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體誤植 指揮官失職

王任賢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這次新冠肺炎防疫戰,因為有《傳染病防治法》的規範,才不至於脫序。也因為能依法迅速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由專業指揮官的領導,能在有限的資源下,打出了前期不錯的防疫成績。真正實踐了「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氣節。

隨著台灣的疫情舒緩,老百姓對於邊境解封的渴望越來越大。但指揮中心的邊界只對有帶「萊豬」、「軍售」伴手禮的重要外國政界人士開放,不重要的台灣學界、商界、僑界,及被其奴用的醫界、公務體系,一律以「危邦不入」的大帽子擋下,完全漠視了老百姓有選擇「亂邦不居」的權利。

其實我們的指揮官除了面對大陸極端冷血之外,對老百姓的需求還是會有些許慈悲的。只是這樣的慈悲,遇到了自己的軟肋,就怎麼也慈悲不起來了。指揮中心在疫情之初就已經知道自己的檢驗能力太差,偏偏自己的觀念又偏差,把自己陷入了死胡同,想改都難。

指揮中心的觀念偏差在認為抗原檢測是不可取代的診斷工具,輕忽了接受或研發其他種檢驗的重要性。抗原檢驗卡在需要依部位採檢病毒,採檢需要專業人員,專業防護,在專業地點執行。這就大大的減損了關口普篩的可能性。即使執行抗原的廠商已經把檢驗機台微小化到適合擺在關口,指揮中心仍以關口不願意配合在地採檢為由打了回票,讓台灣失去和他國談「旅遊泡泡」的最重要籌碼。原因就是指揮中心錯誤認為可以應用在醫院的抗原檢測,肯定可以應用在關口大量篩查。

抗原檢驗由於步驟繁瑣而複雜,中間要經過層層傳送,上機也需要集中,一旦大量,中間出錯的機會非常高。台灣因為疫情控制得好,大部分檢測對象是陰性,誤植錯誤看不出來。但是面對日本、菲律賓的假陽性錯誤時,指揮中心除了譏笑別人之外,就是再度重申台灣還是「南波萬」,完全忘記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道理,未虛心改進自己的流程,終於讓台灣爆出丟臉丟到大陸的案530檢體誤植事件。

這樣的醜事不是不能避免的。陳時中指揮官在防疫有一些成果後,就忘了把持「富貴不能淫」的氣節,開始亂其志,做一些不務正業的事。該利用疫情舒緩時期積極修補的軟肋,僅徵收醫院的實驗室,沒有增加太多機台及檢驗運送人力,量能僅增加1至2倍。這些對於評價指揮官的作為上,是失職的,因為沒有像口罩國家隊一樣動員到能應付變局的規模,更何況口罩國家隊也不是陳指揮官動員的,可見陳根本就是個動員不力的失職指揮官。

如果我們看看武漢總共篩查了2500萬人,青島1090萬人,北京新發地市場也篩查了100萬人,大陸的動員也是用抗原檢驗,還是用最傳統最費工的方法,但是就有辦法在沒有動員法令的支持下做到這種地步。台灣有動員法規,結果是讓陳時中動員去不該動員的地方,正經事都擺著沒幹,不知道這樣指揮官的位置是不是也該被動員一下呢?(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