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濟》蘇伊士運河「塞船」 消費者荷包恐將縮水(2-2)

【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Sea Intelligence Consultin執行長Lars Jensen表示,受這場大流行病影響,貨櫃船期已經相當混亂,現在約三分之二的貨櫃船未能準時抵達,平均遲到時間為5天。

蘇伊士運河癱瘓除了將導致成千上萬個裝有大量消費品的貨櫃抵達時間延後,也將使全球缺櫃的問題更加惡化,這可能打亂美國的經濟復甦步伐,也將衝擊中國的出口貿易。

Jon Monroe Consulting海上貿易與物流顧問Jon Monroe表示,在蘇伊士運河中斷之前,我們預估貨櫃供應情況將在4月惡化,但現在你就會開始看到產品堆積在工廠地板上。

中國製造商現正火力全開以滿足疫情緩解後來自全球的大量訂單,但船運量的爆增也造成主要港口塞港的問題,使全球供應鏈吃緊。Nike、Under Armour、Crocs、Gap、Dollar Tree、Peloton、Footlocker、Five Below、William Sonoma等公司最近都曾對供應鏈緊縮提出警告,稱貨櫃短缺、塞港、運輸成本攀升與物流挑戰令人擔憂。

SEKO Logistics主管Brian Bourke表示,這次蘇伊士運河的中斷,將給那些難以補貨的零售商帶來一場完美風暴,現在美國正在發放振興支票,但如果你買不到東西,要怎麼激勵經濟?

除了消費品供應吃緊之外,製造業也面臨關鍵零組件的缺貨危機。受晶片短缺影響,福特、通用、福斯、 Stellantis、本田、豐田等主要汽車製造商都已宣布部分北美生產線停工。惠而浦(Whirlpool)與特斯拉也警告供應鏈問題將衝擊公司業務。

運費成本飛漲 消費者錢包恐將縮水

全球八成以上貿易量都是透過海運配送,蘇伊士運河危機可能使供應鏈成本增加數十億美元,在當前需求高漲之際,可能導致商品價格上漲、帶動通膨升溫,並使消費者荷包大縮水。

根據S&P Global Platts提供的數據,全球每FEU(40呎標準櫃)的平均運費已經從去年6月的1,040美元飆升至3月1日的4,570美元。以美國來說,2月海運進口的貨櫃運輸成本總計達52億美元,較2020年同月的20億美元暴增已不只一倍。此外,2月美國海運進口量比去年同期成長近30%,較2019年同期增加20%。

目前由於缺櫃情況更加嚴峻,據了解,遠東到歐洲線的運費已經從每FEU 7,400美元喊價到8,000美元,遠東到美東線運費也可能從每FEU 4,870美元調高至5,000美元。

洛杉磯港執行董事Gene Seroka表示:「在美國消費者空前的需求推動下,現在我們的進口已經連續第7個月呈現歷史性的大幅增長」。

Peloton此前曾表示,美西塞港的問題導致高檔健身飛輪的交貨期「超出可接受的等待時間」。該公司2月時向股東表示將投資逾1億美元,以加快未來6個月的空運與海運速度,進而縮短交貨時間。

Peloton並非唯一尋求用飛機運送通常由船舶載送之貨物的公司,許多公司都急於滿足客戶需求。全球主要物流公司C.H. Robinson執行長 Bob Biesterfeld表示,這些公司選擇空運,是因為其庫存實在太少。

在正常情況下,空運費用本就比海運高出許多,但現在變得更高了,因為在疫期期間載有旅客的航班減少,這表示航空貨運的運量也隨之減少。這將導致企業成本增加,而這些增加的成本不久後也可能流向消費者。

現在企業對於將如何處理飛漲的運費幾乎悶不吭聲,但已有跡象顯示美國的進口價格正在上漲。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數據,美國1月進口價格就已經創下2012年3月以來單月最大漲幅。

蘇伊士運河中斷造成的抵達延誤、改由空運或改道至其他較長的航線都將使這些成本進一步攀升,而這些費用可能很快就會反映在消費者支付的價格上,這表示通貨膨脹的壓力將進一步升高。

這絕對是華爾街的噩夢。對於物價上漲導致通膨升溫,迫使美國聯準會提前收緊?鬆政策與提高基準利率的擔憂,近期已導致美國公債市場遭到拋售與公債殖利率飆升,同時引爆科技股賣壓,使華爾街股市陷入劇烈震盪。

S&P Global Panjiva研究分析師Chris Rogers表示,目前這些成本大多還留在供應鏈裡,但我認為轉嫁給消費者是不可避免的,這只是時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