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經濟學》為什麼巴菲特看壞的比特幣會爆紅?

信傳媒編輯部
·8 分鐘 (閱讀時間)

比特幣的價值在短短幾年內從0暴漲到3千億美元,但除非人們認為它有價值,比特幣其實是沒有價值的。(圖片來源/PxHere)

近年非常流行的比特幣(Bitcoin)是第一個私人發行的加密貨幣,隨後面世的這種貨幣數以千計,包括萊特幣(Litecoin)、瑞波幣(Ripple)、以太幣(Ether)和Libra。以人們對它的投機熱情和市場價格(而非它在商業中的實際用途)衡量,比特幣是歷史上最值得注意的加密貨幣。圍繞著比特幣的敘事,為討論故事經濟學的基本「流行病學」提供了一個直觀的基礎。

經濟敘事是一種具感染力的故事,可能改變人們的經濟決定,例如現在就雇用一名工人或等待更好的時機,在生意上冒險一搏或保持審慎,創立新企業,或投資在價格波動的投機性資產上。經濟敘事通常不是坊間流傳的最受注意的敘事,如果要識別它們,我們必須看它們改變經濟行為的潛力。

比特幣的故事是經濟敘事成功的一個例子,因為它具有很強的感染力,而且在世上許多地方造成了重大的經濟變化。它不僅帶來真實的創業熱情,還刺激了商業信心,至少有一段時間是這樣。

比特幣與泡沫

比特幣敘事涉及朝氣蓬勃的世界主義年輕人對上平庸官僚的故事,是一個有關財富、不平等、先進資訊科技的故事,涉及一般人無法理解的神秘術語。對多數人來說,比特幣流行是一連串的意外。比特幣的概念首次公布就已經出人意表,然後隨著世人對它的關注戲劇性地增加,其發展一次又一次地出人意表。

比特幣的總價值一度超過3,000億美元。但除非人們認為它有價值,比特幣其實是沒有價值的,這是比特幣的支持者也爽快承認的。比特幣的價值如何在短短幾年內從零暴漲至3,000億美元?

比特幣的起源可追溯至2008年,當時一篇署名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名為〈比特幣:一種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的論文被寄給了一些人。

2009年,以比特幣為名的第一個加密貨幣面世,其基礎正是那篇文章提出的構想。加密貨幣是電腦管理的公開帳目紀錄,只要人們視這些帳目紀錄為貨幣並使用它們買賣東西,這些紀錄就可以發揮貨幣的功能。加密貨幣背後有一種令人欽佩的數學理論,但該理論並未辨明什麼因素可能使人認為加密貨幣有價值,或相信其他人也會認為加密貨幣有價值。

故事經濟學經常揭露令人驚訝的關聯。回顧歷史,我們可以看到,比特幣流行背後的情感可追溯至19世紀無政府主義的發展。

比特幣與無政府主義

在Google Ngram上搜尋無政府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的結果顯示,反對任何一種政府的無政府主義運動始於1880年左右,隨後發展緩慢。但無政府主義一詞可追溯至比這早數十年,哲學家蒲魯東(Pierre-Joseph Proudhon)和其他人的著作。蒲魯東1840年描述無政府主義:

被統治就是被那些沒有權利、沒有智慧、沒有德性做這些事的傢伙監視、審查、刺探、指揮、以法律驅使、編號、管理、登記、灌輸、宣講、控制、檢查、估計、評價、譴責和命令。

蒲魯東的話顯然能吸引那些對統治權力感到沮喪,或將個人欠缺成就感歸咎於統治權力的人。無政府主義花了約四十年時間才達到流行的程度,但它展現了強大的持久力,甚至到今天仍吸引人。事實上,比特幣網站(Bitcoin.org)上面就有無政府主義者盧揚(Sterlin Lujan)2016年這段話:

比特幣是和平的無政府狀態和自由的催化劑。創造比特幣是為了反抗腐敗的政府和金融機構,並非只是為了改善金融技術。但有些人歪曲了此一事實。在現實中,比特幣是打算作為一種貨幣武器使用,是一種勢將削弱統治權力的加密貨幣。

大多數比特幣愛好者可能不會用如此極端的言語描述他們的熱情,但這段話似乎捕捉到比特幣敘事的一個核心要素。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加密貨幣的會計系統,設計上必然是由許多個體以民主和匿名的方式維護,而且應該不由任何政府監管)對某些人似乎有巨大的情感吸引力,激起有關他們在社會中的地位和角色的深刻感受。

比特幣的故事特別引人共鳴,因為它提供了一種與老舊的反無政府主義敘事對立的敘事,那種老舊的敘事把無政府主義者說成是扔炸彈的瘋子,把他們的社會願景說成只會導致混亂和暴力。比特幣是一種具感染力的對立敘事,因為它以自身為例子,說明了一個自由的無政府主義社會最終可能發展出何等厲害的發明。

但在病毒式經濟敘事的許多例子中,比特幣至為突出。這是一個精心設計來感染人的敘事,有效地抓住了無政府主義精神;當然,這正是為什麼我們多數人已經聽過這故事。

這是個一部分是泡沫,一部分是神秘事物的故事。它容許非專家和普通人參與敘事,使他們得以覺得自己參與其事,甚至是圍繞著比特幣建立自己的身分認同。同樣吸引人的是,比特幣敘事還產生了數不清的財富。

比特幣的人情趣味敘事增強了感染力

比特幣敘事激勵世界各地的世界主義階層,激勵那些渴望加入這個階層的人和認同先進科技的人。

如許多經濟敘事,比特幣也有它的名人英雄,那就是中本聰,他是比特幣最重要的人情趣味故事。因為從不曾有人出面表示見過中本聰,神秘的中本聰故事為比特幣傳奇增添了色彩。比特幣早期的一名共同開發者表示,中本聰只用電子郵件與人溝通,自己不曾見過他。比特幣網站上的資料僅表示:「中本聰2010年末退出這個計畫,不曾透露很多關於他自己的資料。」

人們熱愛神秘故事,也喜歡解開神秘故事之謎,世上因此有一個作品豐富的神秘文學類別。比特幣的神秘故事已經被重述了很多次,尤其是在勇敢的偵探發現可能是中本聰本人之時。一個引人入勝的神秘故事一再曝光,額外增強了比特幣敘事的感染力。

滿足大眾參與金融事務的渴望

人們購買比特幣,往往是因為他們想參與令人興奮的新事物,以及希望從這種經驗中學到東西。這種動機之所以特別強烈,是因為許多人相信電腦將接手人類許多工作這個敘事。但電腦不可能接手人類所有的工作,因為總是必須有人控制這些電腦,而如今出現了這種敘事:掌控新科技的人將是贏家。

許多人渴望參與科技業的金融事務,因為許多故事告訴世人,金融業者控制一切,而比特幣正是涉及科技業的金融事務。比特幣愛好者可能認為,試著參與比特幣可以接觸到那些將成為新世界贏家的人,有助了解如何保持(或取得)控制權。

比特幣在世界經濟中成為會員身分的象徵

我們正處於人類歷史上的一個特殊過渡時期。在這個時期,世界上許多最成功的人認為自己屬於一種廣闊的世界主義文化。我們的民族國家有時似乎與我們的雄心壯志愈來愈無關。比特幣沒有國籍,因此具有一種民主和國際吸引力。比特幣的泛國族敘事中固有的一個要素,是沒有政府能夠控制或阻止它。

相對之下,傳統的紙鈔上面往往有一國歷史名人的肖像,令人想起一種過時的國族主義,一種屬於失敗者的東西。紙鈔某程度上就像一面小國旗,是個人國族的象徵。擁有一個比特幣錢包使當事人成為一名世界公民,在某種意義上心理上獨立於各種傳統的關係。

那麼,我們如何概括比特幣大受歡迎這件事?說到底,人們對比特幣有興趣,正是因為許多其他人也對比特幣有興趣。他們對關於比特幣的新故事有興趣,是因為他們認為其他人也對這些故事有興趣。我們考慮這些基本原理,就會發現比特幣令人驚訝的成功其實不是真的那麼令人驚訝。

內容來源:《故事經濟學:比數字更有感染力,驅動和改寫經濟事件的耳語、瘋傳、腦補、恐懼》天下雜誌授權轉載。

更多信傳媒報導
植牙完就能一勞永逸?牙醫師:沒做到「這2件事」小心牙周圍黏膜發炎
SUBS環保立地而行 台灣的海洋由紐西蘭兄弟檔來守護
大腦如何操控渴與餓的行動?小小果蠅來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