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本土」的外商CEO!黃麗燕用出身平凡的倔強,寫下傳奇的職場篇章

魯皓平
·5 分鐘 (閱讀時間)

無論是中華航空「說好的旅行呢」、麥當勞「吃滿福.堡好運」、JohnnieWalker「夢行者」還是三菱汽車的「小敏篇」……這一系列在你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廣告,相信多多少少在潛移默化中,改變了某些人的價值觀和信念──一支好的創意代表著品牌形象,更在消費者的心中,有著不可輕易取代的依賴。

而這些重要廣告的幕後推手,正是黃麗燕所帶領的李奧貝納集團,她的人生從打字小妹蛻變為執行長暨大中華區總裁,那努力不懈的堅持和絕不輕言放棄的精神,造就她至今令人敬佩的成就。

留著一頭率性短髮、打扮中性,總是帶有精明幹練眼神的她,是同事眼中最積極的工作狂,為了客戶,她可以把自己逼到極致,為了好的點子發想,她焚膏繼晷也再所不惜,年輕時期更常讓自己早上7點半便到公司,晚上10點才離開,「但我其實一點都不覺得累,如果你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那你還會喊累嗎?」

出身平凡 輸在起跑點也不畏懼

正是這樣義無反顧的個性,黃麗燕成了台灣廣告界的武林盟主,不僅讓國內外知名領導品牌都找李奧貝納做創意行銷,更連續11年蟬聯台灣第一大廣告代理商。

也許你會認為,黃麗燕也許有著顯赫的家世背景、豐富學歷、亮眼外型,但其實她都沒有,她最常自嘲的是,「我個子矮、長相平凡、學歷又不好、英文也不行,但說穿了,我的人生就是輸在起跑點,可是那又如何?」

從小,黃麗燕就是個很「不起眼」的人,家裡開百貨行的爸爸甚至還曾跟她說,「麗燕,妳不用去顧店喔,長那麼醜會把客人給嚇跑的。」但童年的她對此根本不以為意,「我為什麼要活在別人眼中的世界呢?我要活在我自己的世界,自在地做自己。」

求職一度碰壁 但絕不輕言放棄

1979年,她從銘傳專科(現銘傳大學)觀光科畢業,目標是進入觀光業,從事如空姐、飯店櫃台、祕書這樣的工作,但身高只有150出頭的她,一到面試的關卡就被打槍,「當時我還記得手寫了至少70、80封履歷,終於應徵上嬌生的打字員工作,那時的薪水是一個月6500元,我真的高興的要命。」

黃麗燕人生最重要的哲學,就是不管做什麼事都要認真做。因此,她靠著積極勤快又超乎常人的工作效率,短時間內就晉升為祕書,後來更直接到業務部升為行政主管,氣勢如日中天。

1985年,她因為和公司的理念不合,盛氣之下遞了辭呈,最終轉入廣告業,她笑說,「當時年少輕狂,覺得一有不合理的委屈就走人,後來想想其實根本沒必要。」轉行的她,被挑剔沒有任何廣告經驗,只領不到原先薪水的一半,「但我想的是,我可以學習、可以犯錯、有人教、還可以有薪水,那有什麼不好?」

「很多事情,就端看你怎麼去思考它的一體兩面。換個角度想,心態就會不一樣。」

曾天天都想放棄 靠「自我療癒」宣洩怨懟

一路走來,黃麗燕靠著比他人更多的熱情,全心全力投注於廣告產業,2001年加入李奧貝納集團後,更一路爬升到執行長的位置──身為最「本土」的外商CEO,除了必須帶領好團隊、面對客戶的各種要求,還得用英文和國外大老闆溝通,這箇中的壓力,可不是你我能想像。

她在職場的故事,就像是個社會的寫實縮影,為了英文,她早上七點上班前便開始惡補;為了不了解的市場狀況分析,她拚了命的研究苦讀、和前輩請教。

這一路走來,她坦言,「我天天都想放棄,覺得自己辦不到,甚至每接下一個新工作就會懷疑自己、質疑自己,」但一轉念,「感覺到辦不到,就要更找方法努力辦到,覺得不行,就更應該認真去做,努力的補足缺失的地方。」

她甚至自己研發出「自我療癒」的辦法,「遇到不喜歡的事情、討厭的人、刁難的客戶,我都會寫在筆記本上抒發、發洩,等到過了一陣子再回頭看,你會發現其實當初生氣的點根本沒什麼。」

開心做自己 才是最重要的事

在職場上打滾多年,也一路過關斬將到達現在的地位,黃麗燕吃足了不少苦頭,當然也曾面對職場上的輕蔑或瞧不起、質疑,但她強調,「沒有實力,就不要跟人談自尊。」

「人生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怎麼做自己,當能夠保持沉著、知道自己的心要安定、保持心境的穩定,你就不會成為他人的木偶;否則,活在別人的言論下,你永遠只是別人的倒影──開心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

黃麗燕在工作上有個最大的價值,是她一心想「圖利他人」,「客戶有賺錢、客戶的品牌價值有提升,那才是工作上最大的成就。」

她分享,「當能夠在幫助公司達到業績的同時,用最好的經營策略拉拔台灣的中小企業,讓它們走上國際、把價值提升,對台灣未來發展才是最好的事;建立品牌才能留住人才,未來絕對是人才的戰爭。」

畢竟,確實在李奧貝納不少成功的案例中,消費者能從廣告中所傳遞的價值,做出最身體力行的改變,「我喜歡幫客戶賺錢,並讓它們的品牌成為領導品牌,而且對社會有正面影響,那才是這個工作最快樂的事。」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