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又要革自己的命了?

·6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騰訊科技”(ID:qqtech),作者:徐曇,36氪經授權發布。

微軟歷史上,有一些產品堪稱傳奇,但最終都被微軟革了命。當一款產品市場份額高到絕對的壟斷,公司所有的生態都圍繞著這款產品而確立時,成功可能就變成了阻礙創新的絆腳石。

IE瀏覽器曾是許多網民初次觸網的回憶。近日,微軟卻親自宣佈了IE的死期,將在2022年6月15日徹底停用IE,全線改用Microsoft Edge。Edge被微軟譽為“處在現代網絡標准和能力的前沿”。

IE是作為一款“核武器”而誕生的,1994年,當微軟發現網景瀏覽器誕生了僅一年多就佔據了70%的市場份額,決定推出IE瀏覽器進行阻擊。

IE的戰略價值在於,佔領了瀏覽器市場就等於控制了互聯網的入口。當年的入口之爭如此狹窄,所以微軟不惜把IE瀏覽器捆綁在Windows操作系統上進行銷售,哪怕遭受反壟斷的訴訟。

但是戰術是有效的,Windows處於操作系統的壟斷地位,捆綁在Windows上的IE就像從3萬米高空向下俯沖,網景公司根本無法抵擋,1998年被美國在線黯然收購。而IE瀏覽器在2003年市場份額一度高達95%,彷彿是這個世界的王者了。

沒有敵人的世界,IE沒有變得更好,反而變差了——安全性低,兼容性差。卡、慢、崩、不安全成了IE的標簽。

乃至後來,當谷歌Chrome(市佔比67.53%)、蘋果Safari(9.86%)、火狐Firefox(7.79%)等佔據了PC桌面瀏覽器市場後,IE越來越衰微。

而瀏覽器作為“互聯網入口”的價值也越來越弱化,如今,社交、出行、購物等超級APP已改變了“入口”的含義。

到今天,IE的市場份額不足2%,已經失去了當年的位置,它已不是微軟的戰略性產品。

而Windows操作系統在微軟內部的隕落是更大的一場革命。

微軟的成功,首先是一種商業模式的成功。Windows個人電腦操作系統的出現,本身就帶來了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1986年3月13日,微軟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每股21美元,此後不斷上漲。到了1998年元月,假如有人首次公開發行時投資了1萬美元,12年就增值到了240萬美元,幾百倍的投資回報。

2019年之前,微軟憑著Windows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公司。

不同於蘋果、小米等公司在大會上表現出來的文藝范和儀式感,微軟的風格就像“在一堆淑女中沖進一個殺人犯”。

時任微軟中國區總裁的高群耀曾向筆者描述過2000年7月微軟全球銷售員工大會上的場景。那是在美國亞特蘭大的體育館,一萬多名微軟員工的吶喊聲響徹雲霄。這是一個行刑式的開場:一台大吊車登場了,挾持著一台SUN的電腦,隨著吊車的搖擺,那台電腦就像無助的死刑犯。緊接著一台粉碎機開到場上,SUN的電腦被丟進粉碎機,隨著一陣巨大尖利得刺耳的響聲,電腦被粉碎成片狀的飛絮,然後被拋向空中。微軟假定所有和消費者對接的IT公司都是潛在的敵人,大會以“打倒SUN”這樣激越的方式開場了。

而銷售大會期間,在微軟總部全球高管的見面會上,微軟視窗部門的老大,他的兩條腿交疊著高高地翹在桌子上,巨大的鞋底子對著來訪者的臉,整個會程,高群耀始終被一雙鞋底子擋住視線沒能看清這位公司最尊崇的事業部老大的臉。

一個不可一世的部門也意味著沒有勢力可以撼動。Windows 和 Office在微軟內部太強大了,以至於任何新開發的產品都必須圍繞個這兩個產品進行,否則就很可能被砍掉。微軟前CEO鮑爾默說過,“在微軟,沒有什麼比 Windows 更重要”。這也意味著,一個公司的成功產品在不同的時代就可能變成“反革命”,變成阻礙創新的枷鎖。

接下來的十幾年,財大氣粗的微軟一再錯失移動互聯的機會,失去了移動終端操作系統的控制權,蘋果、谷歌、FaceBook等開始崛起。因為時代變了,微軟的產品、商業模式沒有改變。

“change people is better than change people!”(換人勝於改造一個人)。

2013年微軟董事會和比爾·蓋茨終於在經過多年的躊躇後宣佈鮑爾默離職,比爾·蓋茨一臉淚水,對他來說做這個決定並不容易。鮑爾默執掌微軟13年,他精力充沛、不知疲倦,他畢竟創造了微軟PC時代的輝煌。

新任CEO納德拉看似不像鮑爾默那麼強硬,但他革了Windows的命。2018年3月,微軟進行了多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重組,Windows操作系統部門並入雲業務部門,微軟自創立以來第一次從部門名字裡抹掉了Windows。最尊崇的Windows部門主管、在微軟服役21年的元老特裡·邁爾森(Terry Myerson)離職了。當PC不再是計算世界的核心,而轉向雲服務、AI等之際,Windows作用的萎縮是必然的。

納德拉把雲作為微軟未來的主要業務方向,微軟事實上從一個2C的公司轉變為一個2B的公司。

微軟以前與所有與消費者相關聯的科技公司為敵,與蘋果為敵,與sun為敵,與linux為敵……但當納德拉將微軟戰略確定為“用數字技術賦能合作夥伴”後,微軟就要把所有的敵人都變成了朋友。平台公司需要更加開放和合作,這樣才能把微軟的技術嵌入到對方的產品和服務中,就需要相互信任。因為客戶只有在信任微軟的情況下,才可能使用微軟的技術。比如把AI技術嵌入到手機廠商的產品中,微軟提供技術和平台,讓客戶在此之上,建立起自己的解決方案。

納德拉重塑了微軟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就像在一架高速飛行的飛機上換了發動機。

2018年11月25日,微軟市值(8512億美元)超越蘋果(8474億美元)再次成為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近日,微軟市值是1.93萬億美元,仍然位於全球公司市值前三的位置。

敢於革自己的命,就意味著一家公司是否願意放棄自己過去獲得巨大成功所依賴的東西,能不能打開邊界開放自己。很多公司的例子顯示,新的競爭力很難從內部生長出來,而是不斷通過打破邊界合作而來的。

所以微軟多年來就像一個打死不下牌桌的賭徒,雖然在移動互聯時代犯過很多錯誤,失去了很多機會,但並沒有失去革新自己的精神內核和靈魂。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