有三大優點,「第一個就能知道過去已經感染過的個案,這些個案可能是有症狀沒有主動去採檢,或是被衛生單位找到去採檢的。第二類人是他可能就是沒有症狀的,這兩類人都是比較難掌握的族群,他可能會繼續在社區中傳染,這是有可能的。」

「第二就是說,即使他(感染者)已經是有抗體、沒有感染性、不會傳染給別人,可是了解血清抗體後才會知道,當初在研判每天疫情發展的過程,有沒有漏掉重要的傳播鏈,這些都是做血清抗體很重視的。」

詹長權進一步指出,「第三個就是每次來的病毒可能都會有點不一樣,比如這次跟一年前的病毒就可能不一樣,必須測抗體才知道,台灣人在這次病毒的傳染之後,他的免疫反應是強還是弱,要做了血清抗體才知道。

台灣其實已有多款不同的試劑,都有很不錯的敏感度和特異性,專家認為指揮中心應好好規畫使用。(攝影/趙世勳)

詹長權:科學防疫最重要就是靠檢測

詹長權也提到,一年前在彰化做血清抗體找到8個確診者,「那個時候就知道身體上抗體反應是強還是弱,這次對這些已經感染的跟他的接觸者,或是當初匡列下來並沒有去測的這些人,如果做血清抗體就可以知道這個病毒在這次傳染裡面抗體反應如何,這都是對防疫很重要的。」

但指揮中心似乎還沒打算採取專家的建議。

「他們應該是要根據科學來防疫,如果沒有根據科學防疫,就很難把社區感染控制下來。」詹長權指出,科學防疫最重要就是靠檢測,「抗原快篩、核酸檢測、抗體,這些所有工具都要用,而且應該主動告知各個縣市,可以啟動抗體篩檢,用的試劑價格也都不會很貴,現在有些甚至用指尖的血就可以測,都應該規劃去做。」

詹長權也提到,從疫情爆發以來,所有流行過的國家都有在做血清抗體,「義大利、美國、英國都持續有在做,新加坡、中國也都有在做,中國做很多。現在大家都這樣做,只要再把抗體加上去,就差不多是一年前彰化超前部署在做的防疫手段,大家都在等指揮中心說可以行動。」

台灣若希望盡快解除三級警戒,除了打疫苗,恐怕還需要政府更多參考專家意見,並善用科學防疫,讓民眾早日回歸正常生活。

更多信傳媒報導
2020歐洲盃足球開踢 抖音等中企名列贊助商榜首 日韓品牌缺席
興櫃市場第一檔千金股!綠界搭上零接觸支付商機 吃下25%電商交易市場
美境內禁用華為、海康威視等5中企監控設備 奇偶、慧友等台灣監控股應聲大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