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中美金融「防火牆」越築越高

2019年瑞幸咖啡在美國NASDAQ交易所上市,隔年就爆發假帳風暴,造成投資人重大損失而下市。瑞幸咖啡的承銷商全是赫赫有名的投資銀行,包括:瑞士信貸、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簽證會計師是安永(Ernst & Young),重量級的專業機構一路監管、護持,卻集體捲入假帳風暴,凸顯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在財務帳冊與公開資訊上,存在重大的死角。

瑞幸咖啡引爆了美國中概股的監管風暴,美國證交會與中國證監會欠缺會計帳冊相互監管合約,超過200家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存在帳冊造假的漏洞,而這個漏洞僅存在中國與香港兩地的赴美上市公司,美國證交會因此責成「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BAOC)逐步完成對中國與香港在美上市公司的監管資訊透明化,確保PBAOC管理的會計師事務所都能拿到上市公司的會計底稿。

而後美國參眾兩院又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國企業聲明它們不是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並且如果PBAOC連續三年未能對相關上市公司完成會計審核報告,外國在美上市公司將被禁止交易、撤銷上市地位。

雖然今年中美兩國證券監理單位積極溝通,最終中國在美上市的國營企業,包含中國石油、中石化、中國人壽、中國鋁業、上海石化仍在上周五(8月12日)主動宣布,將會主動從美國退市,中國龍頭國企的決定非常合理,國營企業的帳冊存在國家安全攸關的機密,而且經過兩年多的衝突,中概股在美國的交易金額顯著下降,各家公司均稱「維持存託股在紐交所上市的行政負擔和成本過大」,加上中國原本就有流動性充沛的上海證券交易所,以及面向國際投資人的香港證券交易所,中國國企不應受美國證監會監管,使用自己的市場維持融資,是最終合理的決策。

上周五宣布退市的中概股應該只是第一批,根據美國國會的資料,至少還有華能國際電力、中國南方航空、中國東方航空是明確符合《外國公司問責法》定義的中央控股企業。另外,阿里巴巴也在日前宣布將第一上市的主體從紐約轉回香港,其他中大型擁有國資股東、或是存在國家安全資訊的大型中概股,也將陸續從紐約與NASDAQ退出,回到以A+H股的上市架構。

這個重大的發展,對於相信中國經濟前景的外國投資人當然會帶來陣痛,宣布退市當天,四大國企在上海A股與香港H股的交易價格都維持溫和上漲的走勢,但是在美國交易的ADR則在開市後紛紛大跌超過3%。一言以蔽之,夾在中美兩國政府之間的美國投資人,成為中美金融脫鉤的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具有代表性的中國龍頭企業班師回朝的同時,紐約證券交易所爆發了「中概妖股炒作潮」,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家香港規模很小,年營業額僅有2500萬美元的金融科技公司尚乘數科(AMTD Digital),7月15日在紐約證交所掛牌,股價卻在短短兩周內暴漲326倍,總市值一度超越阿里巴巴、高盛,並在隨後幾日的交易暴跌九成,類似的還有智富融資(上市首日最高上漲5799%)、中陽金融(450%)、奧斯汀科技(900%)等,美國中概股大咖退市,妖股橫行,充滿了寓言式的警訊。

中國國企從美國退市,是中美金融脫鉤大趨勢下必然的抉擇,然而國際金融往來,合則兩利,分則必然受傷,未來的陣痛期只能靠技術性的操作來緩和,尤其是雙方的金融防火牆越築越高,原本可以一套資金搬有運無,如今必須準備兩套、甚至更高的資金來確保中美雙方資金維持一定的流動性,未來中美企業融資成本必然升高,股市的本益比也將隨之下調,美國中概股股價大跌,正是金融成本升高的第一個警訊。

更令人擔憂的是,美國聯準會為了抑制通貨膨脹,正在調升利率與縮減聯準會資產負債表,而中國人民銀行雖然持續調降存款準備率,整體金融體系卻在承受信用緊縮的壓力,剛剛公布的中國7月份社會融資金額僅有人民幣7561億元,遠低於預期的1.3兆元,房企違約潮拖累金融機構,亟需關鍵政策扭轉緊縮趨勢。

中美雙方金融體系的流動性都在下降軌道,這對於金融脫鉤、或是高築金融防火牆都是非常不利的環境,更對全球金融穩定運行帶來無法評估的威脅,我們期待中美兩國政治領袖能夠重新和談,同時所有金融市場的參與者與企業經營者,也都要做好自保的預案,減緩金融脫鉤對自身的衝擊。

更多工商時報報導
英業達 攻5G專網智慧工廠
中研院:台灣明年通膨會破2%
16檔泛綠能概念股 潛力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