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盛金的最終受益人是誰?」富邦要併日盛金 黃國昌一句話點出問題

·7 分鐘 (閱讀時間)

富邦金控併購日盛金再度讓日盛金大股東的中資疑雲浮上檯面。(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富邦金去年12月宣布收購日盛金後,如今再向金管會申請延長公開收購期間至3月23日止。就在國內首件「金金併」案例成與不成之際,日盛金也頻頻遭質疑大股東有中資色彩,且背後藏鏡人直指就是中國明天系集團創辦人肖建華,對此,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近日的一場講座,也從公開資訊資料抽絲剝繭,解析日盛大股東建群投資與中國的關聯性。

事實上,自從富邦金宣布收購日盛金以來,一直有市場人士質疑,日盛金2大股東日本新生銀行、建群投資合計持股就已經將近6成,但富邦金的公開收購成就條件是收購超過50%的股權,換句話說,必須要有其中一個大股東願意應賣該收購案才能成功,也懷疑富邦金是否與日盛金大股東早已有協議?但富邦金始終強調未曾與日盛金大股東有任何接觸。

紙上公司NBS控制建群,陳銘達卻稱自己是最終受益人

從公開資訊顯示,日盛金第一大股東為荷蘭商SIPF B.V.公司,持股35.488%,是日本新生銀行透過旗下私募基金SIPF B. V.投資,其次是香港商Capital Target Limited(CTL)持股24.094%,也就是目前被市場質疑有中資身分的建群投資。

但進一步追蹤建群投資的上層股東只有一人,且從公開資訊可知,是由兆發投資百分之百控制建群投資,而兆發投資的上層股東則有2人,分別是陳銘達持股40%,剩下60%則由一家NBS持有,且NBS竟然是註冊在英屬維京群島(BVI)。

換句話說,NBS是主要控制日盛金的關鍵,但公開資訊上卻沒有揭露最終受益人是誰。荒謬的是,過去台灣的金管會竟然讓最終受益人不明的人在台灣設立銀行,值得主管機關進一步追究。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僅能從兆發投資的一份申報文件中,推測NBS的原始股東可能來自於一名黎美雲以及陳慧文,2位的地址登記皆在加拿大。不過,日盛金大股東、台灣籍的陳銘達則始終強調自己是實質最終受益人,卻遲遲無法提供有力證明。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理事長黃國昌日前曾揭露日盛金與明天系肖建華的關聯結構圖。(圖片來源/翻攝自黃國昌臉書)

兆發投資董事郭銳與明天系關係緊密

另外,第二層的兆發投資百分之百控制建群投資,其董事則有2名,一名是郭銳,另一名是趙翊詩,兩位董事皆住在中國且另一名是中國籍。其中,郭銳與明天系關係緊密,不僅明天系入主上海愛使時,郭銳與肖建華、周虹文夫婦一同進駐董事會,且郭銳也曾是北控水務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也先後在明天控股、北京北大明天資源科技服務過。

而趙翊詩則是在2015年成為兆發投資的董事,只不過就僅有的資料分析,她當時僅27歲,是一名中國東北的年輕女子。

日本新生銀行的佛系管理也很可疑?

值得注意的是,日盛金控的最大股東日本新生銀行也很有趣,攤開新生銀行歷史背景,2000年私募基金J.C. Flowers入主面臨搖搖欲墮的Long Term Credit Bank,隨後改名為新生銀行,新生銀行是在2006年以策略投資名義參股日盛金,在2009年日盛金辦理現金增資,當時新生銀行便邀請建群投資入股。

但巧合的是,新生銀行邀請建群投資入股的前一年,也就是2008年,當時有中國主權基金CIC投資J.C. Flowers 32億美元,金額相當龐大,更巧的是,就在2019年5月中國接管明天系包商銀行之後,J.C. Flowers隨即在同年8月就退出新生銀行。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推測,主導日本新生銀行的J.C. Flowers自2008年之後就與中國主權基金有往來,這對於2009年引進建群投資入股日盛金是否有關?時機點確實有些巧合。

最後回到日盛金控本身的董監事成員,目前第一大股東日本新生銀行持股35.488%僅能指派3席董事席次,但第二大股東建群投資持股24.094%卻能掌握5席董事席次,顯然是股權比例與控制比例不一致,也讓人相當好奇。

日盛金董事曾出任恆富控股董事

若進一步攤開日盛金目前11席董事(含3席獨立董事)名單可發現,建群投資所指派的5席董事目前除了擔任日盛金董事之外,也各別有出任日盛銀行、日盛證券、日盛期貨等子公司的董事及董事長;相較於日本新生銀行的法人代表都是來自於日本新生銀行經理人,顯然股權較小的建群投資才是日盛金的實際控制者。

其中,除了有2席獨董皆來自於同一家「有澤法律事務所」服務,頗引起觀感不佳之外,擔任董事的謝志偉同時也出任華融投資獨立非執行董事,日前中國華融前黨委書記兼董事長賴小民才因涉貪被中國當局判處死刑。

值得注意的是,出任日盛金董事的黃旭新以及獨董鄧澤霖2人都曾出任香港恆富控股的董事。恆富控股的關鍵性在哪?曾在恆富控股出任執行董事的肖勇,也曾是上海愛使公司負責人,這家公司在2002年上海愛使董事會成員名單中可見到,肖建華、郭銳以及肖建華妻子周虹文,這也為什麼恆富控股會被市場認為是有明天系的色彩。

另外,黃旭新也在2007年擔任上華控股董事會主席,也就是北控水務的前身,而北控水務正是肖建華明天系曾經控股的公司。

日盛金最終受益人來歷不詳,台灣監理機關竟同意放行

富邦金發動收購日盛金,再度讓日盛金長年難解的中資問題浮上檯面,也成為金管會一大頭痛難題。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理事長黃國昌強調,不管是正大集團還是富邦金要買日盛金,勢必過程都會面臨一樣的問題,也就是日盛金最終受益人是誰的問題,但是很遺憾地,最終受益人的申報資料從公開資訊都查不到,金管會似乎把它當成是一個秘密資訊,喪失了公眾監督的功能,因此無從去了解,從2009年以來金管會對日盛金大股東的適格性審查到底是怎麼做的?

從制度面來看,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的發起人之一張晉源則認為,透過事後檢討,當初台灣主管機關為什麼會讓一個不了解的資金來源的機構來控制一家金控,這是值得現在的金管會好好反思與警惕。

更多信傳媒報導
貸款不符內控街口董座被停職1年 胡亦嘉轟金管會不配做權力無限的主管機關
拜登上任後頭一遭!美軍艦今航行台灣海峽 美中蜜月期還沒開始就已結束?
中國警方逮捕逾80名假疫苗涉案人員 官媒卻沒報導哪家藥廠被仿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