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積電將上市帶動聯電上漲 全球第4大晶圓廠上市後1個月飆50%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 年底全球爆發「晶片荒」,推升世界先進、景碩、新興電子等台灣中小型電子零組件廠商獲利和股價雙漲。(攝影/趙世勳)

力積電(前身為力晶)即將於12月6日重返台灣證券交易所,這家公司曾經下市,甚至被自己的金主放棄,但下周一將風風光光重新上市。

力晶創辦人黃崇仁11月初曾對媒體自豪地表示,「我對我的股民有交代,至少力晶股票沒有變成壁紙,這是在台灣商業史上沒有過的事情。」

力積電新股抽籤,中籤率只有3%

本周,力積電(前身為力晶)新股抽籤,中籤率只有3%,新股吸引逾105萬人瘋搶申購,原因包括若以11月29日興櫃收盤參考價74.5元計算,以每股63.52抽中,1張現賺超過2.5萬元。

另一個原因是該公司是唯一兼具記憶體、邏輯製程技術的晶圓廠,今年前3季每股盈餘3.07元,毛利率將突破40%,每股稅後盈餘可望超過4元。2021年初,力晶在苗栗斥資 90億美元(2780億元台幣)建造的12吋晶圓廠破土動工。

《日經亞洲評論》12月1日報導稱,力晶曾是台灣最大的記憶體晶片製造商,但是在2012年記憶體晶片價格崩跌,使力晶慘虧,為應對400億元的債務危機,力晶選擇黯然下櫃。當時,其最先進的晶圓廠被迫關閉,出售工廠的設備,並放棄與日本爾必達(Elpida Memory)合資企業的股份,當時爾必達為力晶最重要的技術合作夥伴。

力晶下櫃後重整旗鼓即將重新上市

這些舉措為力晶贏得緩衝時間,但是該公司戰略做出大膽的轉變,從製造大宗商品化的記憶體晶片轉向更小眾的半導體,這有助公司業績逐步復甦。然後本業真正大幅獲利。

去年年底全球爆發「晶片荒」,引發顧客們空前搶購力晶庫存的晶片,包括影像感測器、顯示驅動IC和電源管理IC,比起數據機晶片、中央處理器或繪圖處理器,力晶的晶片售價更便宜、功能更先進,但是設備製造商經過「晶片荒」的磨難終於了解,這些以前售價便宜晶片同樣重要。

「我們不製造CPU、GPU和AI處理器之類核心晶片。相反,我們著眼於這些主要核心晶片之外的利基型基本功能晶片。」力積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謝再居(Brian Shieh)表示《日經亞洲》。

力積電主要製造利基型基本功能晶片

力積電的謝再居表示,該公司專注於「小眾但必不可少」的晶片,而不是在數據機晶片和 CPU方面與台積電等公司競爭。

和台積電相比,力積電等晶片商原本只是規模較小、不那麼耀眼的廠商,但現在因全球供應緊縮,這些小型供應商發現自己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全球第4大晶圓代工廠商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10 月底在那斯達克首次上市新股(IPO),從10月28日以47美元發行價首日上市,到11月30日收69.24美元,其股價一個月內累計飆漲50%,市值超過350億美元,與推特和惠普的市值相當。

但格羅方德才在11月30日公布第三季(7至9月)業績獲利,這是這家晶圓代工廠成歷史上第一個季度獲利,第3季營收大增56%。

格羅方德上市後一個月股價飆50%

以色列 Tower Semiconductor主力產品包括各種感測器和電源管理晶片,該公司市值今年來增長35%,而專門製造電源管理和顯示驅動IC的台積電子公司世界先進(Vanguard International Semiconductor)2021年前3季勁力大增80%以上。

格羅方德曾在2018年爆發財務危機,當時公司毅然決定中止開發最先進晶片,取消在中國蓋新晶圓廠的計畫,在當年和次年出售幾家虧損的晶圓廠。

阿布達比財富管理基金出資成立的格羅方德總部位於紐約,現在該公司將自己定位為滿足客戶需求的晶片製造商,這是一種安全的選項,而此時歐美日都爭相要求外商到本國建造晶圓廠。

世界先進從去年低點大漲1.5倍

對於世界先進而言,這種變化是戲劇性的。但世界先進長期被視為只是運營老一代晶圓廠的台積電子公司,但現在因為投資人認識到該公司在供應鏈的關鍵地位,世界先進股價已從2020年3月大流行爆發初期低點暴漲153%以上。客戶也重新向上評估該公司的價值。

「我們客戶一位高管甚至飛來台灣,經過漫長檢疫隔離(14天),只是為了親自與我們老闆短暫會面,在過去從未發生過這種情況。」世界先進的高管告訴《日經新聞》。

這些半導體廠商強勁的財報反映晶片供應鏈的角色互換。

金寶電子(Kinpo Electronics)副總裁Hugh Lo 告訴《日經亞洲》:「我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尋找所有微型組件,從收發器到微控制器。過去,晶片製造商要求我們訂購更多它們晶片。現在情況剛好相反,客戶和我們都希望晶片商能為我們供應更多產品。」金寶是惠普和卡西歐的主要供應商。

景碩科技前3季淨利狂增6倍

晶片短缺對供應鏈的影響已經延伸至製造晶片的材料,例如基板、晶圓材料和半導體設備。

印刷電路板和高檔基板供應商景碩科技(Kinsus Interconnect Technology)是另一家傑出的公司,它曾經是iPhone代工廠商和碩旗下虧損子公司,該公司2019 年淨虧損20億新台幣(7200萬美元)和兩年利潤下滑後,但2020年業績反彈,轉虧為盈,景碩2021年前3季的淨利年比大增約6倍,其股價今年來大漲約2倍,12月1日收228元。

「過去5年,晶片基板廠商沒有大幅增加產能,因為他們擔心幾年前供過於求的局面重演,而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各產業對基板累積的需求爆發,導致在大流行期間公司業績表現超出常態。」景碩一位高管告訴《日經亞洲》。

今年全球晶片製造商的資本支出將超過1480億美元

景碩更大的競爭對手新興電子(Unimicron Technology)高管告訴《日經亞洲》,他們新擴張的高檔基板產能2023 年底前已全部被客戶預訂一空。

除大流行之外,其他幾個因素正在推動晶片需求高漲,包括美國和中國之間科技戰。

晶片和製造業顧問公司貝恩(Bain)合夥人漢伯里 (Peter Hanbury) 告訴《日經亞洲》,政治緊張局勢迫使公司囤積比當前需要更多的晶片庫存,尤其是非本地生產的組件。

結構性問題也在發揮作用。5G、人工智慧和電動汽車等新科技比舊科技需要使用更多晶片和其他電子零組件。與此同時,較小型晶片和半導體材料製造商沒有足夠財力和技術,快速擴張產能。

IC Insights預估,今年全球晶片製造商的資本支出將超過1480億美元,幾乎是2009年261億美元(10多年低點)的6倍,當時半導體產業正處於金融危機的陣痛之中。

更多信傳媒報導
陳南光專題演講臨時由吳中書「代打」 許嘉棟直言:央行內部壓力還是滿大的!
與美光纏訟告一段落 聯電扮演多頭主攻部隊 高盛喊目標價119元
民進黨內部民調:美豬、三接公投具大挑戰 核四重啟因黃士修失言翻轉