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會online】資深財政立委看紓困政策,民進黨吳秉叡:既然要紓困,就要把有限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人!

·8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大選,新北市立委第四選區共有9人參戰,選戰後期呈現藍綠對決,由現任民進黨籍立委吳秉叡,對上國民黨籍候選人陳明義,最終該選區結果可說毫無懸念,由吳秉叡一路領先對手,以11萬9461票、55.1337%超高得票率,贏過陳明義的8萬455票、37.1316%得票率,順利連任新北市第四選區立法委員。

為什麼他能以近12萬高票連任?

吳秉叡分析,能夠打贏這場選戰,其實是有4大關鍵因素。

  • 大環境影響

2020年的這場選舉,受到了中國的無理打壓、美中貿易戰、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等事件影響,不只讓台灣人的主權意識抬頭,讓台灣人更加了解我們的鄰居的面貌,這些事件的層層堆疊,成為了形塑民族認同與增強國家凝聚力的重要力量。

更重要的是,許多年輕人更是從這時候開始,開始意識到台灣民主自由、主權的得來不易,因此積極返鄉,最終使得現任總統蔡英文以超過817萬票的成績成功連任。在大環境的影響下,區域立委候選人的聲勢,自然能隨著總統候選人而有所提升。

  • 政府有感施政的反應

選舉反應的不是民眾對單一面向的看法,而是總體生活、各方各面的總和,去年蔡政府打出「有政府、會做事」的響亮名聲,除了力拼政策要讓民眾有感,也盡量在行政、內政上控制得宜,如今2020年的大選結果,即是反應了政府在面臨外部環境改變之下,調整了行政團隊後的結果。

  • 行政院長蘇貞昌加持

曾經擔任過蘇貞昌機要祕書的吳秉叡,在打選戰過程中,便時常配合蘇貞昌腳步推行重大政策,亦曾在臉書分享蘇貞昌的影片,屢屢吸引上千人按讚、上萬人觀看。在選戰進入最後衝期時,吳秉叡也曾獲蘇貞昌多次到場力挺,並被蘇貞昌讚譽為一位肯做事、又會做事的立委。

吳秉叡感念蘇貞昌為其選情加分,也期待未來能與蘇貞昌有更多政策面的配合,共同讓台灣人民有更好生活。

  • 持續為選區奉獻,建立口碑!

除了大環境影響之外,平時在選區內的努力也很重要,在過去4年來,吳秉叡除了走遍大街小巷,為人民爭取老舊設施改善、減稅、長照、育兒等權益外,也透過經營臉書粉絲專頁及LINE@,讓選民更清楚他的政策主張,並與選民頻繁溝通。

「平常的持續努力,會默默幫你建立起好口碑!平常若有努力做,就會得到新莊市民的疼惜!」

吳秉叡靦腆一笑,謙虛說道,其實「總統選舉」才是整場選戰中的主角,立委在整場選戰中做的,無非是讓選民了解,自己與總統候選人其實是同一招牌,剩下的,就是對於自己平時在選區的經營是否足夠、與選民的溝通是否無礙的一種驗收。

法律人的從政之路

自學生時期便以野百合學運政大學生代表、校際會議主席展露頭角的立委吳秉叡,是個不折不扣的法律人。

政大法律系法學組學士、政大法律研究所碩士、司法官訓練所29期,紮實法律訓練形塑了吳秉叡給人的外在形象,穩重、嚴肅,言之有物且一本正經。

25歲即順利在台東地方法院擔任法官的吳秉叡,談法律,也講邏輯,既能一針見血地直指法令缺失處,也能以清晰邏輯精確點出問題,然而對於各項法條如數家珍的他,在成為司法官後,卻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社會上仍有著這麼多令人失望的不平等存在。

當民主與法治對於時任法官的吳秉叡來說,不再具有當年的意義,他倏然回想起當年因參與野百合學運留下對民主政治的熱情,於是決定進入體制做改造。他毅然辭去法官一職,投入政治工作。

從政過程並非一帆風順,自首次投身政界,參選台東縣立委以來,吳秉叡便先後撲了兩次空,直至2004年才陸續擔任台北縣第二選區立法委員、民進黨台北縣黨部主任委員、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等職,並於2016年當選新北市第四選區立法委員,2020年連任該選區立委。

但正是因為有過當年在選舉路上的挫折,吳秉叡被時任台北縣長蘇貞昌邀請,進入縣府擔任機要秘書長達6年時間,不僅從此與蘇貞昌建立了好交情,吳秉叡也在飽蓄了能量,累積足夠行政經驗之後,再度回到選舉戰場,最終以立委之姿踏進了立法院大門。

過去歷練最終奠定了吳秉叡為民服務的能力,也更加堅定了他要在體制內做改變的決心。

因為方向明確,吳秉叡每每在質詢台上問政,從不刁鑽蠻橫,他總做足功課,理性溫和的提問,為求得到官員真正針對問題點做答覆,甚至還會扮演起小老師的角色,將每個法案清楚爬梳,把前情提要講得清清楚楚。

而長年深耕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的吳秉叡,除了過去便時常針對現行財政體制中的疏漏,透過問政方式,來點出問題,進而促使政府作出改變。也因此,對於自己再連任後要在立院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欲推進的法案,吳秉叡的方向已十分清晰。

紓困的意義,在於把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人

第十屆立委甫一上任,便得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侵擾,在控制疫情上,台灣由於防疫超前部署,成為全球防疫典範,而在後防疫時期,如何紓困、振興經濟,更是政府後續考驗。即便行政院已編列總額達新台幣1兆500億元的紓困金,要幫全國產業、民眾度過新冠肺炎疫情的難關,但因申請程序混亂,而引發的「紓困之亂」依舊惹來民怨。

誰能領紓困金?紓困金怎麼發?會發多少?成為朝野每日攻防的主旋律。對於最大在野黨國民黨所提出的「排富發現金」方案,吳秉叡大聲疾呼,紓困的意義,在於把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人!

若按在野黨提出的版本,依照不同綜所稅適用稅率等級,每戶家庭可領取6000元到2萬元不等的紓困金,稅率30%以上則不發紓困金,恐會讓紓困政策淪為無法發揮實質效果的齊頭式平等。

「像我作為一名立法委員,疫情來襲我的薪水一毛都沒有減少,那我要紓什麼困?」吳秉叡並以自身例子指出,對於一個因為疫情被迫休無薪假、權益受損的勞工來說,如果原本可以讓他生活暫時過得去的一萬元紓困金,現在因為要普發給全民,瞬間縮減為5000多元,那麼這名勞工很可能會撐不下去,也就失去了原本發放紓困金的美意。

「紓困的意義,不在於普發現金,既然要紓困,就要把有限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人!」吳秉叡眼神堅定地說道,語氣裡有著不容反對的認真。

秉著當年擔任法官時一版一眼的精神,吳秉叡期望透過好好監督立法中的每個環節,從根本上避免因為流程上的疏漏造成的不平等。

所以吳秉叡仔細聆聽民間的聲音,認真看待接收到的民意。也總是為求有完整質詢時間來反映問題,並將一天的時間做有效利用,而甘願早起登記第一個質詢。

透過監督立法,來確保台灣經濟穩定發展

財委會立委責任重大,執掌的皆是攸關國家收支或是整體稅制公平的法案,然而吳秉叡並未愧對這個職務。

所以他著眼於紓困振興政策,單刀直入地向政府官員詢問,是否能考慮對包括營業稅、所得稅、地價稅、房屋稅、貨物稅、印花稅等金融業營業稅,進行調降或延繳。

他也針對金管會核准的三家可做委託書徵求的股務代理公司,市佔率竟高達八成,要求前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提出改善措施,並要求金管會明確對IPO相關標準的規範,以強化資本市場。

即便認為傳統金融產業對台灣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吳秉叡並未就此不重視台灣新興支付產業的發展。他認為,縱然台灣現金支付環境跟日本近似,因為台幣偽鈔機率低、ATM多、領錢方便,而使得台灣電子支付的發展相對緩慢,然而包括行動支付、央行數位貨幣(CBDC),甚至是證券型代幣(STO)的發展,皆有其可行性。未來他也會秉持開放態度,來看待新興金融產品的產生,並持續透過監督立法,來確保台灣經濟穩定發展。

*推薦你讀:【專訪】二十年老長官蘇貞昌力挺到底!吳秉叡要搶新莊四成年輕選票定勝負

*推薦你讀:【新國會online】 520新內閣名單流出!誰是老長官蘇貞昌的最佳副手?立委吳秉叡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