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政府應正視各界呼籲 速修健保法以保障點值

政府在預算可以百分之百的預期下運作健保,完全沒有先進的國家為了新藥與新醫療科技而年年必須調漲保費的頭痛問題;但是長期的投入不足,醫療體系窘態畢露。圖/本報資料照片
政府在預算可以百分之百的預期下運作健保,完全沒有先進的國家為了新藥與新醫療科技而年年必須調漲保費的頭痛問題;但是長期的投入不足,醫療體系窘態畢露。圖/本報資料照片

去年總統大選進入決賽階段,原本冷門的「全民健保」議題,首先由民眾黨副總統候選人吳欣盈於11月中旬聯合醫護相關公協會敦促政府保障健保點值下限,朝回歸到一點一元的目標努力,選舉到最後階段,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趙少康喊出「一點一元」的政見之後,賴清德競選辦公室,緊急提出「平均點值不低於0.9元 ,並朝「一點一元」的目標邁進。當時的衛福部薛瑞元部長回應說「要在總額預算制度下保障點值有困難,必須修健保法」。

今年4月,國民黨立委蘇清泉及陳菁徽,分別提出保障點值一點0.95元與一點一元的健保法第62條修正案,前者應該是國民黨在「總統敗選,立院勝選」下,深思後的一個折衷方案,一方面回應了行政部門「修法」之要求,另一方面用一點0.95元,比較能獲得朝野共識,以期共同解決「低薪血汗醫療環境」的問題。沒想到在5月初朝野協商時,衛福部卻主張該修正案「無法執行」,因為保障點值只修62條會與其他條文衝突,同時立法院未提出資金來源,違反財政紀律法。這個論述,似是而非,縱使修健保法第62條與其他法條有衝突,但該部還是可以提出折衷方案,例如,急重難罕以及婦兒科保障一點一元,對於可以在基層診所追蹤治療的穩定慢性病與一般感冒等輕症打折支付。至於違反財政紀律法根本是混淆視聽,因為全民健保法對於財務失衡之後如何處理,有明確的規定。顯然,當時行政院的立場就是「拖」,等著讓總統賴清德新團隊在520接手之後再處理。

6月20日朝野第二次協商破局,新任衛福部邱泰源表示,「保障點值」不是改善醫療環境的唯一方式,承諾一年內讓點值達到各界滿意的程度,且明年不會調漲費率。這是賴政府的閣員第一次公開表態。7月1日,邱泰源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又表示,「朝向一點一元是所有人的期待,也是民眾的期待,希望照顧他的醫師有充分的資源來好好照顧他的健康」,為避免給民眾太多壓力,應由公務預算挹注,希望朝野共同提出財源,不要增加民眾負擔。至此,賴政府的團隊已經定調,為了不增加民眾負擔,所以不支持修法保障點值但會盡一切努力!

廣告

7月5日,立法院第三次朝野協商破局,隔日,代表台灣公立醫院兩大龍頭的臺大醫院院長吳明賢與臺北榮民總醫院院長陳威明共同表示,政府至少保障一點0.9元到0.95元,否則醫院快撐不住了。熟悉醫療政策的專家都知道,公立醫院是政府政策的後盾,兩大龍頭表態相當於後院失火,可以說醫療體系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

實施了20年的總額預算制,最大的成就是讓民眾可以用非常低的價格得到國際稱羨的便宜、方便、優質的醫療照護,而政府在預算可以百分之百的預期下運作,完全沒有先進的國家為了新藥與新醫療科技而年年必須調漲保費的頭痛問題。但是長期的投入不足,醫療體系窘態畢露。一方面,護理人員因為低薪血汗,COVID-19之後爆發離職潮,全國各級醫院紛紛關病房來因應,各醫學中心急診處等床病人大排長龍。許多新藥得不到健保給付已是20年來的常態。

以癌症為例,食藥署核准的新藥平均要等兩年以上健保才能有限度的納入給付,造成國際間已經廣泛使用的新藥,台灣到處「限制給付」,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第三代肺癌標靶療法「泰格莎」(Tagrisso),全民健保因為財務問題把給付限縮到病人要轉移到腦部之後才能給付。「泰格莎」自費每個月12萬元,而幸或不幸,該藥是近年來最好的藥之一,非常有效,病人可以多活很多年,而這樣的價格,當然不是絕大部分的家庭可以負擔,這種「有錢判生,沒錢等死」,已是醫療體系的常態。

這個例子只是冰山的一角,政府再不趕快提出大幅增加財源方案,新政府的「健康台灣」恐又淪為另一個政治口號。因此,我們呼籲政府應該和在野黨合作,先以每點0.9元或0.95元為起點,不論要動用政府財源或調漲保費,一個永續經營的全民健保是不可能永遠低價。這個問題,跟要有充足電力才足以發展人工智慧(AI)與半導體產業,因此電價是不可能不調漲的道理,是一樣的。

最後,我們要提醒執政者,總統競選期間所做出的承諾應該要好好兌現,因為四年的時間過得很快,許多民眾雖然健忘,但國際上因為醫療體系失衡而下台的政府比比皆是,英國保守黨上世紀末失去政權和本次的大潰敗殷鑑不遠,值得所有執政者警惕。

更多工商時報報導
亞太電開新局 遠傳扮靠山
遠傳成立5G元宇宙加速器
看好經濟復甦不受疫情影響 澳洲央行最快明年2月 QE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